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86章 后脑的入骨钢钉

第86章 后脑的入骨钢钉

 热门推荐:
    三人进了偏殿,冷清欢从布包里取出防护口罩与胶皮手套,给沈临风与自己穿戴严实了。
    沈临风手搭在棺材板上,直接吩咐那杵在一旁没个眼力劲儿的鬼面侍卫:“打开棺木。”
    侍卫瞅一眼那棺材,站着没动地儿。这娃果真不是很机灵啊。
    沈临风又继续催促:“快点啊!”
    那人方才不情不愿地上前,与沈临风齐心协力,将棺材盖移到一旁,然后迅速后退三步,如避蛇蝎一般,将手在身上反复擦拭。
    沈临风抬脸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眨了眨眼睛。
    棺材里尸体腐败的气味已经飘散出来,冷清欢就算是带着防护口罩,仍旧是受不住,一扭脸,蹲在地上干呕了几声。
    沈临风使劲儿屏住呼吸,从一旁取了白烛,探身去检查尸体,一丝不苟,十分专注。
    片刻之后,方才将脸扭到一旁,长呼了一口气:“除了头顶上被砸伤的伤口看不到别处有致命之处。但是这伤看起来也不是很重,颅骨都完好无损,怎么就能这样轻而易举地致人死亡呢?”
    冷清欢使劲儿忍住嗓子眼里的酸涩,强撑着站起身来。自己好歹也是过来帮忙的,总不能这么没用。
    扒着棺材板,先让自己有了心理准备,方才探头去看。
    好吧,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想吐,简直太磕碜了。
    但是还是要看,必须要看啊。还好心理素质足够,尸体也不是解剖过一回两回了。
    她首先就是按照沈临风所言,去查看死者头顶伤口。死者仪容已经经过了细致的处理,血迹擦拭干净,头发梳理齐整,伤口也不过是头顶处鸡蛋大小的一丢丢。
    沈临风将手里的蜡烛凑过去,影影重重看不真切。冷清欢从布包里摸出一个小巧的野战用led无影灯,打开来,伤口立即清晰可见。
    沈临风与那个一旁旁观的侍卫全都惊得瞠目结舌。能够将光线收放自如的宝贝,闻所未闻啊。
    冷清欢这一查看,也觉出了不对。的确如沈临风所言,伤口只是破了一点表皮而已,按照秀云的力道,顶多一茶壶下去,也就是将死者打晕,真的足以致命吗?
    她悄悄地开启了戒子库的螺旋ct检测功能,头顶处并未发现有颅骨损坏,至于皮下淤血阴影已经无法精确检测。但是,她惊奇地有了新发现,令她呼吸顿时一滞,瞪圆了眼睛。
    沈临风立即觉察到了她情绪上的异常,疑惑地问:“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发现?”
    冷清欢指着死者的头:“你抬起他的脖颈,在后脑勺上仔细摸索摸索,看看有没有什么异物?”
    沈临风依言而行,将手指在他头发里面小心摸索,也突然变了脸色:“真有!”
    无影灯的光线极好,犹如白昼,沈临风小心扳过死者的头,拨开头发,发现了一支入骨钢钉!齐刷刷地没入头骨之中,只余绿豆大小的一点钉帽隐蔽在头发里,若非有意寻找,压根就不会注意。
    这大公子哪里是死在秀云的茶壶下面,分明是有人暗中下了毒手。
    听说出事之后,施铭泽是第一个赶到案发现场的,他有作案的动机,也完全有作案的机会。
    至于秀云为什么会疯,或者是装疯,那就令人匪夷所思了。难道是为了替施铭泽顶罪吗?
    “施铭泽会不会功夫?”冷清欢问。
    “会,而且功夫还不错。”沈临风斩钉截铁:“单手运用内力将钢钉钉入头部应当不成问题。”
    “谁?”偏殿门外一声喝问。
    是侯府里派来守灵的仆人过来换班了,见到偏殿里进了陌生人,并且打开了棺木,所以喝问出声。
    鬼面侍卫眼疾手快,屈指一弹,案上一支正燃烧的白烛裹夹着凌厉的疾风,向着外面那人疾射而去。
    十分骇人的指力,那仆人一声未吭,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被人发现了,这可是不太愉快的事情。虽说三人全都蒙着脸,对方认不出自己的身份,但是无疑是已经打草惊蛇。
    此地不宜久留,冷清欢迅速收捡起无影灯并且关闭,沈临风刚说了一个“走”字,那鬼脸侍卫已经脚下一错,掠至冷清欢跟前,搂住她的腰,就飞出了偏殿,然后直冲屋顶,在寺院的屋脊之上如履平地一般腾跃。
    冷清欢并没有挣扎,逃命要紧,莫说他搂着自己的腰,就是将自己当麻袋一样扛在肩上,自己也能接受。
    只是这速度与高度,未免有点太吓人,若是这侍卫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甩出去,那肯定要摔个七荤八素的。所以,她识相地一手紧紧攥住了对方胸前的衣襟,另一只胳膊环住了对方劲瘦的腰。
    有了安全保证,就觉得享受起来,简直就是速度与激情的双重刺激啊,双脚腾空,御风飞行,以前玩的过山车,海盗船,全都弱爆了。
    侍卫带着她这个人肉包袱,看起来是游刃有余,一点也不吃力,还有闲情逸致低头看了她两眼,正巧冷清欢抬起脸来,不经意间,撞进他深邃暗沉的眸子里,心弦一颤,绽开一抹嫣然笑意。
    她因为兴奋而闪耀的眸子,一抬眼间,就洒落了点点星辉,那雀跃的眼神分明就是个孩子。
    两人出了寺庙,又是一阵疾奔,待到终于到了安全的所在,方才停下,就听到后面有人大声喧哗:“来人呐,进贼了。”
    沈临风气喘吁吁地跟过来,摘了口罩与胶皮手套,大口喘气:“我将棺材里的珠宝丢了出来,寺庙里的人将我们当成偷陪葬品的贼了,希望不会打草惊蛇。”
    冷清欢觉得沈临风真的机智,难怪年纪轻轻就可以有现在的成就,诚心夸赞道:“还是你想得周全。”
    鬼脸侍卫瞥了二人一眼,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没用。”
    冷清欢觉得这口气怎么这么熟悉,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咋就有点自大狂妄呢?
    沈临风倒是谦虚好学的宝宝:“为什么?”
    “人性。”又是压低了声音简单的两个字。
    沈临风一愣,然后猛然抬起头来:“不错,假如凶手真的是施铭泽的话,他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能下手,还栽赃给自己的结发妻,这样狼心狗肺,歹毒狠辣之人,肯定是宁可错杀,绝不枉纵。我们今日算是打草惊蛇了,那么,他假如知道消息的话,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秀云表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