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14章 孩子的父亲是谁

第114章 孩子的父亲是谁

 热门推荐:
    “怎么出头?”冷清琅无精打采地问。
    金氏一声冷笑:“若是她冷清欢婚前失贞的事情传扬出去,麒王爷还会护着她吗?”
    “父亲会生气的,这可是关乎到相府的脸面的事情。而且女儿日后也少不得受人指点议论。”
    “自然不会是传扬得满城风雨。我只要想办法,往惠妃娘娘跟前带个话就行了。听说,这惠妃娘娘并不待见她冷清欢。”
    冷清琅精神突然抖擞起来:“怎么递话?”
    “你外公舅舅在朝为官这么多年,宫里还能没有个自己人吗?只要含沙射影地说几句,就不信惠妃娘娘在宫里还能安稳坐得住。”
    冷清琅立即变得迫不及待:“假如有惠妃娘娘插手此事那是再好不多,关乎皇家的颜面,她断然不会声张出去,既顾全了相府与麒王府,王爷也不会迁怒于我。
    唯一顾虑的就是,冷清欢狗急跳墙,一定会说出南山尼庵一事,王妈如今与我们未必就是一条心,到时候,我如何撇清关系?还有,惠妃娘娘会不会因此也迁怒于我?”
    “王妈的确是调换了冷清欢的檀香不假,但是,她并不知道那檀香里的猫腻啊。否则,她还能心安理得地留在冷清欢身边伺候吗?你只要咬紧牙关不认,惠妃娘娘会相信冷清欢的话才怪。
    至于王妈,一个狗奴才,银两不行就吓唬,吓唬不管用就让她永远闭上嘴,总不能一直让你投鼠忌器,不敢放手一搏啊。你现在因为麒王爷患得患失,顾虑太多,会错失良机。”
    如此一说,冷清琅也生出破釜沉舟的决心来:“这一次,势必要让那冷清欢永无翻身之日。”
    浮生阁。
    冷清琅走了之后,慕容麒几人谁也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尽情吃酒言欢。
    三人里,慕容麒性子清冷,寡言少语;沈临风则循规守矩,谦谦君子;只有齐景云妙语连珠,幽默风趣,侃侃而谈。
    也不知道,这三个脾性截然不同的男人怎么就能成为至交好友。
    而且,冷清欢发现,这位齐公子从商久了,并不像沈临风那般实在,身上多少带着一股商人独有的精明,与混迹市井的流气。不过,这不耽误冷清欢欣赏他的才能。
    他刚从波斯回来,带回来当地的许多特产,夸张地讲述当地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与风俗,多是带着贬低与嘲弄的口气。
    冷清欢作为一名处在网络信息发达,资源共享的现代穿越者,对此也只是付之一笑,并不纠正。
    正因为了齐景云的存在,整个宴席上气氛出奇地热络,三人兴致极高,从正午一直喝到下半晌,全都酒意微醺。散席回府的时候,脚下都开始趔趄起来。
    浮生阁的小厮将慕容麒的马牵过来,慕容麒望着冷清欢,眸子里亮晶晶的:“骑马?”
    冷清欢因为有孕,只是稍微喝了一点葡萄酒,看他已经酒意上涌,摇摇头:“醉驾太危险,我还是坐马车吧。”
    慕容麒紧随在她的身后上了马车,不像往日里那般脊梁笔挺如松,而是歪歪斜斜地靠在了一旁的锦垫上,单手支额,面色带着酡红:“听媳妇劝,吃饱饭。”
    呼吸间,酒气立即翻涌,醉了整个车厢。
    冷清欢突然不由自主地想起,上次二人一同坐车,那臭了半条街的臭豆腐。不由往一旁缩了缩,离得他远远的。
    “临风与景云都不在,咱就没有必要演戏了吧?”
    慕容麒微微合拢了眸子,伸出修长的指尖拧了拧眉心:“你刚才说我帅呆了,酷毙了是什么意思?夸我还是损我?”
    “自然是夸奖你,帅得令人惊呆,冷酷得令人窒息。”
    慕容麒对此很受用:“算你有良心。”
    冷清欢也没有想到,今日慕容麒竟然会那样迅速赶到浮生阁,而且真的是单枪匹马。就算是他艺高人胆大,这份人情自己还是要记得的。
    “你今日看起来心情不错?”
    “还好。”
    “那我们商量个事情呗?”
    “说。”
    “当初我救于副将的时候,你答应过我,只要他转危为安,你就会写休书给我,你什么时候兑现承诺?”
    慕容麒正在拧着眉心的手一僵,然后缓缓睁开眸子,瞪着冷清欢:“今日抱上金大腿,没有后顾之忧了,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本王是不是?”
    冷清欢摇头:“不是,主要不是前几日招惹了你生气嘛,所以没敢提。”
    慕容麒“呵呵”冷笑:“本王答应的是,只要你救活于副将,这王妃之位永远都是你的。至于休书,那是你自己的要求,本王可没有答应。”
    “什么?!”冷清欢顿时就炸毛了:“你耍赖!”
    你一家子都耍赖!
    “本王想过了,假如休了你,本王一样还是要再娶正妃,聘金,酒席,林林总总算下来,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没钱。”
    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冷清欢差点气结。
    “你备胎都选好了,府里有冷清琅,宫里有美人蕉,不用你花费一文钱,都巴不得倒贴,麒王爷,你这借口未免太烂了。”
    慕容麒并未反驳冷清欢的这句话,只是清冷地反问了一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麒王府?”
    冷清欢被气得七窍生烟,几乎抓狂:“我能不急嘛,麒王爷,对于您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是却关乎到我的小命啊。有朝一日事发,我还有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命在吗?”
    “关于孩子,你应当去质问他的父亲。他才是始作俑者。”
    谁不知道呢?这个龟孙儿,提起裤子就跑,不管老娘我的死活。有朝一日若是让我知道他是谁,看我不阉了他,让他给我倒夜壶!
    可惜,自己除了他那张飞鹰面具,竟然对他一无所知。
    冷清欢眸子里一黯,唇角浮起一抹苦涩:“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半晌,马车里没有什么动静。冷清欢猛然抬头,慕容麒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就与她近在咫尺,双目灼灼地望着她,眸底有凛冽的杀气翻涌。
    “他是谁?”
    “啊?”
    “他,孩子的父亲是谁?”
    慕容麒一脸的认真,咄咄逼人,浓烈的酒气扑鼻,令冷清欢顿时心生怯意,情不自禁地向着后面瑟缩了一下shen子。
    “你问这个做什么?”
    “做什么?”慕容麒咬着牙关,一字一顿:“自然是千刀万剐!”
    冷清欢一阵心惊肉跳,慌乱地脱口而出:“与你没有关系。”
    “你还想护着他?他始乱终弃,害得你难道还不够惨吗?这么多的事情全都让你一个人扛下来,他却只是一只缩头乌龟,都不敢站出来,还算是什么男人?想要休书,好说,你让他来找我,只要他能给你一个家,一个未来,本王成全你们!”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