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89章 一孕傻三年

第89章 一孕傻三年

 热门推荐:
    冷清欢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并没有与冷清琅做所谓的口舌之争。
    “我堂堂王妃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你若是真的担心,如今我回来了,你就乖乖回去歇着。若是来挑衅生事,那也对不住了,我没那闲工夫陪你。你可以回你的紫藤小筑作威作福,也可以去王爷跟前告状,悉听尊便。”
    她转身就走。
    冷清琅等了大半夜,怎么肯善罢甘休?瞅着冷清欢要关门,将手扒住了门沿。
    冷清欢没有注意,又没有个好气,反手就将门关了,正好挤住了她的手指,劲儿还不小。
    “啊!”冷清琅一声惨叫,缩回手来,瞬间泪盈于眶:“姐姐你怎么能下得去手?妹妹不过是好心奉劝你两句,端正品行,恪守妇道,忠言逆耳也就罢了,你怎么还动手?”
    得,一哭二闹三上吊,金氏这一套,冷清琅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啊。即便现在已经是夜半三更,因为主子们都没有就寝,所以还有值守的奴才随时在听候命令。听到这里的动静就抻着脖子往里看。
    赵妈心急火燎地查看冷清琅手上的伤,心疼得直唏嘘,吩咐外面看热闹的下人。
    “还愣着做什么?夫人受伤了,赶紧去请郎中来。”
    一堆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自从两位夫人进了门,这府里还真是热闹,大半夜的都能搭起戏台子来。
    立即有人去请郎中去了。
    冷清欢这孕妇当得是真憋屈,想要睡个安生觉都难。这样鬼哭狼嚎,没完没了的,谁能睡得着啊?
    这样一通折腾,便惊动了慕容麒。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应当是刚刚沐浴过,头发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潮气,衣领微敞,挽着衣袖,没有系玉带。依旧冷硬着一张脸,略带倦意,沉声问道。
    众人慌忙让开门口,灰溜溜地躲了挺远。
    冷清琅一见到他,顿时就变得乖巧了,不像刚才那样扯着嗓门,唯恐天下不乱,而是娇娇弱弱,细声细气,一副三天没吃饭的有气无力。
    “竟然惊动了王爷,请王爷恕罪。”
    慕容麒目光缓缓扫过冷清欢,然后低头看了冷清琅一眼,再次清冷掀唇:“究竟怎么回事儿?你半夜不休息,怎么在这里?”
    “今日姐姐下午与沈世子相携外出,一直到此时方才回来。妾身实在担心她的安危,无法安枕,就在这里等姐姐回来。
    原本只是好心奉劝姐姐两句,她如今已经是王爷的王妃娘娘,这样与其他男子毫不避讳,又夜不归宿,实在有失体统,坏了王府清誉。谁知道......”
    “谁知王妃娘娘非但不听,还伤了我家夫人。”赵妈有眼力地接了下去。
    慕容麒撩了撩眼皮,缓缓吐出两个字:“是吗?”
    冷清琅捧着受伤的手,往慕容麒跟前凑了凑。
    “妾身知道,沈世子乃是自家亲戚,与姐姐又素来交好,两人走动得热络一点,原本也无可厚非。可是,终究是男女有别,这若是被有心人看到,传扬出去,好说不好听啊。”
    冷清欢站在廊檐下的阴影里,一直没有争辩。这样老套的戏码,在王府里已经上演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下一步,慕容麒应当就会对着自己动家法了。
    灯笼的光映照下,慕容麒望着冷清琅的目光有点复杂,清清冷冷,不似往日那般有暖意涌动。甚至,还有一点嫌弃。
    “若是说有心人,可以说是非你莫属了。”
    冷清琅身子一震,抬起脸来:“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容麒唇角微微勾起一点弧度:“王妃不过是到国公府做客,由临风负责来回接送而已,你的想象未免有点太丰富。今日这话若是传扬出去,你的担忧怕是要成真了。”
    此言一出,冷清琅顿时愣住了,冷清欢也傻眼了。
    慕容麒今儿吃错药了?非但没有冲着自己雷霆大怒,三堂会审,竟然还替自己撒谎?
    自己适才去了哪里,相信两个鬼脸侍卫回府之后,自然会向着他回禀,但是却不好向外张扬。他竟然编造了这么一个借口,还脸不红心不跳,说得一本正经。
    这样的慕容麒,方才讨人喜欢。
    冷清欢心花怒放地为他默默点了一个赞,并且给了五星好评。
    冷清琅就像是被狠狠扇了一个耳光:“姐姐原来是去国公府做客去了,我不知道,还担忧了一晚上。”
    “担心是好的,可是不要胡乱猜测。临风如今正在议亲,若是有什么风声传扬出去,王府与国公府岂不有了芥蒂?”
    冷清琅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有将冷清欢拖下水,反而自己当众挨了一顿奚落,顿时面红耳赤。
    “妾身知错了,妾身再也不敢了。”
    与赵妈两人乖乖地离开了朝天阙。
    冷清欢朝着慕容麒一竖大拇指:“王爷明察秋毫,明辨是非,送你一个字:帅!”
    慕容麒唇角不易觉察地勾了勾,语气生冷:“本王的命令全都当做了耳旁风,而且夜半三更方才回府,本王的颜面你搁在了何处?”
    又来,就知道这厮怕是老夫子转世,每天不教训自己几句嘴痒。
    冷清欢今儿心情好,不计较,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这可是出生入死地替王爷您争脸去了,功过相抵,王爷您今日的兴师问罪就免了吧?”
    她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若是王爷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去睡觉了。”
    自顾转身,进了屋,转身关门,见慕容麒脚下没动地,好像没有走的打算,嘴巴一抽,竟然来了一句:“一起?”
    发誓,真的是嘴巴抽了,没过脑子,单纯就像是,怎么说呢?你正在吃一顿饕餮大餐,然后发现对面有人眼巴巴地瞅着你,口水哈喇子流一地,你就会客气一句:“一起?”
    两个字一出口,冷清欢立即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呸呸,一孕傻三年,我特么脑抽了,口误。”
    慕容麒是使了大劲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不让自己给这个女人笑脸,都快要憋出内伤来了,整张脸都忍不住抽搐着变了形。
    他高冷地轻哼一声:“做梦!”
    转身,拂袖,大摇大摆,拽兮兮地走了。
    兜兜和刁嬷嬷等人笑成一团,冷清欢那叫一个丢人,脸都特么黑了。
    “砰”的将门一关,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