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20章 按照话本的套路来

第120章 按照话本的套路来

 热门推荐:
    冷清琅轻嗤道:“一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好什么?”
    方品之“喔”了一声:“那是金二看错了不成?”
    “怎么了?”冷清琅漫不经心地问道。
    “前几日,我与金二在街上看到了一人,与府上王妃娘娘一起乘车从跟前过去。金二很是诧异,说识得那人,分明是府上长公子。可是又奇怪,令兄分明已经病入膏肓,如何还能四处走动?”
    冷清琅大吃一惊:“可看清了?”
    “小人并不识得,金二说应当是不会有错。更何况,换做别的男子如何能跟王妃娘娘同乘一车?”
    冷清琅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想起莫名其妙出现在慕容麒案头的那一本道林诗集,心里一阵慌乱。
    冷清欢的医术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就连于副将一个半死的人了,她都能从阎王手里面救出来,那么,冷清鹤身上的毒,应当也瞒不过她吧?
    再加上,冷清鹤突然提出搬出府外,竟然跑去墓园里自讨苦吃,如今细想之下,好像就是在冷清欢归省之后。这么多事情凑在一起,不简单啊。
    冷清鹤肯定早就慢慢好起来了,上次姨娘前往墓园探望,一定也是被他蒙骗了。
    想到这里惊出一身冷汗。
    心不在焉地送走方品之,冷清琅一个人坐着,冥思苦想了半晌,一咬牙关,吩咐赵妈:“去请府上大夫过来,就说我身子不适。”
    赵妈立即关切地询问:“夫人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别人问起来,你就说我这几日里一直身子乏力,咳嗽,还晕倒过。”
    赵妈刚刚送走了方品之,心里正替她暗自捏了一把汗,听她吩咐,一定是又有什么幺蛾子,不由多嘴问了一句:“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冷清琅很讨厌赵妈问东问西地管束自己,冷声道:“让你去便去,按照我的吩咐做事就行。”
    赵妈就不再多问,奉命去请府上郎中。
    郎中过来,仔细请了脉,看不出是什么原因,只开了些清肺止咳的药,可一连服用了三五日都不见好。
    慕容麒听说之后,去紫藤小筑里坐了坐,冷清琅又疑神疑鬼的,做出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说了许多丧气的情话,反倒令慕容麒心里生出一点亏欠来,又从府外请了两个郎中进府查看她的病情。
    郎中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顶多就是内热虚火,看不出有什么病灶。
    冷清琅却又说隐约心口疼,就连站立起来去个茅厕都要赵妈搀扶着,弱不禁风。原本不过是个咳嗽的毛病,后来闹腾得挺热闹,几乎张扬得整个王府里都知道。侧妃娘娘得了疑难杂症了。
    她与冷清欢不对付,众所周知的事情,所以,慕容麒也不好向着冷清欢开口,求她治病。冷清欢就装傻充愣,当做不知道。
    赵妈差人去相府里传信,金氏得了消息,来看望过一次,见自家女儿消瘦许多,哭哭啼啼地心疼一阵,就回去了。
    再转过两天,竟然请了一个道士进府,说冷清琅这怕是冲撞到了什么,得的是虚症,大夫诊断不出来。
    慕容麒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是又念在金氏疼爱女儿的份上,并没有坚持反对。
    这种事情,多少带着一点神秘色彩,在王府里可是第一次,府上下人都觉得稀奇,也有人悄悄地跑去看热闹。
    兜兜跟刁嬷嬷议论起来,自然就好奇地询问冷清欢,她这究竟是什么毛病,怎么还至于犯了鬼神了。
    冷清欢“呵呵”一笑:“你们信什么冲撞之说吗?”
    年岁大些的人总是会疑神疑鬼,刁嬷嬷道:“也是说不准的。”
    兜兜也一脸的若有所思:“她这病症倒是跟大公子当初犯病的样子有些相似呢,也难怪金姨娘着急。”
    冷清欢微微眯了眼睛:“这种事情,按照话本上的套路来说,一会儿那道士肯定信口开河,比如说我的八字冲撞了冷清琅了;
    也或者,她那紫藤小筑风水不好,最好是搬到我这朝天阙里来,就能镇住她身上的阴气,身体才能痊愈;
    还有最毒辣的一招呢,也可能,那道士就跟狗似的,闻着味就来朝天阙了,然后一番做法,在我们院子里搜查出什么草编小人一类的东西来。”
    “那这不就是摆明了冲着小姐您来的嘛。”兜兜抿着嘴笑:“您连法子都替她们想好了。”
    谁也不信,只当冷清欢是在调侃。
    正说笑呢,门口就真的来人了,是个侍卫,请冷清欢前往紫藤小筑一趟,说麒王爷有请。
    院子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还真是说着说着就来了?王妃这是神机妙算啊,而且还惊动了慕容麒。
    刁嬷嬷“呸呸”了两声:“坏的不灵好的灵,王妃娘娘赶紧吐两口唾沫,去去晦气。”
    冷清欢也不想自己歪打正着啊,无奈地起身掸掸衣服,随着来人直接去了紫藤小筑。
    紫藤小筑里,冷清琅依旧病歪歪地靠在床榻之上,慕容麒沉着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金氏与那个请来的道士侍立在一旁。
    屋子里的气氛很微妙,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
    冷清欢进了屋,不慌不忙,也不客气,在慕容麒旁边的椅子上就坐下了。
    “王爷叫我来,可是有什么指教?”
    慕容麒清冷道:“清琅这些时日一直有些不适,王妃医术高超,请你过来给她诊一下脉。”
    “我这三脚猫的功夫,即便是妹妹敢让我治,我也不敢给妹妹治啊。谁不知道,妹妹乃是王爷的心尖宠。万一我用药有什么不妥,令妹妹有个头疼脑热的,我可吃罪不起。”
    “不用开方子,只要帮她诊一下脉,看看是何病因。”
    冷清欢诧异地看一眼慕容麒,不太明白,他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慕容麒面无表情,僵得就像是一块棺材板,谁也琢磨不透他心里想的什么。
    “好吧。”冷清欢痛快地答应,挽起衣袖来:“有言在先,听说妹妹这可是疑难杂症,就连道士都惊动了,我也未必能看出什么问题。”
    冷清琅将一只纤细的手腕伸过来,冷清欢一边切脉,一边启动纳米戒子,给她肺部做了一个检查。
    “妹妹心肺功能都好得很,并无什么不妥。”
    冷清琅缩回了手,然后望向慕容麒。
    慕容麒抬手,将手里的一本书丢给了冷清欢:“那你看看这本书,可有什么不妥?”
    冷清欢接在手里,打开一看,正是自己送给慕容麒的那一本手抄的《道林诗集》,微微一笑,对于冷清琅与金氏的伎俩心里已经是了然。
    自己还未挑明,这二人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
    今日就暂且沉住气,来一个瓮中捉鳖,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