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31章 今非昔比

第131章 今非昔比

 热门推荐:
    冷清鹤当日就从墓园搬回了相府居住,几日后参加殿试。黎明入宫,日暮交卷,经受卷、掌卷、弥封等官收存批阅,进呈皇帝跟前,钦定御批,就到了张榜之日。
    冷清欢比他都要紧张,两日里都坐卧不宁的。为了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一大早就赶回了相府。
    金氏获罪,相府里可以说是人仰马翻,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阖府上下,除了心知肚明的薛姨娘,谁也没有想到金氏会突然轰然倒台。
    冷相心里一时间过不去这个坎儿,无心打理府中事务,一切事宜,顺理成章地也就落在了薛姨娘的身上。
    薛姨娘是个聪明人,深谙世故,她膝下无子,见冷清鹤功成名就,将来无疑就是这相府的主人。自己无论是否能抬正那不打紧,冷清鹤的生活起居必须要打点好。走得近了,冷清瑶娘家才有靠山,自己老了也就有保障。
    所以,冷清鹤回府之后,一应吃穿用度与以前那是天壤之别。府上下人同样也是见风使舵,早就将这相府原来的女主人抛到九霄云外。
    冷清欢去冷清鹤的院子里扫了一眼,也就放下心来。
    冷清鹤在自家妹妹千叮咛万嘱咐的嘱托里出门,直接进宫去了。清风牵着马,应下一张榜,得了名次,就立即快马回来报喜。
    许多的瓜果茶点堆满了冷清欢的手边,下人们全都小心翼翼地看她的脸色,格外恭谨。
    相府里不过是少了一个金氏,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相府了。
    等啊等,眼见快要到了正午,树上的知了吵得心焦,也没有个音讯。偶尔听到府外有喧哗声,也像个弹簧一般跳起来,抻着脖子往外瞅。
    冷清瑶从后宅里出来,见到她福福身子,破天荒竟然叫了她一声大姐。
    冷清欢撩了撩眼皮:“几日不见,三妹怎么变成顺毛驴了,嘴巴竟然也这样乖巧。”
    冷清瑶鼻端轻巧地“哼”了一声,还带着一点傲气:“我知道你本事厉害,我也看明白了,自己压根就不是你的对手,所以,这声大姐,我是心甘情愿地叫的,你若是不愿意听,下次我不叫就是。”
    冷清欢“呵呵”一笑:“你将谁都当成自己的对手,你累不累?”
    “我可没有将你当成什么对手。”
    “你这倒是实话,以前是不屑,现在是薛姨娘不让。”冷清欢一针见血地道。
    “那我就说一句服软的话,不是什么让不让,是我心甘情愿地认输。你这么有本事,在相府的时候藏得滴水不露的,让所有人全都蒙在鼓里,而且竟然还能忍受冷清琅那货这么久,我反正是比不了,心服口服。”
    冷清欢不过是勾唇轻轻一笑,冷清瑶一向心高气傲,能让她说一句服软的话,还真的不容易。
    “说吧,有什么事情?”
    冷清瑶往跟前凑了两步:“我想去麒王府住几天。”
    冷清欢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你觉得可能吗?”
    “我发誓,我对麒王再也不会有任何想法。”冷清瑶斩钉截铁地道。
    “没有想法,那你还要去麒王府做什么?”
    “最主要的,自然是痛打落水狗,不亲眼看看冷清琅的狼狈样子,我怎么甘心?”
    冷清欢顺手从一旁桌子上拈了一块点心丢进嘴里:“那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份心思,麒王爷可是将冷清琅当成心尖宠,看不得她受任何委屈,你若是惹恼了她,也讨不到什么便宜。你还是说真正的目的吧。”
    “我天天呆在相府里快要闷死了,姨娘也从不带我出去走动走动,连个相熟的闺中好友都没有。大姐日后若是有什么宴会,能不能带着我一块涨个见识?”
    冷清欢眨眨眼睛:“那些宴会无非就是家长里短,炫耀权势,你不是一向觉得无聊吗?怎么突然转了性?”
    冷清瑶面上闪过一丝的羞涩,慌乱地掩饰住了。
    薛姨娘端着一盏酸梅汤过来,搁在冷清欢的手边,嗔怪地对冷清瑶道:“你大姐正歇着呢,你又来打扰她。”
    “我就陪姐姐说两句话,想亲近亲近而已。”
    “这倒是应当的,你可要好生谢谢你大姐。若非是她,你现在怕是要哭死。”
    冷清欢撩起眼皮:“怎么了?”
    “大小姐您不知道,那金氏多恶毒,前一阵子打算将清瑶许配给她娘家老三。”
    “金家老三?听说有正经差事,也挺上进的。最重要的是,不像金二那般不学无术,寻花问柳,在这些纨绔子弟中还算是不错了。”
    “可他连续议了好几门亲事,最后全都没成,这其中啊,肯定有张不开嘴的缘由。否则,金氏能有那样好心?而且清瑶若是嫁进金家,能有好吗?金家对她是好是坏,还不是金氏一句话?”
    冷清欢一想,的确也是这么一回事儿。难怪在金氏一事上,薛姨娘鞍前马后地张罗,救下明月,审问那装神弄鬼的道士,这样不遗余力,这是箭在弦上了。
    “说起金氏,清骄呢?怎么我来了半晌,一直都没有见到他?”
    薛姨娘往她跟前凑了凑,小声地道:“说起这个孩子,还真的想问问大小姐你,拿个主意呢。这孩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向跋扈习惯了的。
    如今金氏出了这档子事儿,他望着我们的眼神就明显不对,就跟小狼崽子似的,恨得我们咬牙切齿的。昨儿个,还偷偷地跑去大少爷的院子转悠。
    我寻思着,他是八成得了金家的挑拨,觉得是大少爷害了他姨娘,所以琢磨着使坏呢。长此以往下去,怕是要留下后患。”
    冷清欢明白薛姨娘在担忧什么,金氏被流放虽说是罪有应得,但若是被有心人挑拨,在冷清骄的眼里,就是自己害了他娘。在这样的仇恨里长大的孩子,势必形成偏激扭曲的性格。等到他长大,自己无疑就是他的仇人。
    但是,自己能将他怎么样呢?在血缘上讲,他是自己的弟弟,道义上讲,他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她做不到弱肉强食,心狠手辣地对一个孩子下手。
    她略微思忖了片刻:“这个孩子被金氏教养得有点歪了,府上的先生又不敢严格管教。现在金家人与冷清琅再从中挑拨,这孩子的确是个问题。
    这般吧,我与父亲,哥哥商量一下,给他另外换一个严格点的先生与伴读,有良师益友,悉心管教,潜移默化,希望他日后能明是非,懂善恶。也希望薛姨娘能辛苦费点心思,家和万事兴。”
    冷清瑶撇嘴:“小心将来养个白眼狼,忘恩负义。”
    薛姨娘蹙眉呵斥了一句:“多嘴!”
    外间突然人声喧哗起来,许多惊呼声此起彼伏,有人兴高采烈地高呼着:“中了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