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24章 有伤风化,成何体统

第124章 有伤风化,成何体统

 热门推荐:
    第二日晨起,收拾妥当了,便吩咐备车,前往大理寺。
    走到府门口,就见慕容麒牵着他的枣红马等在路边。
    冷清欢只瞧了他一眼,并未搭理,提起裙摆,就要上自己的马车。
    慕容麒轻咳一声:“喂!”
    冷清欢还在生他的气,脸都不扭。
    慕容麒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摸出一卷黄绫,斜睨她一眼,淡淡地道:“既然不想看,那我就丢了。”
    冷清欢已经一脚跨上了马车,扭脸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并不好奇,弯腰往车厢里钻。
    身后的兜兜却拽住了她的裙摆,磕磕巴巴地道:“小姐,王爷手里拿的莫非是,是捷报么?”
    冷清欢一愣,仔细打量,慕容麒冲着她得意地挑眉,用那卷黄绫有节奏地敲打着手心。
    “捷报是黄色的,还是红色的?”
    兜兜看慕容麒那副神色,自己猜测的应当是八九不离十了,眉飞色舞地跳跃着:“金榜题名啊,小姐,一般都是红纸包裹的黄绫缎。您看那背面有腾飞蛟龙,下面是云山雾海,应当没错了。”
    冷清欢看一眼日头,现在不是还不到放榜的时辰么?难不成这厮走了后门。
    她扶着车辕,直接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慕容麒像只兔子一样跳了过去:“给我看,给我看!”
    慕容麒将胳膊抬起来,满是不屑:“你又不识字,看什么?”
    “我识得哥哥名字就行。”
    “赏钱。”
    “没有。”
    “没有就休想拿走。”
    冷清欢一只手捉住他的手臂,跳着去够。奈何身高是硬伤,接连跳了几下都没有够到。
    她性子急,顿时就恼了,像只猴子一样,勾住慕容麒的脖子就往上爬,将他当成了杆儿。
    慕容麒放任她在自己怀里一扭一扭地往上蹭,不敢使蛮力甩开她,不自在地轻咳:“咳咳,这是在大街上,搂搂抱抱的有伤风化,成何体统?”
    冷清欢一时间被打了鸡血,没有注意这个问题,如今一看,自己吊在他的身上,这投怀送抱的姿势的确有点亲密。
    就连门口的侍卫都在斜着眼睛偷看热闹,见自己望过去,慌忙昂首挺胸,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
    好像,的确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正经。尤其是,被调戏的慕容麒,耳朵根子都红了!
    她听话地从慕容麒身上溜下来,然后落脚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就踩到了慕容麒的靴子,还左三圈右三圈扭了扭。
    慕容麒忍不住“嘶”了一声,弯下腰来,冷清欢趁机就将他手里的捷报抢了去,像只兔子一样跳着躲开了。
    欣喜地展开,瞄了一眼又一眼,问兜兜:“这是第几名啊?状元,榜眼还是探花?”
    兜兜也抻着脖子看,听她发问,欢喜地翻个白眼:“我又不识得字,小姐怎么问我?”
    慕容麒揶揄道:“出门可千万不要说自己是相府里出来的千金。大哥中了贡士,过几日参加殿试,考策问,要有父皇御笔钦点,到时候才有状元,榜眼的进士排名。”
    冷清欢眯起眸子,笑得谄媚:“肥水不流外人田,父皇钦点,咱们这一家人还不照顾着点么?”
    慕容麒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朝堂之上关系盘根错节,若是攀亲戚,大半个朝堂跟自家父皇都是一家人,当父皇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是摆设么?这个女人还真是幼稚。
    冷清欢歪歪头:“不对劲儿啊,你怎么管我大哥也叫大哥,你不是都是叫名字吗?”
    慕容麒又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不仅幼稚,还愚蠢。
    他不再理她,翻身上了马,才硬邦邦地甩出一句话:“这大舅哥不叫大哥叫什么?”
    冷清欢愣了愣,他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就是别扭。
    见他已经骑马走远,赶紧将捷报揣进怀里,上了马车跟上去。
    大理寺卿接了这个烫手的案子,有点愁,愁得一夜都没睡好觉。
    原告是麒王府,被告是丞相府。可问题是,两家又不是剑拔弩张,要打架的架势。这案子自己怎么审啊?
    明明是家务事,后宅里蝇营狗苟的伎俩罢了,不藏着掖着,悄悄地处理了,非要闹腾到公堂上做什么?
    提前了解了大致案情的大理寺卿,无可奈何,就连夜找到了担任大理少卿的薛姨娘的兄长薛山,好歹打探一下相府里究竟是什么态度。
    薛山早就提前得了薛姨娘的信儿,对于此案心里大概有谱,就送了他八字箴言:“不偏不倚,袖手旁观”
    大理寺卿看他成竹在胸的样子,就知道其中一定有门道,想深入细致地钻研探讨,薛山却是讳莫如深。
    “反正这就是相府的家务事,王爷不想插手,就推到咱这里来了。您就沉住气,别劝架,别掺和,看最后王爷向着谁,你就向着谁。”
    大理寺卿自己也没有个主意,苦着一张脸,升堂问案,请原告被告。
    堂上设了两个位子,一个是冷相的,一个是慕容麒的。金氏与冷清欢站着,冷清鹤跪着。
    大理寺卿坐在堂上,感觉就像是在坐钉板,屁股疼。
    将手里惊堂木高高扬起,又缓缓落下:“堂下冷清鹤,有人状告你投毒毒伤了王府侧妃冷清琅,可确有此事?”
    冷清鹤跪得笔直,不卑不亢:“回禀大人,小人前些时日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所有的饮食起居全部都由小厮明月一手打理,对此并不知情。”
    “可明月如今已经被发卖,不知去向,无人可以为你作证,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冷清鹤望向冷清欢,自信从容一笑:“有。”
    “什么证据?”
    “证人明月。”
    此言一出,金氏大惊,瞬间变了脸色。
    冷清欢微微一笑:“回禀大人,事有凑巧,明月犯错被带回相府,我哥哥身边没有人照顾,本王妃便命人暗中留心,给寻一个机灵的小厮。
    结果凑巧,人牙子带来的,正是明月。只可惜,他已经被人毒哑了喉咙。我费了很大的功夫,也只能勉强让他开口。请大人允许传人证。”
    大理寺卿也是个老油条了,一听冷清欢说话的口气,顿时就明白过来,薛山送自己的八字箴言究竟是什么含义。这王妃娘娘分明就是有备而来。自己今日就瞅着王爷脸色看热闹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