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86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第186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热门推荐:
    侍卫急匆匆地跑进书房,慕容麒心烦意乱地抬起头来。
    “回禀王爷,您上次让调查的那个红衣男子有线索了。”
    慕容麒精神一振:“在何处?”
    “鸡毛山。”
    “鸡毛山?”慕容麒微微蹙了眉头:“荒郊野岭的,怎么会在那里?”
    “谛听卫从琳琅阁的鸨娘那里得到了他那日打赏的银票,前往银庄调查线索,结果碰巧,银庄掌柜一眼就认出,那银票是他们东家用来为独子赎身所用。
    据那个银庄东家交代,上个月,他的独子被一群贼匪绑架,勒索了一万两银子,当时没敢报官。他心存侥幸,在那银票上都做了独特的标记,希望日后若是有人手持银票前来兑换,还能多一点线索。
    谛听卫从被绑架者口中打听那贼匪情况,结果发现,竟然就是上次用震天雷伤了于副将的那伙人,于是深入调查下去,发现了他们新的巢穴,就在鸡毛山。
    而且有附近猎户说,山上最近曾见到有红衣出没,犹如鬼魅一般,快如闪电,在鸡毛山上奔走。不过,因为有贼匪占山为王,谁也不敢上山一探究竟。”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竟然有意外之喜。
    那群藏剑阁的余孽当初没有能够一网打尽,这就像是哽在慕容麒嗓子眼里的一块骨头。如今他们自己送上门来,怎么能放过呢?
    他当机立断,一定要亲自出马,取那贼人头领首级,回来给于副将当球踢。立即带人直取鸡毛山。
    鸡毛山原本是座富山,山高林密,猎物也多,尤其是野鸡成群,所以猎人经常会上山打猎,一地的鸡毛,由此而得名。
    现在,因为有歹人白日行凶,所以猎人们只能绕着走,不敢再近前。
    慕容麒找了一个熟悉地形的猎人带路,沿着山路直上,却是畅通无阻,就连一个暗哨也没有。
    一直走到将近山顶,猎人指着前方一座破败的山神庙:“我前几日遇到这群人就是在那,似乎是他们的容身之地。”
    山神庙庙门紧闭,鸦雀无声。
    慕容麒命人上前查看。
    手下小心翼翼地近前,拔剑搭弓,严阵以待,领先者一脚踹下去,顿时一股血腥味道迎面扑过来,这样炎热的天气,带着腥臭,一群人差点当场就吐了。
    慕容麒虽然离得远,但是也差点被呛了一个跟头,慌忙用袖子掩住了口鼻。
    “怎么回事儿?”
    手下小心翼翼地入内查看,一会儿便过来人回禀,脸色很难看。
    “回禀王爷,里面只有八具死尸,都是刚刚死亡,尸体未僵化。死亡原因为一剑致命。而且,死亡姿势十分怪异,全都面朝山神塑像,跪伏在地上,十分虔诚的样子。”
    慕容麒一声冷笑:“看来,对方很狡猾,提前知道了消息,所以赶在我们到来之前灭口。”
    “为什么啊?他既然提前得了消息,带人转移也有充足的时间,为什么非要自相残杀?”
    慕容麒缓缓摩挲着剑柄:“因为,他与这些贼人未必就是同党。”
    “那就奇怪了,他这银票花销是在十天以前。假如是黑吃黑,为什么当时不斩草除根,而要留着这些贼人性命?等到现在才下手。”
    慕容麒手里的剑已经慢慢地拔出了剑鞘,有寒光闪烁。
    “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艺高人胆大。他并不将这八个贼人放在眼里,抢了他们的银子之后,就藏身在他们原来的巢穴之中。就像是猫捉耗子一般,逗弄着玩玩。”
    “这山神庙不就是他们的藏身之地吗?”
    慕容麒摇摇头:“此处过于醒目,又易攻难守,这些贼人不会这样蠢笨,除非是被逼无奈。”
    “如此说来,我们岂不迟了一步?”
    慕容麒摇摇头:“不算迟。就因为他艺高胆大,所以不急着离开,怎么都要看看,本王此行的真正目的。”
    他缓缓地拔出手里长剑,锋利的剑锋迎着阳光,耀得睁不开双目。
    “所以,他应当还在这附近,隐身在视野开阔的高处,看我们的笑话。”
    慕容麒气沉丹田:“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本王过去逼着你现身?”
    谁也不知道,那红衣男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悠闲地坐在一块山石之上,翘着腿,手里还抱着一个酒葫芦。山风扬起他未束的一头墨发,飘飘逸逸,以青山绿树为背景,就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
    衣摆之上的彼岸花妖艳得灼目。
    下面所有人一时间剑拔弩张,全都严阵以待。
    红衣男子丝毫不以为意,悠闲地饮了一口酒,单膝蜷起,手肘搁在膝盖之上,斜着眼睛瞅了慕容麒一眼。
    “兵法讲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果真如此。你我素不相识,不过是一面之缘,竟然就如此了解我,犹如伯牙子期。”
    慕容麒眯着眼睛,一声冷笑:“胆敢跑去本王的麒王府胡作非为,就冲这一点,就够胆大包天,这股狂劲儿还用揣摩吗?”
    红衣男子仰头喝了一口酒,“嘻嘻”一笑:“我也不过是跑去你王府洗了个澡而已,看你堂堂王爷,竟然这样小气,一直派人追杀我,至于吗?”
    慕容麒抬手一指山神庙:“八条人命,够本王杀你的理由不?”
    “一群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贼匪,杀了也就杀了,勉强算是为民除害,我觉得应当嘉奖才是。你不能因为我跟王妃有什么,就公报私仇吧?”
    慕容麒将手里的长剑抖了抖,发出一声清越的剑啸。
    “少废话,亮招吧!”
    红衣男子没有搭理他,似乎并未将他放在眼里,仍旧仰脖悠闲地喝了一口酒。
    “算什么?官府缉拿要犯,还是男人间的比试较量?”
    慕容麒抿抿薄唇:“男人间的较量。”
    红衣男子“呵呵”狂笑,不可一世:“就说你堂堂麒王爷怎么这么清闲,跟我一个小小的蟊贼过不去。原来是为了女人。我这正打算将你的王妃娘娘抢来做压寨夫人呢,像冷清欢这般可人而又能干的美人儿可不多见,麻麻辣辣的正合本少心思。今日你来的正好,要不开个价吧?”
    慕容麒恼羞成怒,直接飞身而起,一记剑风朝着红衣男子划过,带着澎湃的内力,可碎石开碑,飞沙走石。
    正是情敌相见,分外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