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64章 去死吧,死变态!

第164章 去死吧,死变态!

 热门推荐:
    梁嬷嬷脸色有点不好看,不是她好糊弄,而是古代谈痘色变,自己万一真的被传染了,即便老命能保住,能不能回宫当差都是另一说。而且,一天三副黄连汤,喝不死人也要苦死。
    不过上面主子的命令,自己也不敢不听,擅自回宫啊。
    冷清欢扭过脸来,冲着梁嬷嬷又咳嗽了好几声:“此事记得千万不要让惠妃娘娘知道,免得她再提心吊胆。”
    不提醒还好,一提醒梁嬷嬷立即就有了回宫的借口。
    “那锦虞郡主如今儿就在惠妃娘娘跟前养病呢,可莫将这时疾带进宫里去,老奴觉得,有必要先回宫一趟,提醒锦虞郡主一声,少往惠妃娘娘跟前走动。”
    “千万不可。”冷清欢一本正经:“王爷这病已见起色,可若是让惠妃娘娘知道,不管不顾地跑来亲自照料,传染了怎么办?”
    梁嬷嬷心里的鼓敲得挺快:“惠妃娘娘若是问起王爷病情,老奴不会多嘴。”
    “可是惠妃娘娘若是问起你为何回宫......”
    “王妃衣不解带地照顾王爷,心力不支,病倒在床,暂时不太适合学习规矩。老奴过几日再来。”
    冷清欢这才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也只有这般了。”
    梁嬷嬷是迫不及待地离开了麒王府。
    慕容麒见她三言两语地就打发了梁嬷嬷,有点惊讶:“今日算是见识到了你忽悠人的本事。不过,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
    冷清欢轻哼:“缓兵之计又如何?明儿我就搬离麒王府,谁还会留在你这过十五?”
    慕容麒摸摸鼻子,有点发愁。
    下午的时候,慕容麒便被毫不客气地扫地出门。
    冷清欢亲自回了一趟相府。谁知道仍旧扑了一个空,冷相与冷清鹤都没在府上。只见了薛姨娘与冷清瑶,有些话也不好说,留下口信,让冷清鹤得了空闲,到麒王府一趟。
    回到麒王府,在马车里闷了一身的热汗,就立即吩咐王妈与兜兜准备浴汤。
    热水都是现成的,两人合力将浴桶搬进房间,兑好浴汤,便自觉地退了出去。兜兜守在院子里看门。
    冷清欢立即迫不及待地解下腰带,除掉外面长衫,随手搭在屏风之上,
    然后转到屏风后面,除掉小衣,迈进浴桶里,舒服地眯了眼睛,顿时浑身毛孔张开,十分惬意,有点昏昏欲睡。
    屋子里很安静,落针可闻。院子里,兜兜跟刁嬷嬷小声地说话。
    冷清欢莫名就觉得,屋子里多了什么。好像是生人气,就是一种陌生的别人身上的气息。
    她缓缓地撩开了一点眼皮。屏风外,好像有一抹不一样的颜色滑过。
    果真有人!
    门是紧闭的,怕是早就潜入了房间,图谋不轨或者行窃。而自己突然回来,令他一时间猝不及防,逃跑不及,所以躲藏在了哪个隐秘的角落。想要趁着自己沐浴的时候逃走!
    多亏了有这屏风遮挡,否则自己岂不被看光光了?简直岂有此理!
    她想起上次自己沐浴的时候,从房顶上下来的不速之客,那红衣男子八成就是个变-tai,专门喜欢偷窥别人沐浴不成?
    她略微犹豫了一下,是立即喊人,还是按兵不动,就让他顺利逃走。毕竟,自己现在这处境,若是张扬起来,又要说不清道不明,还不知道怎样被人风言风语。
    那些人靠不住,只能自己自力更生。
    就纠结了这么一愣的功夫,对方竟然不慌不忙,悄悄地向着自己屏风这里过来了。
    自己要想拿遮羞的衣服就必须起身,要起身就会曝光,冷清欢一时间有点怂了,心下一动,从纳米戒子里摸出了一瓶防狼喷雾。
    悄悄地握在手里,严阵以待。
    一只骨节匀称的大手伸向了屏风上面挂着的衣服。
    这位老兄有点不按常理出牌啊。不看洗浴美人,竟然朝着衣服下手。
    “去死吧,死变-tai!”
    冷清欢突然冷不丁地开口。
    那人被吓了一跳,出于条件反射,扭脸向着她这里望过来。屏风有一人高,但是对方身形很是高大,这一扭脸,正好暴露出他的眼睛。
    冷清欢毫不迟疑地抬手,“呲”的一声,按动了手里的喷雾。
    对方完全猝不及防,倒吸了一口凉气,捂住眼睛。
    就是现在,冷清欢立即起身,去抢他手里的衣服。而对方捉着不肯撒手,而且气力极大,两人隔着屏风,僵持了两秒钟。
    对方突然松开了手。冷清欢使力往回一扯,屏风受力不稳,立即向着她这里倒了过来。
    王府的屏风都是实实在在的紫檀木,几乎入水可沉,这要是被它砸上,纵然冷清欢不会受伤,那也肯定是个鼻青脸肿。
    而她现在正站在浴桶里,想退都没法退,出于条件反射,也只能捂住脑袋,护住自己这张如花似玉的脸。
    对方虽说眼睛不能视物,但是听力十分灵敏,立即觉察到了异常,足尖一点,整个人腾跃而起,朝着冷清欢这里扑过来。
    屏风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肩上,而他紧闭着眼睛,双手虚空一划拉,恰好就摸到了冷清欢。
    冷清欢是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真的色胆包天,光天化日之下,被迷了眼睛,还不死心,敢上前非礼自己。
    自己被他摸了个实在,一抬脸,见对方一身黑衣,黑巾蒙面,贼人标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想也未想,张开嘴,朝着对方的胳膊就是狠劲儿一口。
    对方闭着眼睛,温香软玉抱个满怀,一时间可能有点懵,还不知道自己艳福到了。所以冷清欢这一口,令他顿时闷哼出声,浑身一个哆嗦,赶紧松开了手。
    冷清欢衣服也顾不得穿,一拳就向着对方的脸上招呼了过去,打算先过一个手瘾,然后再扯下他蒙面的面巾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对方的功夫可不简单,侧耳一听,就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寒风,脚下一错便躲避开了,她没有得逞。
    然后,冷清欢的拳头被对方握在了手心里。
    对方听风辩位,另一只手也精准地钳制住了她另一只手腕,拽着她手里的衣服就摁进了水里,还在水里搅了搅,方才松手,后退三步。
    这是什么操作,怎么就单单跟自己的衣服过不去呢?招他惹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