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97章 争床大战

第97章 争床大战

 热门推荐:
    书房里即便是清理干净,这酸爽的味道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散干净的。慕容麒在院子跟前暗自生了一会儿闷气,转身就去了朝天阙。
    朝天阙大门紧闭,全都睡下了。
    慕容麒将门敲得“咚咚”响。刁嬷嬷年纪大了,睡觉轻,先起身查看。
    慕容麒怒气冲冲:“开门。”
    刁嬷嬷上前将门打开,慕容麒直接长驱直入,进了冷清欢的屋子。
    冷清欢睡觉不用人值夜,门插棍也被她学生火时当劈柴烧了。
    慕容麒直接推门而入,她立即就被惊醒了,从床上坐起身来:“谁?”
    慕容麒撩开大长腿,两三步就走到床边,薅住她的手腕,一抬手就将她整个人给拽下了床。
    冷清欢只穿了贴身小衣,赤着脚被甩到一旁,这才回过味儿来,并且闻到了慕容麒身上的酒味。
    “你疯了?大半夜的撒什么酒疯?”
    慕容麒冷冷一笑,没有说话,直接开始宽衣解带。
    冷清欢顿时就慌了,难不成是酒活乱性?她接连后退两步,满脸警惕地望着他:“你要做什么?”
    慕容麒解下腰带来,挂在一旁屏风之上,然后又脱下一身带着酒气的锦袍,也只剩下一身的小衣,冷冷地望着冷清欢。
    有月光透过澹白的窗纱,照射进屋子里来,在地上铺设一地银光。
    冷清欢披散着一头柔顺的秀发,穿着一身小衣,勾勒出玲珑的身段,就俏生生地立在月影之下。赤着的脚显得很白,就连指甲都泛着荧光。
    他喉结动了动,然后脱掉鞋子,闷头在冷清欢躺过的地方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冷清欢初步排除了危险,胆气又壮了起来:“这是我的床!”
    慕容麒清冷吐唇:“这也是我的床。”
    冷清欢一噎,知道他一定是回了书房,无家可归,气急败坏地过来占自己窝呢。
    “王府就这样穷么?难道就没有别的房间?”
    “没有。”慕容麒回答得理直气壮。
    冷清欢更加气恼,分明是这个人有错在先,怎么能这样无耻。
    她上前一步:“你可以去你的紫藤小筑啊,找冷清琅,还有你的通房丫头,那多好啊,轻车熟路,众星捧月,左拥右抱......”
    “抱”字还没有说完,她的手腕又被慕容麒捉住了,然后猛然一个使力,令她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跄两步,整个人都扑倒在慕容麒的身上。
    “吃醋了?”
    “吃你妈皮!你占了老子的地儿!”
    “若是实在没有地方可以去,我可以匀你一席之地。”
    黑暗里,慕容麒睁开了眸子,亮晶晶的,有一抹不一样的情愫在闪耀。而且微微勾起唇角,笑得有点邪魅。
    他莫非是被狐狸精附体了?怎么突然变得这样骚气?
    冷清欢慌乱地挣扎开他的钳制,如避蛇蝎一般退后三步:“你被臭豆腐熏傻了吧?牛盲!”
    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脚,像一只兔子一样逃了。
    慕容麒躺在床上,一时间毫无睡意。他听到冷清欢在拍别处的门:“兜兜,开门。”
    然后是兜兜带着睡意的声音:“怎么了,小姐?”
    “我屋里进了一只大耗子,特么的太吓人了。”
    “奴,奴婢也怕,要不叫王妈起来,一块抄家伙壮壮胆?”
    “捉个屁啊,王妈看到也要吓尿了,让我跟你先挤一晚上。”
    慕容麒一声轻笑,这个女人说话太粗鲁,张口闭口就是脏话,真不像是相府里教养出来的女儿。
    他舒展了手脚,感觉好舒服,好久没有睡在自己的床上了,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他翻了一个身,顿时有一股清淡的暖香萦绕在鼻端,并不是先前自己在的时候,那种熏香的味道。而是一种天然的女子体香,令人亲近,而且心生暧昧。
    他才发现这个问题,这个女人好似平日间极少擦脂抹粉的,不像冷清琅那般,每次见她,眉眼都描画得很精致,只要往跟前经过,都是香风阵阵,扑鼻迎面。
    冷清欢的脸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那种肤色是莹润清透的,没有任何的修饰。他将枕头动了动,柔滑的丝绸摩擦着自己的脸,一时间竟然令他浮想联翩。
    今儿,酒喝得多了,脑子有点抽。
    一夜好眠。
    慕容麒一向有闻鸡起舞的习惯,但是今天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晨光微曦。
    其实这个时辰尚早,又是暖衾软枕,再加上昨夜的酒意微醺,所以他决定放纵自己一次,翻了个身,准备合上眼皮继续睡。
    外面院子里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动静,噼噼啪啪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好像是砍柴的声音。
    有米粥翻滚的香气顺着窗纱飘进来,令这座主院里有了一丝烟火气。
    旁边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好像是兜兜带着睡意的惺忪声音:“刁嬷嬷,今天怎么做了这么多的好吃的?金丝卷,小笼包,还有鸡丝面,就说怎么起那么早?”
    刁嬷嬷不知道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句什么。
    然后兜兜趿拉着鞋子转了一圈,又惊讶地问:“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冷清欢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句:“门插棍。”
    “您不是说您用不着这个吗?上次那个好端端的被你顺手拿来当引柴了。”
    冷清欢没有应声。
    慕容麒坐起身来,从窗子里向外望出去,见冷清欢正在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把劈柴刀,咬着牙吭哧吭哧地砍着手里的木棍。
    一身怒火蒸腾。
    慕容麒觉得心情大好,伸了个懒腰,起身披上衣服,开门走出去。
    兜兜见一个大活人从自家小姐的房间里走出来,就像见了耗子成精一般,惊得瞠目结舌,说话都开始不利索起来。
    “王,王爷。”
    真是大早起见鬼了,王爷怎么会在院子里?难怪昨日小姐半夜三更的跑到她的房间里,和她挤了一晚上。
    冷清欢“啪”的丢了手里的柴刀,黑沉着一张脸,站起身来毫不客气地道:“兜兜,将里面被褥全都卷起来丢了。”
    兜兜站着没动地儿。
    慕容麒原本也只是昨天晚上没有地方可去,又气恼她污了自己的书香之地,一时气冲头顶,跑来撒气。今儿也就回了。
    现在冷清欢这一副嫌弃的架势,令他更是恼火。
    吩咐兜兜:“顺便吩咐侍卫,将本王的被衾换过来。这个我睡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