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32章 叔能忍,婶不能忍

第132章 叔能忍,婶不能忍

 热门推荐:
    冷清欢知道定是金榜出来了,激动地起身,明月已经提着马鞭一溜疾奔入内,兴奋地大口喘气,几乎是跳着脚地嚷:“探花,探花!大公子中了探花!”
    冷清欢只觉得心肝一颤,那叫一个飘,几乎都要站立不住。
    探花郎啊,自家哥哥咋就这么牛批呢。
    薛姨娘一拍大腿:“父子两代探花郎,天大的喜事啊,赏,快赏,全府上下,今儿全都有赏!”
    “我大哥呢?”冷清欢急吼吼地追问。
    明月咽下嘴里的唾沫:“王妃娘娘也太心急了一些,万岁爷金殿传胪,大公子如今正进殿觐见皇上,还在肃立恭听唱名呢。麒王爷知道王妃娘娘等得心焦,所以提前传了口信出来,如今金榜还没有挂出来呢。”
    果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慕容麒这是三番四次地给自己走后门啊。
    “那什么时候方才回府?”
    “金殿传胪之后,大公子还要打马游街,一时半会儿地怕是回不来。”
    冷清欢一听更加兴奋,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么风光的事情,自己怎么可以不去欣赏一番呢?
    瞅瞅日头,正是毒辣的时候,也不知道哥哥身子能否受得了,命明月再去打探消息。待得知游街开始,便命厨子备下一点点心,还有消暑的绿豆汤,兜兜拎着,两人早早地去街上阴凉处候着了。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街道另一头便开始热闹起来,许多人声喧哗,孩子尖着嗓门叫嚷:“状元游街喽,快看好俊俏的探花郎。”
    冷清欢与兜兜立即涌上去,抢占了位置,就见远远的,旗鼓开路,前呼后拥,头前头名状元,约莫三四十岁左右年纪,浓眉大眼,头戴金翎乌纱,身穿大红官袍,手捧着钦点圣诏,骑在披红挂彩的高头大马上,眉眼飞扬,格外神气。
    后面接踵而至的,便是榜眼与探花郎。
    冷清鹤因为这场病,所以身形清瘦,骑在马上,公子如玉,丰神俊朗,愈加显得清贵。
    百姓们蜂拥着往跟前凑,争相一睹三甲进士的风采。看到冷清鹤时,都不由眼前一亮,暗自赞叹。
    更有女子争相将手里香帕与头上绢花朝着他的怀里乱丢,状元的风头倒是被冷清鹤抢了大半。
    冷清欢眯着眼睛瞧,心里满满的骄傲与自豪啊。
    簇拥着围观的百姓们又是一阵骚动,甚至伴随着兴奋的尖叫,那阵势像极了现代的明星出场。
    兜兜一拽她的手:“小姐,快看!”
    冷清欢只顾着欣赏自家英俊帅气的哥哥了,顺着兜兜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见一人骑在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身穿一身天青色云锦暗纹的锦袍,头束玉冠,墨发披肩,从游街的队伍后面打马过来。
    目如寒星,斜眉入鬓,胸脯横阔,身姿伟岸,贵气逼人,有道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冷清欢寻不到更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这位犹如从天而降的美男,只能暗自赞叹一声:真他么的帅!
    慕容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俏了?
    四下扫望一眼,岂止是她这样的反应,大街之上,适才还被冷清鹤吸引的许多女子,这时候情不自禁地转移了目光,仰望着他,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漫说掷果盈车,只恨不能立即变身人肉炮弹,亲自投怀送抱方才解气。
    兜兜傻愣愣地提醒她:“小姐,她们竟然当着你的面勾-引王爷。”
    冷清欢一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啊,慕容麒他已经是有妇之夫了,这么妩媚好么?太不把她这正儿八经的王妃放在眼里了。
    有人起了头,甚至将头上的簪子都拔下来往他怀里掷,怕是将他当成了同样及第的进士。
    慕容麒目不斜视,径直打马上前,与冷清鹤并辔而行,压低了声音说话。大概是因为心情极好,面上带着微微笑意,少了冷寒的杀气。有大胆的姑娘家的帕子恰好落在他的怀里,挂在衣襟之上。
    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
    冷清欢抬手:“兜兜,把食盒里的包子给我!”
    兜兜一愣:“小姐啊,你看大公子现在正风光的时候呢,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骑在马上吃包子多不好看,还是让大公子暂且忍忍,一会儿游街结束了,回府好好大吃一顿。”
    “兜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话多了?”冷清欢将手往她跟前又凑了凑:“别废话,快点!”
    兜兜瘪瘪嘴,不情愿地打开食盒盖子,拿了个包子搁在自家小姐手心里。
    冷清欢掂了掂手里的包子,“嘿嘿”一笑。
    府里厨子的手艺她了解,这是他们最拿手的灌汤包,一咬一口油,不咬也可能流油。就是它了。
    她瞄准了慕容麒那张英俊妩媚的脸,狠狠地就将手里的包子丢了过去。
    慕容麒正在跟冷清鹤说话,对于周围姑娘们的仰慕与疯狂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置之不理。那些帕子,绢花,珠钗,统统地弃了在脚下。
    冷清欢的灌汤包就朝着他的面门,带着疾风飞了过来。
    慕容麒的警惕心不同于常人,尤其是冷清欢那手劲儿与力道自然跟那些吃不饱饭的千金小姐们不一样,所以,慕容麒立即觉察到了寒气。定睛一瞧,一道白光,圆圆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暗器。
    他若是侧身,也就让开了,可是身旁的冷清鹤怕是要遭殃。所以慕容麒抬手,就将这暗器接在了手里,而且使的力道挺大。
    “噗呲”一声,汤汁就像撒尿一般溅了出来,一点也没有浪费,全都溅到了脸上还有前襟上。
    冷清鹤愣了,慕容麒自己也愣了。谁家的仰慕者往怀里投肉包子啊?
    他骑在马上,顺着来路望过去,冷清欢一招得手,立即一缩脖子,想脚底抹油。
    兜兜还傻愣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冷清欢!”慕容麒骑在马背上直呼她的名字。
    能停吗?当然不能!
    “夫人!”
    人群里一片大失所望的惊呼声,然后顺着慕容麒的目光向着冷清欢逃窜的地方望过来。
    冷清欢脚下一顿,怀疑听错了,扭脸匆匆忙忙地瞅了一眼,见慕容麒正唇角微勾,满面含笑望着自己,不由觉得后脖领处妖风阵阵,浑身毛骨悚然。
    这家伙,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这是要闹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