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94章 终于撬开一张嘴

第94章 终于撬开一张嘴

 热门推荐:
    沈临风也是眼明心亮,大长公主一来,就猜度出来了来意,上前不卑不亢地将自己昨夜前往法华寺验尸一事坦然说了。
    “齐氏还手那一下不过是伤了皮肉,不足以致命,世子的致命之伤就在他脑后那根铁钉。恳请长公主允许,命衙门插手调查此案,查验死者尸体,寻找真凶,以慰世子在天之灵。”
    侯爷听完沈临风的话,如遭雷击一般,呆愣在原地,紧咬着牙关,瞬间老泪纵横。
    纵然他早有怀疑,但是听闻这样心狠手辣的杀人方法,勾起父子之情,丧子之痛,狠狠地攥紧了拳头,一言不发,心里挣扎得厉害。
    人群之后有人冷冷地道:“祖母,我夫君死得冤枉,还请祖母为孙女做主!”
    人群纷纷让开,侯府世子妃一手牵着刚满八岁的稚儿,身后跟着施世子新纳的两名侍妾,走进院子,跪倒在大长公主跟前,一字一句回禀。
    “我夫君身亡之前,府上有奴才曾经亲眼见到,他与二公子一处说话,而且二公子搀扶着他,将他送进齐氏的院子里。孙儿认为,此案与二公子肯定有关联,还请二公子给我们一个理由,你将我夫君送去齐氏的院子里,意欲何为?”
    “谁看到了?哪个该杀的奴才胡说八道?”施铭泽顿时有些慌乱了,一连声质问:“这是有人故意挑拨离间!”
    “那请问,我夫君被害的时候你在何处?为何弟媳一声惊叫,你能第一个冲进房间里?我夫君一死,我便有所怀疑,暗中调查过蛛丝马迹。
    你们以为,告诫过府上仆人不得胡言乱语,我就真的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么?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是你们这样昧着良心!
    而且我夫君死后,你假惺惺地做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为他更衣,梳洗全都亲力亲为,不让我们经手,定然是做贼心虚。我相信,我夫君肯定是死在他的手中!”
    施铭泽面对着郡主咄咄逼人的喝问,顿时有些慌乱,转脸望向侯爷:“爹,他们这是早有预谋,想要将孩儿置于死地。孩儿与大哥手足情深,怎么可能害他?”
    “自然就是为了这世子之争!”世子妃斩钉截铁。
    “胡说。”
    “假如,你真的没有野心,施铭泽,请问你与这新娶的姨娘两人相互勾结,谎称已有身孕又是为何?”沈临风突然语出惊人。
    一语激起千层浪,院子里众人顿时就是一愣,齐刷刷地望向了那个祥芝的肚子。
    祥芝惊慌地一把捂住:“什么谎称?沈世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其实根本就没有怀孕。而施铭泽的野心也可见一斑,这是他世子之争的一个筹码。”
    祥芝情不自禁地向着后面瑟缩了一下:“沈世子真会玩笑。”
    “我们找个大夫一看便知。”
    大长公主微微一笑:“何须这样麻烦?我跟前的嬷嬷就略通医术,有没有怀孕,一看便知。”
    祥芝顿时大惊失色,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施铭泽。
    在场请来的几位官员多是审问老手,一看二人这幅慌乱表情,心里就有了谱。
    施铭泽色厉内荏,冷笑掩饰心虚:“这只是我们的家务事,沈世子牵强附会地提起来,与此案有关联吗?”
    “没有。”沈临风坦然道。
    “啪”的一声,施铭泽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侯爷双目赤红,盯着施铭泽:“你在欺骗为父?”
    施铭泽知道此事怕是瞒不住了,祥芝诈孕已经成为了压垮侯爷的最后一根稻草,若是他一时间恼怒,大义灭亲,自己哪里还有命在?
    因此正色道:“孩儿也不知道,是祥芝上次找上门来,说她已经有了身孕,让孩儿给她一个名分。孩儿自然也就信了。”
    这是要将所有过错全都推到这个外室身上。侯爷冷冷地扫了祥芝一眼,也不再追问,直接恨声下了命令。
    “我侯府容不得这种不择手段,不知廉耻的妇人。来人呐,给我拖下去掌嘴二十,赶出侯府!日后不得再踏入侯府一步。”
    祥芝一听侯爷的命令顿时就急了。
    “相公,你不能坐视不管啊,施铭泽,你跟侯爷求个情啊?”
    施铭泽急于撇清关系:“你为了进府,竟敢用这种手段骗我,陷我于不仁不义,让我怎么帮你求情?”
    祥芝可不是省油的灯,见施铭泽竟然这样自私,为了明哲保身,抬手一指他:“这完全都是你的主意,你竟然反咬一口,全都赖在我的身上,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这下又有新瓜可以吃了。
    施铭泽急得恨不能跳起来,捂住祥芝的嘴,可是又不能,否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能催促手下家丁。
    “还愣着做什么?将这个疯婆子拖下去掌嘴!”
    这下子更是惹怒了祥芝,不管不顾:“从那日你说沈世子前往疯人塔探望齐氏,齐氏活着就是个祸害,我就知道你心有多狠。
    今儿我被赶出侯府还好,可若是你逍遥法外,日后定然也不会给我活路。今儿我就与你鱼死网破!
    他那日里往世子的茶中下了虎狼之药,然后趁着药性发作,将他搀扶去了齐氏的院子里。”
    施铭泽就像一条疯狗一般,朝着祥芝扑了过来,狠狠一拳打在她的脸上,然后接二连三:“我让你瞎说,让你瞎说!”
    沈临风自然不能让他行凶,伤了最重要的人证,上前就给了他一记窝心脚。施铭泽直接被踹飞出去。
    祥芝挨了打,又是劫后余生,粗喘了两口气:“杀了世子的也是他。他原本只是想趁机捉奸,一箭双雕,坏了世子与齐氏的名节的,谁知道齐氏刚烈,竟然打伤了世子。
    他心虚之下,便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趁着世子昏迷,直接用一根铁钉杀害了世子,栽赃给齐氏。
    然后他害怕衙门介入,再露出马脚,就千方百计劝说齐氏装疯卖傻,先暂时了结此案,等风头一过,就立即杀了齐氏灭口。”
    施铭泽见自己罪行败露,目眦尽裂:“你个贱人,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