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91章 我靠,壁咚吗?

第91章 我靠,壁咚吗?

 热门推荐:
    慕容麒看着冷清欢一脸糗样,心情很好:“那还磨蹭什么?你不是一向很主动吗?”
    冷清欢“嘿嘿”一笑:“去哪儿啊?是不是去侯府?”
    “今儿一早,伯爵府老夫人一怒之下,下了请柬,请了大理寺,京兆尹,御史官等诸位大人,率领着伯爵府所有男丁,浩浩荡荡地前往侯府为自己女儿讨还公道。你若是不想去,可以不去。”
    我靠,老夫人这护犊子的暴脾气,厉害!咋能不去呢?
    她麻溜地就钻了进去:“我好歹也是个证人,怎么可以不出席呢?”
    慕容麒上下打量她,一脸嫌弃:“这么大的阵势抛头露面,你是想流芳百世?”
    冷清欢一本正经地纠正:“王爷您虽说是马上王爷,但是好歹藏书也算得上是汗牛塞屋,这学问委实不敢恭维,用流芳百世这个词,是不是不太恰当?”
    慕容麒并未搭理她提出的抗议,只是硬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的确不合适,你不配。”
    冷清欢心里一时间万马奔腾,知情识趣地不再搭理他,规矩地靠着车厢坐下,没还嘴。
    车夫一扬马鞭,径直向着伯爵府的方向。冷清欢一肚子好奇想问,瞅一眼慕容麒冷沉的脸,又不想自讨没趣,使劲儿憋住了。
    马车晃晃悠悠,过街串巷,一会儿的功夫就在一处十字街口停了下来,车夫撩帘:“回禀王爷,已经到了。”
    冷清欢跟一块千年寒冰同乘一车,早就闷得喘不过气来,一听说到了,毫不客气,先自己撩帘跳下去了。
    车夫在一旁抱着脚凳,一时间不知道放还是不放了,这王妃娘娘未免太不讲究。
    慕容麒也撩开长腿,跳下马车,左右扫望一眼:“走。”
    脚下一拐,率先进了一个小胡同。冷清欢跟个小尾巴似的,颠儿颠儿地跟在他身后,实在按捺不住好奇。
    “伯爵府好像不是在这个方向吧?记得她家大门蛮气派的,一看就是有钱人。”
    慕容麒头也不回:“后门,偷看。”
    “偷看?一看你就不是正人君子。”冷清欢悄声嘀咕。
    “你是正人君子,咋还偷着潜入疯人塔呢?”
    这种小事那两个侍卫都要回禀给他知道?冷清欢狗腿一笑:“我的意思是说,咱俩是同道中人,恰好臭味相投。”
    慕容麒冷不丁就想起于副将所说的臭豆腐,不屑地冷哼一声:“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谁跟你臭味相投了?”
    马屁没拍成,冷清欢讪讪地揉揉鼻子,又兴奋地搓搓手,激动啊,多刺激啊。马上就要上演大片了。
    只顾着兴奋了,没注意前面,“咚”的一声撞上一堵肉墙,追尾了,而且受力点,还是自己的鼻尖。
    冷清欢一把捂住鼻子,就想发作,慕容麒却转过身来,一把捂住她的嘴,就将她抵在了墙边。
    我靠,壁咚吗?还这样霸气侧漏!
    冷清欢不假思索地就曲起了一条腿,慕容麒已经欺身而上,将她整个人都严严实实地抱在怀里,棱角分明的薄唇压了过来。
    是反抗呢,还是顺从?若是无力反抗,自己要不要试着享受?
    冷清欢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前一刻还冷硬得像个冰块,怎么一转身,就这样热情似火了呢?这厮是个精分吧?
    冷冽的雪莲气息已经铺天盖地地笼罩过来,若非是慕容麒的大手严严实实地堵住了她的嘴,她必须要惊恐地尖叫,发泄心里的恐惧啊。
    慕容麒的唇一转,侧到了她的耳边,压低了声音:“有人,别出声。”
    我倒是想出声,出不了啊?
    冷清欢瞪圆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无声地向慕容麒发出了抗议。老子白自作多情了。
    慕容麒扭过脸,悄悄向着前面张望,然后缓缓松开了捂着冷清欢的手。冷清欢是个好奇宝宝,从他肩头望出去。
    两人躲藏在了一处凸出的门洞后面,勉强可以借着门洞掩护藏身。
    前面有“吱呦”一声响,从一处后门里鬼鬼祟祟地出来一个人,是个梳着垂髫髻的小丫头,向着左右张望一眼,然后闪身出来。
    冷不丁地身后有人出声:“红雪,这是做什么去啊?”
    那个被叫做红雪的小丫头向着胡同里退了两步,显而易见的紧张。
    “李管事啊,我家夫人这几日伤心过度,心悸的老毛病犯了,吩咐我悄悄地去给她买盒养心丹回来。”
    有一个蓄着山羊胡子的男人迈出门来:“对不住了,红雪姑娘,适才侯爷有命,暂时啊,谁也不许出府,请回吧?”
    红雪深吸了一口气:“我这可是要紧的事情,若是夫人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吃罪得起吗?别以为世子爷没了,我们孤儿寡母的就好欺负,我家夫人好歹也是大长公主府上出来的姑奶奶!金枝玉叶!”
    男子上前一步:“咱府上有大夫,我这就让大夫往大少夫人院子里走一遭。实在不行,我会派人走一趟,不就是养心丹嘛,你一个小姑娘,出门不安全。”
    红雪仍旧没有回去的打算,性子还挺泼辣:“奇了怪了,这侯府的门庭什么时候这样严苛了?平素里我想出个门,也就是知会门房一声的事儿。李管事今儿怎么就这么较真了?”
    “今儿府里有贵客,免得你们四处乱走,冲撞了客人。红雪姑娘,对不住,您若是自己不肯回去,我可就得罪了。”
    红雪转身就跑,被李管事一把拽住了胳膊:“敬酒不吃吃罚酒。”
    红雪拳打脚踢上牙咬,不肯就范。
    “李泉儿,你好大的胆子,我就算是奴才,也是大长公主府上出来的,你竟敢无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思。一个个的全都瞒着哄着,就欺负我家夫人好说话不是?
    如今伯爵府上的人都已经找来了,你们以为,还能瞒过大长公主府吗?我家世子爷的公道一定要讨还回来!绝对不能死得不明不白的。”
    李管事拽着她,听她不管不顾地胡言乱语,顿时就急了。
    “你个死丫头,侯爷的命令也敢不听了吗?给我回去!否则要你好看。”
    冷清欢听着这热闹,朝着慕容麒腰眼就拧了一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