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23章 气势不够,身高来凑

第123章 气势不够,身高来凑

 热门推荐:
    冷清欢心里也有点憋气,不是因为这件事情,而是明日就是放榜的日子了,原本还想着放榜之后,请哥哥吃庆功宴呢。这下可好,直接住进大牢里去了。
    她回到朝天阙,立即让刁嬷嬷先给灵倌儿带了口信,让他前往相府,悄悄地寻薛姨娘的人带话,拜托薛姨娘的兄长在大理寺帮着周全点,不要让哥哥多受什么罪过。
    明知道,哥哥乃是相府嫡长子,大理寺的人不敢造次,可是万一金家使坏呢?哥哥身子原本就没有好利落,可受不得罪。
    再然后,就只能安静地等待着明日大理寺审案了。
    兜兜急得犹如热锅蚂蚁一般,很为自家主子前途担忧。冷清欢也唉声叹气,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晚间,王妈将饭菜端进房间里来,小声地劝:“小姐,多少吃一点吧,明日还要去大理寺,不能饿着肚子。”
    冷清欢勉为其难地点头:“我知道,多少会强塞一点的。”
    等王妈转身出了房间,看一眼桌上的饭菜,深吸一口香气,端起碗来,吃得津津有味。
    吃到半截的时候,就觉得眼前烛火一暗,火焰跳了跳。抬起头,慕容麒不知道什么时候撩帘走了进来,连个动静也没有,吓了自己一跳。
    轻功好就是了不起啊。
    她搁下手里碗筷:“一看这气势,便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慕容麒在她面前站定,目光清冷地扫过桌上的盘盏:“听说朝天阙里一片愁云惨雾,王妃寝食难安,本王还想劝慰一番,可是事实好像大相径庭。”
    “这又不是断头饭,我为什么吃不下?更何况,身体乃是革命的本钱,明日我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令本王怀疑,这本书仅仅只是你的一个圈套,或者说诱饵。”
    “王爷何苦将我想得这样奸猾,不过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而已。”
    “是吗?”
    慕容麒在她对面坐下来,顿时一股凛冽的气息沉沉地压下来,冷清欢感觉,面前的饭菜一定全都凉透气了。
    “适才本王去找沈临风了。”
    冷清欢挑眉:“做什么?”
    “这上京城他比较熟悉,本王想请他帮忙,打探一下明月的下落,结果另有收获。”
    “沈世子全都告诉你了?”
    “不错,临风告诉我,你早就知道冷清鹤的墨汁里有毒,并且怀疑是金氏所下。”
    “不是怀疑,根本就是。”
    “本王不关心这毒究竟是谁下的,就想来问你一句,你分明知道那墨汁里有毒,为什么还要冷清鹤用它誊抄诗集给本王?难不成真的像是潘金莲那般,有谋害亲夫的打算?”
    冷清欢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抛开剂量谈毒性,那都是耍牛盲。比如说,砒霜是剧毒吧,可是还有人为了爱美饮鸩止渴,每日服用一丁点剂量改变肤色。更何况这种毒是可以挥发的。”
    “可是事实上,冷清欢,清琅真的病倒了,这么多大夫都束手无策。”
    冷清欢撇嘴:“亲疏偏向从称呼上就看得出来了,每次叫我直呼其名也就罢了,还是连名带姓。叫冷清琅的时候倒是亲切。”
    慕容麒轻哼一声:“不要转移话题。”
    “大夫们束手无策,那是因为,冷清琅的病那是装的,跟这本诗集狗屁关系都没有。”
    “你觉得,本王会信吗?”
    “信不信由你,反正此案已经交给了大理寺,相信一定能查一个水落石出。”
    慕容麒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望着冷清欢:“你想将金氏置于死地。”
    冷清欢勇敢地抬眼回瞪他:“怎么,王爷想替冷清琅出头?”
    “你害怕本王和右相偏袒金氏,所以才坚持将案子移交给大理寺?”
    冷清欢毫不迟疑地点头,坦然质问:“是又如何?色令智昏,我爹被金氏拿捏得死死的,你又被冷清琅迷得团团转,不分是非。难不成靠你们给我兄妹讨回公道吗?”
    慕容麒腮帮子紧了紧:“本王在你的心里难道就这样不堪?”
    “彼此彼此,你适才不是还怀疑我谋杀亲夫吗?前几日你刚刚答应我的,要护着我,不许欺负我,全都喂了狗了。”
    慕容麒今日是十分心平气和地在跟她说话,但是三言两语,那怒火又被成功点燃起来,火苗子“噌噌”地往脑门上冲。
    “受害的是本王!难道本王问一声都不可以!”
    “我压根就没有害人,哪里来的受害人?若是仔细讲究起来,唯一受害的是我,莫名其妙飞来横祸。”
    花瓣一样的小嘴,一张一合,伶牙俐齿,舌灿如莲,慕容麒拍拍脑门,猛然就想起当初她童声童气地怼南诏使臣的样子。
    果真,这样厉害的媳妇坚决不能娶,吵架都吵不过。
    老大还说,不听话可以揍得她哇哇叫,几次吵架下来,自己手心的老茧都被指甲快戳破了,面对这如花似玉而又凶悍的媳妇,这拳头也打不出去啊。
    他使劲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好,既然你这么说,本王就护到底了。这就去交代大理寺卿,明日审案,按照本王的意思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宠!”
    他个子高,冷清欢与他吵架就不得不仰着脖子,气恼地踮起脚尖,像只斗鸡一般。
    可气势还是差。
    气势不够,身高来凑,她一着急,就蹦到旁边的椅子上了,居高临下,威风凛凛。
    “官大了不起啊,你们若是敢官官相护,我就到宫里找太后娘娘告状去,看看是官大管用还是辈儿大管用!”
    慕容麒不屑地讥诮一笑:“告状?冷清欢,你还能有点出息不?”
    “呵呵,想当初你麒王爷可以到我爹跟前告我的状,我为什么就不能到你奶奶跟前告你的状?”
    还是吵不过。
    慕容麒决定不吵了。
    “你愿意告就告去,也要你有理。不怕告诉你,那个明月音讯全无,鬼影都没有一个,看你明日怎么替你哥哥洗清罪责。”
    冷清欢占了上风,也逐渐消了气,突然就冲着慕容麒嫣然一笑:“你怕我会输,所以真的帮我去找明月去了?”
    慕容麒自然不肯承认:“本王是想杀人灭口。”
    口是心非的男人。
    冷清欢俏皮地眨眨眼睛:“这份情我就先领下了。不过,既然我早就知道了金氏的蛇蝎心肠,又怎么会毫无准备呢?”
    慕容麒满是探究地盯着她瞅了两眼,一声轻哼:“本王就不该多管闲事。”
    冷清欢“嘿嘿”一笑,慕容麒一甩衣袖怒气冲冲地要走,却又冷不丁地一转身,抱着她的腿,转了两个圈,将她薅下了椅子。
    吓得冷清欢一声尖叫,还以为他突然发火,动手家暴呢。慕容麒已经将她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地上。
    “爬高上低,跟个猴儿似的,有一点孕妇的样子吗?”
    这才傲娇地拂袖而去。
    冷清欢迷迷瞪瞪地原地愣怔了半天,咂摸咂摸嘴,突然感觉这个男人现在好像有点上道了,也蛮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