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25章 冷清欢的圈套

第125章 冷清欢的圈套

 热门推荐:
    慕容麒并未开口阻止,所以,大理寺卿便命人带人证。
    明月被带上堂来,恭敬地磕头,然后一仰脸,就先恶狠狠地瞅向了金氏,那副模样,似乎是要吃人一般,凶神恶煞。
    金氏原本就心虚,被明月这幅表情给吓得,浑身一个激灵,双腿都开始打颤。她明白,今日这事情出了岔子了。
    大理寺卿沉声喝问:“堂下可是相府小厮明月?”
    明月还未说话,这眼圈里就含了泪,一张口,声音沙哑,就像是被砂纸打磨过的一般,从嗓子眼里困难地一字一句挤出来。
    “回大人,是。”
    “相府大公子冷清鹤指认,他的墨里被你下了毒,你可认罪?”
    明月抬手一指金氏,咬牙切齿:“都是金姨娘指使小人做的。”
    冷相大吃一惊,扭过脸来,见金氏惨白着一张脸,满是慌乱:“你血口喷人!”
    明月继续控诉道:“金姨娘给了我银两,指使我将有毒的墨拿给公子使用。那毒虽然并不厉害,但是长久接触或者吸入体内,就会形成慢性中毒,逐渐侵入五脏六腑,而又神不知鬼不觉。
    我家公子从去年开始出现咳嗽,胸痛等症状,以至于后来卧病在床,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堂上一时间有点安静。冷相难以置信地瞪着金氏,犹如泥塑。慕容麒依旧面无表情,正襟危坐。
    只有金氏,色厉内荏,磕磕巴巴地辩解:“冷清欢给了你多少银子,让你昧着良心胡说八道?”
    “你害怕事情败露,将我打发出相府也就罢了,竟然还下此毒手,将我喉咙毒哑,令我口不能言,并且叮嘱人牙子,将我打发得远远的。若非王妃救了我,这个时候我是生是死还不知道呢。”
    慕容麒压低了声音,问身后的冷清欢:“你一直都老老实实地待在王府里,难不成会神机妙算么?如何知道明月会被发落出府,又是怎么救了他?”
    冷清欢轻启樱唇,只悄悄吐出四个字:“掐指算的。”
    慕容麒默了默:“相府里有你的耳目吧?”
    这个男人贼精贼精的。冷清欢没说话,既不承认也不反驳。
    慕容麒微微一笑:“昨日里我命人前来关照大哥,来人说他衣食住行都很妥当,显然早就有人关照过,不是冷相便是你。假如是你的话......”
    他意味深长地瞥了堂上一眼:“能将手伸进大理寺来,应当就是薛家的人了。”
    他竟然私下里托人关照大哥?冷清欢很是讶异,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良心了?
    她心里欢喜,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看破不说破,朋友继续做。”
    慕容麒抿抿唇,带了一丝笑意,不再说话。
    冷相这时候方才反应过来那么一点,一指金氏:“毒妇,还不跪下!”
    金氏仍旧尝试辩解:“相爷,你不要相信她们胡说八道,妾身是冤枉的。这是冷清欢为了替清鹤开脱罪行,所以栽赃到妾身身上。否则,她若是早就知道,为什么不早点揭穿呢?”
    冷清欢微微一笑:“不错,我的确是早就知道。从我第一次去墓园探望哥哥,我就发现了那墨汁里有毒,也心知肚明,定是你下毒毒害哥哥,那样,清骄才会成为相府的嫡长子。
    但是,空口无凭,我即便是指认你,也没有人会相信,而且哥哥可能会面临新的暗算,我又鞭长莫及。所以只能按兵不动,暗中寻找证据。”
    “明月是被你们收买的!”金氏斩钉截铁:“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懂这些?反倒是你,医术了得,才会懂这些害人的手段,并且用它来加害王爷。对,既然你早就知道这墨里有毒,为什么还要指使冷清鹤用它写字,送给王爷呢,你究竟是何居心。”
    “谁能证明,我给王爷的诗集里面有毒?”
    “昨日我请的那位道长就识得此毒,他说清琅身体不适就是因为经常接触此毒的原因。”
    “那我们便请他上堂,好好说道说道。”
    “说什么?”
    “我想问问他,这诗集里面明明没有毒,他是从哪里看出来有毒的,究竟收了你多少的好处,如此血口喷人,胡说八道。”
    “没有?!不可能!明月说他亲眼见到冷清鹤用这有毒的墨汁誊写的。”
    金氏一时着急,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方才觉察失言,懊恼得差点咬了舌头。
    “我哥的确是用这个墨汁写的不假,关键是我送给王爷的这一本书,却并非出自于我哥哥的手笔。我请一位代写书信的先生,模仿我哥哥的笔迹,重新誊抄了一份,以假乱真。
    谁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东市口那位摆摊的老先生,他对于这本诗集爱不释手,相信肯定记忆犹新。而我哥哥誊抄的这一份,在这里。”
    冷清欢从袖子里摸出一本书,交给衙役递呈给大理寺卿。
    “至于说,这诗集没有毒,那道士为什么就一口咬定有毒,而且妹妹也恰到好处地就病倒了,建议还是将那道士缉拿过来,严加审讯,可能还会有什么收获呢?请问金姨娘,这道士宝观在何处?”
    这话一语双关,慕容麒的面色顿时就沉了沉。假如冷清欢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此事摆明了冷清琅也有参与。
    金氏顿时面如土色,这个时候,她若是再反应不过来,就不是她金氏了。自始至终,自己都中了冷清欢布下的圈套!
    她哪敢招认出这个道士的下落?摇摇头:“不过是个云游道士,我哪里知道他去了何处?”
    冷清欢微微一笑:“巧了,我恰好知道。这道士哪里懂什么炼丹岐黄之术,不过是个装神弄鬼混吃喝的骗子。我还知道,你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让他一口咬定那诗集上有毒,帮你演这场好戏。”
    金氏头上冷汗直冒,哆嗦着嘴唇,辩驳的话都说不利落。
    “血口喷人!”
    冷相看她的反应,这个时候也恍然明白,面前与自己朝夕相伴了这么多年的枕边人,竟然是如此蛇蝎心肠。
    他站起身来,使了很大的气力,抡起胳膊,狠狠地给了金氏一个耳光:“你怎么不去死!”
    他一个大老爷们,虽说是文官,但是力气也不是说笑的。这一巴掌下去,金氏整个人都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沫,掉了两颗牙齿。
    她顿时就长一声短一声地叫唤起来:“你竟然敢打我?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难道忘记了我金家的恩情吗?你有今天,靠的是什么?”
    冷相堂堂七尺男儿,被这句话拿捏了一辈子。若是在相府后宅,金氏这样闹腾也就罢了,可是这是在大堂上,众目睽睽,他相爷的脸面还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