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22章 有些锅,不能背

第122章 有些锅,不能背

 热门推荐:
    慕容麒望向冷清欢:“你还有什么话说?”
    冷清欢伸个懒腰,坐直了身子:“下毒之后,不销毁罪证,还要等着别人前来搜查证据,王爷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智商。”
    一旁冷相已经将发生的事情悄悄告知了冷清鹤。冷清鹤当初誊抄诗集的时候,就刻意提醒过冷清欢,询问是否需要更换笔墨,被冷清欢一口否定了,说自己自有计较。
    如今事发,不由心焦。
    心下略一思忖,假如自己当场指认这毒乃是金氏所下,其一没有罪证可以证明,她可以一口否认,反过来告自己一个诬陷;其二,无疑就是证明了冷清欢对于此事心知肚明,那么下毒也是有意为之了。
    金氏与冷清琅好计谋,这是得知自己病愈,唯恐冷清欢与自己揭穿此事,所以先下手为强,直接堵住了这条路。
    妹妹应当就是因为有此忌惮,所以不敢明言,有口难言吧?
    冷清鹤上前两步,立即承担下了所有罪责。
    “这诗集出自于我的手笔,是我抄录好之后,命小厮明月送来府上交给王妃娘娘的,王妃娘娘对此并不知情。”
    慕容麒意味深长地询问:“你的意思是说,这毒是你下的?”
    冷清鹤摇头:“我也并不知道这墨中有毒。清鹤缠绵病榻时日已久,所有笔墨纸砚全都有书童明月负责打理。”
    “明月呢?”
    “这小厮犯了一些过错,被带回府上去了。”
    慕容麒转向冷相,金氏插言道:“这刁奴竟敢欺主,实在可恨,带回府上之后,就立即命人将他带出相府发卖了。如今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那就是无法对证了。
    慕容麒略一沉吟:“冷相认为,此事应当如何发落?”
    冷相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了一个儿子,如今又摊上这样的祸事,心里不舍,想要求情,但是毒害王爷可不是小罪,自己也张不开这个嘴儿。一时间为难,就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冷清欢。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假如此事果真是小儿所为,我作为父亲,也断然不会包庇,定然严惩不贷。可是,小儿的秉性下官也了解,他断然不会做出这种胆大包天之事,其中怕是真的有什么误会。”
    冷清琅一连咳了许多声:“还好,阴差阳错,这个罪过妾身代王爷受了。我们都是手足兄妹,王爷,恳请您看在妾身的面子上,能饶恕我哥哥的罪过,从轻发落。”
    冷相对自己这个二女儿十分欣慰,真是良善而又顾全大局。
    冷清欢却并不领情:“别,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毒也未必就是哥哥下的,妹妹现在求情,反倒是将罪名给哥哥坐实了。”
    冷相一时气结:“你妹妹好心不做计较,你怎么不识好歹。难道非要王爷降罪你哥哥,你才欢喜?”
    冷清鹤知道自家这个小妹今时不同往日,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更何况,自己刚刚参加完春试,若是不能洗清自己的罪过,前程也就完了。
    有些锅,的确是不能背。
    他不惊不慌,不卑不亢,缓缓道:“毒并非我所下,我也不认这个罪过,还是恳请王爷明察秋毫,还我一个公正。”
    慕容麒再次缓缓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冲着冷清欢微微勾起一侧唇角:“那依你之见,应当如何处置呢?”
    “毒杀当朝亲王,此事已经不是咱们王府的家务事,岂能草草了之?此事的关键就在于明月那小厮,只要寻到他,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冷清鹤眼前一亮,顿时明白了冷清欢的用意,朗声道:“愿意到大理寺接受审讯,自证清白。”
    “不行!”冷相一口反对:“闹腾得满城风雨,颜面何在?”
    “若是冤屈不明,孩儿以后更无颜面见人。”
    冷相悄悄拽冷清鹤的袖子,压低了声音:“此事有你两个妹妹求情,王爷不会深究难为与你,见好就收,认个疏忽大意,管教不严的罪过就是。若是闹腾到大理寺,寻不到明月,如何下台?”
    “清鹤胸怀坦荡,问心无愧。”
    冷清欢笑盈盈地站起身来:“既然大哥执意如此,王爷,就请将这个案子移交到大理寺吧,妾身也要洗清这谋杀亲夫的冤屈。”
    慕容麒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本王擅长带兵打仗,对于审案是一窍不通,既然如此,便依王妃所言。来人呐,将冷清鹤送去大理寺大牢,着大理寺卿明日升堂审问。”
    立即有侍卫上前,将冷清鹤带了下去。
    “至于王妃,此案查明之前,同样逃脱不了干系。带回朝天阙,严加看守,不得四处走动。”
    冷清欢一听有些着急:“我若是被关押,谁去寻找那明月下落?”
    “此事自然有本王安排,王妃不得插手。”
    冷清欢还想争辩,冷相斥责道:“王爷已经是开恩,还不退下?”
    我忍!
    冷清欢一连忧愁地叹了好几口气,转身便回了朝天阙。
    人逐渐地散了,屋子里只剩下了金氏与冷清琅。冷相也要回府,就在王府门外等着金氏。
    母女二人对视一笑,冷清琅压低了声音:“那明月可安排妥当了?”
    金氏点头:“尽管放心吧,差人发落得远远的了,我还叮嘱那人牙子送了他一副哑药,就算是麒王爷一手遮天,也绝对寻不到他。”
    冷清琅“呵呵”一笑:“如此我就放心了。冷清欢这个贱人还真的有两下子,竟然悄没声地治好了冷清鹤的病,还将我们全都瞒在鼓里。看今日说那墨里有毒,她一点惊讶的样子都没有,显然早就知道,还真的沉得住气。”
    “算他们命大,就算是知道有毒又怎样。还就不信,她冷清欢敢将冷清鹤中毒之事和盘托出。为了明哲保身,她们只能推脱说并不知情,所有线索也就全在明月这里断了。而且,这个毒害王爷的罪名,一辈子也洗不清。”
    冷清琅轻哼一声:“多亏了我当初机警,害怕事情败露,立即将这本书拿了回来,否则,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应对呢。他们若是跑去父亲跟前告状,追查起来,可就不妙了。”
    金氏轻哼一声:“跟我耍心眼,将明月支使回来,我就知道留着是个祸害,早早地打发了。你就安心地歇着吧,大理寺明日就开堂审案,最后肯定是不了了之。”
    叮嘱之后,便出了紫藤小筑,直接回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