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13章 敲王府的竹杠

第113章 敲王府的竹杠

 热门推荐:
    冷清琅服用完了一盒凝香丸,偶尔有下人溜须拍马,说她肌肤水嫩莹润,气色越来越好,便以为是凝香丸的功劳。
    她正抓耳挠腮地发愁,无处可寻呢,听方品之这样一说,顿时心生希望。
    “依照方公子此言,难不成您有路子?”
    方品之胸有成竹地笑笑:“侧妃娘娘看品之这肤色如何?”
    冷清琅适才就见他唇红齿白,犹如傅粉,听他一说,再定睛瞧了一眼,虽说是男子,却细腻如玉,吹弹可破,宛如初生婴儿。不由心里一动:“难道?”
    “不瞒娘娘,小生一直都在服用凝香丸。”
    冷清琅一听大喜过望,而金二则有些难以置信:“早就知道你路子野,但是怎么从来不曾听闻,你竟然有这种通天本事?那凝香丸早就销声匿迹了。”
    方品之意味深长地笑笑:“玉清道人虽然羽化飞升了,但是方子还在啊。想要凝香丸,找我就对了。”
    冷清琅没想到,今日参加寿宴竟然还有意外之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眼巴巴地望着他,满含殷切:“是真的?”
    “如假包换。”
    “公子可舍得割爱?”
    方品之极爽快地拍着胸脯:“别人自然不行,可侧妃娘娘乃是金兄的表妹,都是自家人。即便是我自己不用,也不能少了您那一份。只不过这价钱......”
    冷清琅现在正在兴头之上,只要能变美,压过那冷清欢,成为王府的王妃娘娘,那么,整个麒王府都是自己的,还愁没有银子吗?即便花费再多,也是值得的。
    “公子开个价钱。”
    金二适当地插嘴:“不许狮子大开口。”
    方品之轻叹一口气,似乎是在犹豫斟酌:“这凝香丸我拿来吃是六百两一盒。不知道,我那朋友是否肯以这个价位给娘娘您了。”
    金二没吱声,望着方品之眸光闪烁,若有所思。
    冷清琅也是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虽说金氏给她压箱底的银子不少,但是六百两,未免也太贵。这可是个无底洞啊。吃不了多久,自己就捉襟见肘了。
    方品之小心觊觎她的脸色,继续道:“不知道,若是抬出麒王府的名头,我那朋友还能否退让一步。”
    金二“嘿嘿”一笑:“我表妹这可是大主顾,你小子又生了一张巧嘴儿,跟你朋友好生杀杀价钱,若是合适了,相信我表妹绝对不会亏待你。”
    方品之略有难色,不敢一口应承下。
    “那就劳烦方公子从中周旋周旋,假如价位合适的话,必有重谢。”
    方品之这才一咬牙:“这凝香丸如今究竟有多稀罕不用我多说,相信麒王爷即便是肯再花五千两,也是求之不得。我再跟我朋友好生磨磨。若是能再杀他一成,改日登门给侧妃娘娘送去。”
    三人商议一定,恰好开了宴席,冷清琅便被请入女宾席上,寻金氏说话去了。
    金二瞅着四下无人,狠狠地捣了那方品之一拳:“好你小子,真是狮子大开口,你也真敢要,六百两银子一盒,你这纯粹不是抢劫吗?你那点老底儿我还不知道,仗着个小白脸和娇软身段,男女通吃,四处打秋风,专门吃软饭的主,你能花六百两银子吃药?”
    冷清琅前脚刚走,一袭白衣,温润如玉的方品之就现了原形,一脸极不正经的笑,带着流气。
    “你表妹那是相府千金,麒王府的侧妃,肯花五千两银子买一盒凝香丸,区区六百两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可你哪来的凝香丸?当我不知道么,你不就是一直在偷偷服食五石散吗?”
    方品之胸有成竹地一笑:“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所谓的凝香丸就是用五石散还有砒霜雪莲等药炼制而成的。玉清真人就是长期接触服用这药中毒身亡。
    他跟前的小童害怕时日久了吃官司,再加上朝廷管控五石散,路子不好找,这才销声匿迹,不敢再发这昧心财。但是我若是想要,还是有的。”
    金二满腹狐疑:“真的?这不是害了我表妹?”
    方品之不怀好意地笑:“几百两银子一盒,谁还能当家常便饭吃不成?少量服用一点无碍,真能美容养颜。事成之后,分你一成好处。这麒王府的竹杠,咱敲得响,你表妹还要感激咱们呢。”
    金二原本就是个没有良心的,有钱赚管你是谁,笑着一口应下:“不过这麒王爷可真不是好招惹的,此事我可不方便出面,你也一定要小心谨慎。”
    方品之抬手翘起兰花指,羞涩一笑,竟然风情万种:“我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
    金二立即恍然大悟:“真有你的。”
    一旁,金氏与冷清琅寻了一个无人的僻静之处,将赵妈打发出去,守在门口,母女二人也好说个悄悄话。
    “适才我在宴席上见到冷清瑶了,你怎么将她带来了?一脸贱相,眼睛不住地往男宾席上瞟,怕是有了中意的相好了。”
    金氏一声冷笑:“我早就留心到了,这丫头心野着呢。若非是前儿你舅母让给你大表哥寻个合适的姑娘,我才不带着她出来丢人现眼。”
    冷清琅诧异地挑眉:“你不是说过,大表哥他有点,那个不太正常吗?所以一直不肯议亲。”
    “就这样才跟冷清瑶般配啊。”金氏轻描淡写地道:“抬举她做尚书府的少夫人,谁还敢说我薄待她?”
    冷清琅瞬间眉开眼笑:“对对,亲上加亲,般配。让她守一辈子活寡,看薛姨娘还得意不?”
    “岂止如此,冷清瑶那是她的七寸,要是嫁进尚书府,以后薛姨娘就必须乖乖地听我的话,我让她往东绝不敢往西,让她打狗,绝不敢骂鸡。否则冷清瑶在金家,担保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还是姨娘手腕厉害!”冷清琅想起自己在王府的日子,轻叹一口气。
    “这些日子里王府发生的事情,适才刁嬷嬷已经都跟我说了。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劝告,如今养虎为患,自讨苦吃了吧?”
    冷清琅撇撇嘴,有些不悦:“赵妈怎么什么事情都跟你说?真是多嘴,烦死了。”
    “我知道,赵妈肯定不如知秋那个丫头会来事儿,做事做不到你的心眼里。可是赵妈活了这大年岁,在尚书府的后宅里也见多了争宠献媚的手段,还能比不上一个黄毛丫头?”
    “可上次事情就是坏在她的身上,她若是仔细一些,又怎么可能给了知秋可乘之机?”
    金氏盯着她,打量了片刻:“孤掌难鸣,知秋你看不上也就罢了,这赵妈你也嫌弃?你要想有朝一日执掌王府,就必须要学会拉拢你身边的下人。若是她们都不能对你忠心耿耿,必有隐患,给对手可乘之机。”
    冷清琅不服气地嘟哝了一句:“我知道了。”
    金氏咬了咬牙关,语重心长:“就你这心性,压根就不是冷清欢的对手,只要她留在王府兴风作浪,你想要出头便是不易。姨娘就替你出一次头,除了这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