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68章 不经意间的感动

第68章 不经意间的感动

 热门推荐:
    冷清欢一直紧咬着牙关,强忍住嗓子眼的酸涩。结果她发现,越来越难受,甚至于有些晕,话都不能说。
    强忍了几步路,终于忍不住:“停车!”
    车夫一勒马缰,停了下来。
    冷清欢两步跳下车,冲到路边,就再也忍不住,一阵干呕。
    中午就没有吃什么东西,捱到这个时候,肚子里都是空的,吐出来的也是酸水。
    车夫有点不好意思:“这段路坑坑洼洼的有点抖,进了城就好了。”
    冷清欢一口气顺不上来,也接不上话。
    走在前面的慕容麒也停下马,瞅了她苍白的脸色一眼,握紧了马缰,手背上青筋凸起,沉了脸色,几乎滴出水来。他虽然没有当过父亲,但还是立即明白过来,冷清欢是为什么干呕。
    他一提马缰,扬鞭打马,自己进城去了。
    车夫守在一旁,只能耐心地等。
    冷清欢难受得感觉自己要挂掉了,一屁股坐在路边,就算是两条腿走回去,也不想再回马车了。
    她无力地挥挥手:“你走吧,一会儿我歇好了,自己走回去。”
    车夫没有动地儿。
    歇了半晌,稍微缓过一口气来,她背着身子,摸出一支葡萄糖液,又拿出一粒止吐的药丸,打算补充一点体能,休息之后再走。
    远处有马蹄声,急促地敲打着路面,一骑绝尘,从城门方向疾驰而至。
    冷清欢眯着眼睛,见竟然是慕容麒去而复返,手里还拎着一个酒坛。
    她有些诧异,愣愣地望着他。
    慕容麒从马上翻身下地,径直朝着她走过来,将手里的酒坛木塞拔开,然后递给她,一言不发。
    冷清欢傻乎乎地接在手里,一摇晃,里面哐啷哐啷地响,好像是冰块撞击的声音,十分悦耳。坛子外壁有一层清凉的小水珠,接在掌心里,瞬间沁凉直达四肢百骸。
    “这是什么?”
    慕容麒冷着脸,没有回答。
    自己讨了一个没趣,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酸酸甜甜的,不是酒,竟然是酸梅汤!而且是加冰的。
    这种在现代满大街都是的冰镇饮料,在古代却是有点稀罕。他这是去哪里取来的?刚才还以为,他一时生气,丢下自己走了,竟然是特意跑去给自己取水吗?
    这样冷硬而且无情的汉子,竟然是个炒鸡暖男。
    冷清欢握着坛子的手一紧,带着一点轻颤,眸子里竟然也有湿意弥漫。她不想被慕容麒看到自己没出息的样子,慌忙轻咬着下唇,低垂了头。
    眸子里的雾气立即不堪承受重量,湿了睫毛。这沉甸甸的一坛酸梅汤,与哥哥那张轻薄的房契,都是自己最不经意间的感动,瞬间温暖自己这悲催的穿越人生。
    “不喜欢喝就丢了。”慕容麒见她抱着坛子,却没有喝的打算,清冷地道。
    冷清欢没有答话,抱起来喝了一大口。清凉,酸甜,带着梅子独有的香气,顺着喉咙滑进肠胃里,顿时一个激灵,适才被抽离的气力,好像瞬间都回来了,精神一震。
    她又仰起脖子喝了第二口,第三口。
    慕容麒看着她的侧脸,眼尖地看到,她的眼角处亮晶晶的,好像有一滴水汽在那里凝聚。卷翘的睫毛也是湿漉漉的。
    突然想起,适才她低垂的眸子,这才发现,这个浑身是刺的女人,竟然也是如此柔软与感性,一杯酸梅汤,也能令她感动得热泪盈眶。
    只有缺乏关爱的孩子,才会这样容易满足。
    冷清欢喝得太急,被呛到了,或者说,她是故意在咳,咳得眼泪出来,也好遮掩自己的失态,免得被慕容麒看到嗤笑。
    慕容麒温柔了眸光,却还是冷冷地冒出两个字:“活该。”
    是啊,自己的确是活该,明知道要受罪,却还是坚持留下了这个孩子。
    冷清欢吃到一块冰块,嚼得“咯嘣咯嘣”响:“谢了。”
    慕容麒不自在地扭过脸去:“走不走?”
    冷清欢瞅一眼颠簸的路面,再瞅一眼手里的坛子,不知道能不能支撑自己回到王府。
    她站起身来,往马车边走,还有点摇晃:“走。”
    话音刚落,就觉得身子一轻,纤细的腰肢被搂住,双脚离地,整个人都飞起来。她手一哆嗦,那坛子差点就飞了,惊叫声溢出喉咙。
    慕容麒抱着她,稳稳当当地落在了马背上。
    慕容麒的手臂仍旧圈着她的腰,滚烫的鼻息喷在她的头顶,一张口,热气就烧灼着她的耳朵:“坐稳了。”
    她的整个后背都僵住了,坐得笔直,紧张得浑身都在冒汗。
    开什么玩笑,这可就像是坐在他的怀里一样的,未免有些太亲密。若是这样进城,招摇过市,是不是太扯淡?
    一张口,泠泠轻颤,就暴露了她的紧张:“我可以坐马车的。”
    慕容麒的手臂紧了紧,没有说话,只是两腿一夹马腹,立即蹄声嘚嘚,向着他的来路走去。
    与上次被点了穴道打马去军营不一样,这次因为紧张,感官尤其灵敏。
    冷清欢尽量往前靠,怀里抱着剩下的半坛子酸梅汤,一手紧紧地抓着马鬃,唯恐自己再掉落下去。偏生身后温热的胸膛不时地会靠过来,隔着薄薄的春衫,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体温,还有强健的肌肉。
    有风吹过的时候,自己的发丝向后扬起,总觉得,会与他的墨发纠缠在一起,也会磨蹭着他的脸,有丝暧昧会在两人之间悄悄游走。
    她不自在地动了动。
    慕容麒有些不耐烦,恶声恶气:“不会骑马就不要随便乱动,掉下去本王可不救。”
    冷清欢觉得更加不自在,一声轻呼:“我的珠花被风吹落了。”
    慕容麒不得不一勒马缰,翻身下马,低头搜寻:“女人就是麻烦。”
    冷清欢骑在马背之上,得意一笑,一抖马缰:“驾!”
    骏马扬蹄,绝尘而去,骑在马背上的冷清欢一手抱着酒坛,一手牵着马缰,脊梁挺得笔直,秀发飞扬,英姿飒爽。
    谁说我不会骑马?
    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带着得意:“是你们男人喜欢自找麻烦。王府见。”
    慕容麒抬脸,有些惊愕,却抱着肩,一派悠闲。等到骏马跑得有些远了,方才一声响亮的呼哨,那骏马立即调转头,重新向着他奔回来。任凭冷清欢如何吆喝,全都不听。
    冷清欢骑在马背之上,还未得意多久,就被人赃并获,一时间气急败坏。
    慕容麒冷冷地一笑:“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恩将仇报。女人不能惯。”
    冷清欢讪讪地从马背上爬下来,乖乖地滚回了马车里,往车厢一躺,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看来自己还真的不是他的对手,放弃挣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