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69章 王妃癸水不太正常

第169章 王妃癸水不太正常

 热门推荐:
    慕容麒默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留下我,你迟早都会被逼着面临这个选择,所以,千万不要妄想这世间的女人都是娥皇女英,毕竟,你也不可能是帝舜。”
    慕容麒被她接连逼问得哑口无言。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冷清欢转过身,冷下心肠,清冷地道:“你走还是我走?”
    慕容麒使劲紧了紧拳头,默默地一言不发地出去。
    适才还一身怒火,气势汹汹的冷清欢,突然间垮下肩来,就像是失去了最后的支柱,整个人都变得颓丧,心里充满了难言的恐慌。
    这样的慕容麒,冷峻的面容里,掩藏着一颗如热火一般的心。他拥有令无数女子为之着迷的气度,容貌,家世,无可挑剔。假如,自己继续留下来,会不会也沉陷下去,彻底地无法自拔?
    所以,这几天,自己心里也矛盾,想离开,竟然又有些不舍。
    自己没有资格跟他谈爱情,只能谈条件。男人一时间的冲动,就像是镜花水月,虚幻朦胧,稍纵即逝。若是果真爱上他,等他冲动恢复成理智,爱意被岁月消磨,那就是自取其辱。
    一个未婚有孕的女子,莫说是在这礼教严苛的古代,即便是现代,又有几个男人能做到真正的心无芥蒂?
    她害怕了,有些迫不及待地想逃避,免得自己万劫不复。
    冷清琅自从那日在冷清欢那里吃了亏,就一直在眼巴巴地盼,盼着她离开王府的那一日。
    结果左等右盼,竟然得知,慕容麒毁了休书,不许冷清欢离开王府的消息。整个人就像是被泼了一瓢的凉水,从头冰到脚。
    冷清欢究竟有什么本事,竟然令慕容麒忘记了她失贞之事,将这样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留在王府!
    而且,下午的时候,于副将还将花匠刘三带进了紫藤小筑,说是慕容麒的命令,让刘三日后负责紫藤小筑周围的花草修剪。冷清琅若是有什么差遣,就只管吩咐他做。
    冷清琅心里一凛,立即领会过来,慕容麒已经知道了自己授意刘三诬陷冷清欢一事。
    此事就是凑巧,当她看到刘三被马蜂蜇得双眼红肿时,灵机一动冒出来的主意。
    原本听闻冷清欢院子里又进了贼人,她打算将计就计,寻一个男子冒充此人,谎称与冷清欢有私,给慕容麒火上再浇一点油的。
    可是谁敢这样不要命呢?给慕容麒戴绿帽子,他发起火来,会直接要了性命。给再多的赏钱也要有命花。
    所以,也只是想想罢了。
    结果恰好就看到了刘三。一番恐吓,然后装作好心给他出了这样一个馊主意。一盆脏水泼下去,任是换做谁,也会觉得,冷清欢与那个一身红衣的男子一定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偏偏,那胆大包天的贼人其实就是慕容麒。令她弄巧成拙,还暴露了自己的阴险与不择手段。
    这样都整不死冷清欢,慕容麒还将她当做宝一样!
    越想越恨,嫉妒令她变得面目可憎,恨不能将冷清欢食肉啖骨。
    忧思与嫉恨,原本就已经使她濒临疯狂发作的边缘,这个时候,癸水又提前而至,小腹绵延不断的抽痛,可以说是雪上加霜。
    知秋将汤婆子递给她,被她一把丢了出去:“这都是什么天气了,躺着都汗流浃背,还让我揣一个汤婆子,你是恨不得我热死才好看热闹!”
    汤婆子是铜的,没有摔坏,但是瘪了一角下去。知秋捡起来:“那奴婢给小姐烧一碗姜糖水?”
    “难道你不知道我闻不得姜味儿?抬举了你便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不是?”
    知秋知道她看自己不顺眼,说什么都是错的,没有吭声。
    赵妈进来,轻叹一口气:“身子是自己个儿的,气出病来谁心疼呢?若非是夫人近日里郁郁寡欢的,怎么会痛得这样厉害?这是气滞血瘀。”
    冷清琅呼呼地喘了两口气,恶声恶气地赶知秋:“别在我跟前晃悠,看着就有气。”
    知秋低着头退了下去。
    冷清琅觉得肚子更疼了,就像是有人在狠狠地揪着,疼得直吸气。
    “要不我去将府上郎中叫过来瞧瞧吧?”
    冷清琅病恹恹地摇头:“现如今府里人都背地里风言风语的,说我没病装病。我若是再将大夫叫过来,又要说我无病**了。再说这种事情也难以启齿,忍着吧。”
    想了想,吩咐赵妈:“冷清欢一向有痛经的毛病,每次都疼得死去活来的。记得后来得了个土方子,每次身上的来了,就让王妈给熬水喝。
    她与我每次日子相近,都是这几天,但是看她这几日活蹦乱跳的,四处溜达,今儿一早又出门了,好像没听说犯过。你去一趟主院,找王妈问问,她若是好了,就讨个方子。”
    赵妈笃定地道:“我今儿还见过王妃娘娘,穿着个雪白的裙儿,就外面罩了件嫩绿的罩衫。一身衣裳素洁的很,哪里能是身上的来了?谁家小日子里,不是紧着颜色深或者艳的裙子穿,免得不小心腌臜了,被人瞧了去,多丢人。”
    冷清琅漫不经心:“她小日子准的很,这么多年了,我还能不清楚么?前后就这几日。她是为了勾-引王爷,肯下血本,自然挑着好看的衣裳穿,脸面还要么?”
    赵妈答应着便转身去了。
    一会儿的功夫,回来紫藤小筑,两手空空。
    冷清琅斜靠在榻上,有气无力地问:“可问清楚了?”
    “方子倒是问清楚了,不过……”一时间有些犹疑,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讲。
    “怎么了?话说一半。”
    赵妈往跟前凑了凑,神秘兮兮地道:“今儿我去问起,王妈说,王妃娘娘喝了这偏方,的确是有两三个月没有再犯过。不过,这癸水也不正常了,好像有好长时间没有来过,从来没见兜兜给她准备月事用的物件儿。所以劝夫人您最好是别信这些乱七八糟的方子。”
    冷清琅一怔,然后摆摆手:“那便罢了,的确不靠谱。”
    “老奴还多嘴说了一句,我说王妃娘娘这身体看起来倒是好了许多,珠圆玉润的,比原来当姑娘的时候富态了。结果王妈说,前些时日胃口不好,挑三拣四的,是这几日刚缓过来,饭量长了,的确比原来干巴巴的强多了。”
    冷清琅轻哼一声:“这些时日得意了,自然吃什么都香。”
    “未必就是因为这个呢。”赵妈笑得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