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98章 吵架只能回娘家

第98章 吵架只能回娘家

 热门推荐:
    冷清欢愤怒地瞪着他:“慕容麒,你什么意思?”
    慕容麒挽起衣袖,精神抖擞:“自然是嫌弃你的被褥太臭,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冷清欢一听他又提起此事,顿时小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这是我的房间。”她咬着牙一字一顿。
    “也是我的房间。”慕容麒说得更理直气壮。
    “今天晚上你如果还睡在这里,信不信我一把火把房子点了?”
    她冷清欢发誓,说得出绝对做得到。
    “信,当然信。”慕容麒微微一笑:“你这是在提醒我,晚上睡觉之前有必要把你捆起来,最好是眼皮子底下守着。”
    经常把慕容麒气得暴跳如雷的冷清欢发现,这厮若是不要脸皮,那就是个无赖,自己拿他毫无办法。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冷清欢紧咬着牙关质问。
    “吃饭,仅此而已。”
    刁嬷嬷流水一样将她晨起就开始张罗的早膳一样样摆在桌上,并且备好了两副碗筷。
    “一起?”
    慕容麒模仿着她上次的口气,分明带着不怀好意。
    吃,为什么不吃!
    冷清欢赌气在桌前坐下:“这可是我的银两买来的粮米。麒王爷,咱们好像已经分家了吧?”
    “你睡我的床,我吃你的饭,扯平。”
    冷清欢吸气,再吸气。
    “冷清琅一直都在吃你的饭,你怎么不去睡她的床?”
    慕容麒一直都在慢条斯理的地吃饭,虽然只是简单的粗茶淡饭,但依旧保持着与生俱来的优雅与高贵,吃出皇宫御膳的仪式感来。
    “你怎么知道本王没有睡她的床?”
    冷清欢一噎,她当然知道,老娘我可是在你后背上盖了专用章的,你们两人,不对,三人,若是滚过床单了,自己这罪行估计也就败露了。
    但我虽然知道,我就是不说。
    “并且,本王认为,你故意污染了我的书房,就是为了逼着我来你的院子里住,我不过是顺从了你的心意。”
    冷清欢呵呵冷笑:“王爷,你现在就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了吗?还主动送上门来。”
    慕容麒拿着筷子的手一顿,点头:“怕,当然怕。不过我觉得你若是用强,我应当勉强有自卫的能力。”
    清欢差点笑岔气:“你就那么自信,你的身手能快的过我的毒药吗?”
    慕容麒摇摇头:“打的过就打。”
    “打不过呢?”
    “打不过就忍。”
    冷清欢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蹭的站起身来,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慕容麒今天的胃口很好,又拿起了一个银丝卷。
    这个女人落荒而逃的样子,像一只兔子;生气的样子,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都比她发起狠来像只母老虎的样子,要可爱多了。
    日常招惹她生气,自己就会很开心。
    清欢转身就走。
    “你要去哪?”
    慕容麒在身后,凉凉地问。
    “还能去哪?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回娘家去。”
    “好啊,冷相若是问起来,咱们两人吵架的缘由记得要实话实说。从一块臭豆腐说起。”
    冷清欢顿时偃旗息鼓了,有道是风水轮流转,竟然也有她冷清欢吃瘪生气的时候。他不是一向嫌弃自己避如蛇蝎的吗?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子呢?
    她扭过脸来磨磨牙,压低了声音:“麒王爷,你这样招惹一个孕妇生气,好像不太好吧?”
    她这完全就是在挑战一个男人的底线。
    慕容麒顿时就觉得饭菜有些索然无味了,撩起眼皮望了她一眼,低下头又喝了两口粥,方才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本王今日总算明白了,男人三妻四妾的好处。这朝天阙,烧了倒是干净。”
    昂首阔步地径直出了朝天阙,扬长而去。
    刁嬷嬷在一旁看的着急,一向沉默寡言,从不多嘴的她也忍不住埋怨了冷情欢一句:“王妃娘娘,这又是何苦呢?”
    何苦?就当是图个清净吧。
    她何尝不想与慕容麒和平相处?可她更想早点和离,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快要奔向三个月去了,腰肢也马上粗苯起来,慕容麒玩得起,自己玩不起。
    慕容麒夜宿朝天阙的消息,第二日便在府里传扬开来,消息传进紫藤小筑,冷清琅气急败坏地摔碎了两个杯子。
    下人们全都战战兢兢地守在院子里,大气也不敢出。
    赵妈从外面回来,刚一露面,就被冷清琅劈头盖脸一通数落。
    “你总是让我忍忍忍。如今可好了。知秋见缝插针勾搭上了王爷也就罢了,她冷清欢算什么东西,王爷一向弃如敝履,竟然昨夜里也宿在她的房间。
    合着到了最后,就我一个人是个笑话。就连出了这紫藤小筑的门都要被人指指点点。”
    赵妈低垂着眼帘。
    “刚才我已经去找王妈打听过了,昨夜里王爷的确是住在了朝天阙不假,但是,冷清欢却是睡在那个丫头的房间里。而且早起的时候冷清欢招惹了王爷生气,王爷晚上没地儿去,可能要来紫藤小筑呢。”
    “即便是来了又怎样,有知秋那个小狐狸精在,八辈子没有见过男人的浪蹄子。王爷未必能想得起我。”
    “知秋这里倒是好说,就说她今儿身子不方便,不能伺候王爷,她敢说个不字。”
    “那冷清欢那里呢?”
    “给姨娘带个口信,将冷清欢接回相府小住两日,您跟王爷也好趁机培养培养感情。”
    冷清琅瞬间高兴起来:“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早就应该将她支得远远的了,若非有她作梗,我和王爷何至于如此生疏?”
    得到了冷清琅的首肯,赵妈立即下去,吩咐下人到相府传信。
    金氏立即就明白了自家女儿的用意,跑到冷相跟前猛吹枕头风。
    冷相还真有将冷清欢接来相府的想法,不为别的,她为了一块臭豆腐,竟然揍了慕容麒的英雄事迹早就传扬进了冷相的耳朵里,吓得他打了一个哆嗦,在心里不知道暗中骂了多少句孽障。
    这个女儿若是再不管教,那还了得?明日就要将天捅下一个窟窿来,可莫再招惹出什么祸事。
    因此,右相立即就差了府里人驾车过来,要接她回娘家小住两日。理由就是自己想女儿了。
    冷清欢接到这个消息,简直笑掉了大牙,自家这个便宜老爹就不能找一个靠谱一点的理由吗?想她了?好慈祥的父亲。
    听说女人吵架了都是要回娘家搬救兵,自己回去住两日也好,哥哥马上就要参加春试,相府也是迟早要回去的。自己先去给哥哥探探路,那些刺头该收拾的收拾收拾,这朝天阙他慕容麒愿意咋折腾就折腾吧。
    收拾收拾包袱,就带着兜兜爬上了相府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