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10章 终于找到了金大腿

第110章 终于找到了金大腿

 热门推荐:
    自己外公大寿,这样好的一个出尽风头的机会。冷清琅早在数日之前,就已经好言好语地央求着慕容麒能陪她一起前往贺寿,谁料,竟然出了这种事情,为了冷清欢那个贱人,他毫不犹豫地抛下自己走了。
    一想起适才慕容麒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冷清琅就觉得火冒三丈。他不是巴不得与那个女人和离吗?她若是死了,倒是痛快,天下大吉,慕容麒着什么急?
    越想心里越气,顶得心口窝都难受。
    “夫人何必意气用事呢?您这样会令王爷很失望的,以前所做的努力岂不前功尽弃?”
    冷清琅瞅着慕容麒离开的方向,紧紧地咬牙,吩咐车后侍卫:“来人,回府调兵!”
    侍卫们没动地儿,有些为难:“绑匪好像说,必须要王爷一人前往,否则,将对王妃娘娘不利。”
    冷清琅怒声呵斥:“难道你们就放心真的让王爷单枪匹马一个人去面对穷凶极恶的贼人?养你们何用?”
    侍卫相互对视一眼,略一犹豫,不敢不听,立即调转马头,回府调兵去了。
    慕容麒一骑快马,直奔闹市里的浮生阁。
    这浮生阁可是一处风雅所在,美酒佳酿,茶道乐坊,再加上姿色出众的美人,就是上京城首屈一指的销金窟。即便是中午这个时辰,也不乏有许多寻欢贪杯的宾客。
    可是今日进了浮生阁,大堂里一片安寂,只有二楼最大的雅厢里,丝竹阵阵,一片欢声笑语。
    能将浮生阁都整个包下来,看来这劫匪财大气粗,来历不一般啊。
    他握紧了手里的长剑,带着一身蒸腾杀气,没有人敢上前询问,都躲得远远的。
    他直接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雅厢里,冷清欢,沈临风,还有一位身着孔雀蓝锦服,头戴金冠的男子,临窗而坐。
    男子背对着雅厢的门,抬起手中酒杯:“表嫂,那我们可就一言为定了,小弟先饮此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酒杯刚刚递到唇边,一柄长剑呼啸而至,裹夹着凌厉的劲风:“齐景云,敢耍我?”
    蓝衣男子仓皇躲避,身子后仰,堪堪避过锋利的剑尖,手中酒杯里的酒却全都泼洒在衣服前襟之上。而且因为重心偏移,整个人连同椅子,全都向后倒去,在空中翻了一个圈,方才狼狈地站好。
    “刀剑无眼啊,这长时间不见,你脾气还是这样暴躁。也只有表嫂能受得了你。”
    冷清欢默默地在心里叹气,她不是受得了,是在用生命在忍啊。
    慕容麒冷哼一声:“我脾气不好,你还敢劫持我的人?”
    “冤枉!分明是表嫂劫持了我。”齐景云抬手一指冷清欢:“原本听说你麒王爷见色忘义,要陪小老婆去吃酒,将兄弟们忘到脑后,就跟你开一个小小的玩笑,试探一下你的。谁知道,弄巧成拙,反而被表嫂给劫持了,反过来敲诈我的人一万两银子。
    我中了毒,为了保命,无可奈何,只能屈从了。这不,一万两银子已经奉上。”
    慕容麒瞅一眼一旁气定神闲的冷清欢,觉得很有可能。自己都能中了她的招,齐景云将她当做寻常弱女子看待,骄兵必败,反被她劫持也是说不准的。
    他一撩衣摆,在一旁的空座上坐下:“知道你齐景云大财主财大气粗,可是,也是无利不起早,出了名的铁公鸡。怎么可能这么大方,一万两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拱手相让?”
    “还是大哥了解我。”齐景云“嘻嘻”一笑:“表嫂陪嫁的几处店铺全都经营不善,入不敷出,表嫂聘请我当她的什么金牌经纪人,帮她出谋划策,转变经营,所有的经营权全都委托在了我的手里。
    而且,这一万两,只是启动资金,暂时抵押借给表嫂的,回头我不仅要收回,还要从里面抽成。”
    慕容麒并不了解冷清欢现如今的处境,所以他并不明白冷清欢为什么要将自己的店铺交给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来打理。
    虽说,齐景云的确是个做生意的天才,只要他知道这店铺的位置与门面大小,就立即能够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决定它适合经营的模式与项目。
    但是,她是自己的王妃,自己名下也有专门负责经营的管事,她不求自己,竟然放心大胆地求别人,一时间心里有些不快。
    “景云你是做大生意的人,什么时候将这点微薄小利看在眼里了?自家表嫂的钱你都赚?”
    齐景云摇摇头:“其一,就像你说的,无利不起早,我在商言商,也免得你麒王爷吃干醋;其二,这种合作模式是表嫂主动提出来的。她说,只有有利益牵扯的合作才是长久之计。而且,表嫂信不过我,坚持要签契约。”
    慕容麒不悦地看了冷清欢一眼:“签约?你那铺子一年的收益,怕是还不够他包下整座浮生阁。”
    冷清欢这样做,自然是有自己的计较。
    首先,自己出入不方便,将所有铺子交给懂行的人打理是最为简单方便的。齐景云的身份与本事是她信得过的。其次,只有将他牵扯进来,与自己签署契约,将来万一有什么纠纷,齐景云跟自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那就是自己的大金腿。
    她自己心里有这样的小九九,自然不会说出来。
    “正是因为他这样败家,所以我才要提防。”
    齐景云爽朗大笑:“那表嫂适才所说的,要改建医馆的事情,到时候也一定要记得找我,我势必要分一杯羹。”
    慕容麒一怔:“建什么医馆?”
    “表哥竟然不知道?”沈临风在一旁插嘴:“表嫂想要将自己的医术发扬光大,造福上京百姓。将她的茶馆改建成一处医馆。我与景云都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慕容麒从来不知道,冷清欢脑子里竟然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即便两人如今关系已经有所和缓,不像最初那样水火不容。但是,也仅仅只是局限于不再争吵,打架。两人好像从来没有心平气和地交流过彼此的想法。
    关于彼此之间的秘密,两人完全都是陌生人。
    一瞬间的失落,令慕容麒有些黯然,缓缓转动着手里的杯子。
    “你可曾问过本王的意见?”
    管你屁事!这是我的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