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87章 本少对男人不感兴趣

第187章 本少对男人不感兴趣

 热门推荐:
    红衣男子“哎吆”惊呼了一声,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果真犹如鬼魅一般,又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树梢之上。
    山风吹过,树梢左右摇摆,犹如浪波,而他,就坐在浪波之上,一派泰然自若,只是手里的酒葫芦没有了,已经被慕容麒的剑锋劈做了两半。
    下面众人大吃一惊,顿时色变,从未见过如此古怪邪气的功夫。
    他居高临下望着慕容麒,双眉邪气地一挑:“这样暴躁的脾气,真是委屈我家清欢了,如何就能忍受得了你?不过这功夫,倒是极合本少胃口。
    有道是酒逢知己,棋逢对手,咱俩注定那就是情敌了,酒喝不到一块,那就好生比划比划吧。有胆量的就来,这里一堆废物跟着,碍手碍脚。”
    谁也不曾见他起身,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再次突然消失不见的。再出现时,已经在另一棵树的树梢,红衣翩飞,如若惊鸿。
    慕容麒一声冷哼,整个人也突然拔地而起,几个兔起鹘落,向着那红衣男子追逐过去。
    两人一人是稳扎稳打的硬家气功,一人是飘忽不定的邪门流派,在山间树梢之上,几个纵跃,便瞬间离得远了。
    士-兵们面面相觑,哪里还能追得上自家王爷的踪影?
    两人一个追,一个逃,打打停停,刀剑相接时,便如长虹贯日,横扫千军,沿路一片狼藉。
    那红衣男子功夫十分邪门,胜在于快,以及出奇制胜,就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飘忽不定。
    而慕容麒是沙场磨砺出来的真功夫,气势浑厚,势不可挡。
    两人一边追,一边打,两天两夜,难分胜负。身上的衣服也都被对方剑气所伤,混合着血迹,显得凌乱。气力也逐渐变弱,精疲力尽。
    红衣男子一摆手,表示暂时休战。
    “你他妈的还真不愧是长安王朝的战神,本少还以为是沽名钓誉呢。两天两夜不吃东西,不休息,竟然还生龙活虎的。不过,这幅狼狈样子有损本少的威严,暂时休战,休养生息,让本少梳洗一番,洗个澡,我们继续再战。”
    慕容麒也同样惊讶于对方的耐力,就像是草原上的狼,饥渴一冬,哪怕瘦骨嶙峋,也一样有着超强的战斗力。
    他直接席地而坐,表示同意。男人比试,就要酣畅淋漓方才尽兴,有气无力的,就像是女人家的撕打,没劲儿。
    两人暂时休战,红衣男子从怀里摸出一只炮仗一般的纸管,点燃了扬手丢出去,在半空之中炸响。
    过了也就是盏茶的时间,有青衣之人奉命而至,听从他的吩咐,送来两只卤鸡,两壶好酒,并一把玉梳,一套全新的红艳如火的锦袍。
    红衣男子就当着慕容麒的面,更换了外袍,用梳子慢条斯理地将头发梳理整齐,在脑后束起,又净了脸,还扑了一层香粉。
    慕容麒撩起眼皮,瞥了他一眼,鄙夷地一声轻哼:“跟个女人似的。”
    红衣男子不急不恼,挥手屏退了青衣人,将仍旧热气腾腾的卤鸡丢给慕容麒一只,酒一壶。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天塌下来,也要保持美得从容,这才是男人迷人的魅力所在。你不懂,所以女人们都不待见你。”
    慕容麒饮了一口酒,不置可否。
    两人隔了三丈距离,就像好友一般,吃肉饮酒。
    “依照你的身手,应当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可是本王命人调查过你的身份,江湖上压根就没有你这一号。”
    “我原本就名不见经传,村子里出来的。”
    “你使用的乃是失传已久的古剑御风,穿的乃是寸锦寸金的流云锦,所学功夫假如本王猜的不错的话,应当是百年前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鬼手魅影。财力势力全都可见一斑,应当在长安王朝首屈一指。
    而依照你的财力,应当不屑于专门跑来杀几个蟊贼,黑吃黑,所以,你跟这几个藏剑阁的余孽有什么关系?”
    “你这称呼真的不顺耳。”红衣男子掏掏耳朵:“什么叫藏剑阁余孽?不过是几个叛徒,别把这笔账算在藏剑阁身上。”
    “你是藏剑阁的人,但并非上京人士。否则,在本王的追捕之下,就不至于无处容身,躲到鸡毛山暂避风头了。”慕容麒笃定地道:“你专程跑来上京清理门户的?”
    “你堂堂一个战神王爷,不去朝堂上跟你的兄弟们勾心斗角,争权夺势,你老是关心我这些问题做什么?难不成,你瞧上本少了?义正言辞地告诉你,本少没有你们这些纨绔子弟的爱好,对于男人不感兴趣,我只喜欢冷清欢。请你不要再对我死缠烂打。”
    慕容麒慢条斯理地吃鸡,虽说是直接下手,但是仍旧难掩高贵优雅。
    “不提清欢,本王还可以让你多活两日。”
    红衣男子极为不屑而又轻巧地“嘁”了一声:“说的好像你能打得过我似的。”
    然后,他眨巴眨巴一双风流而又妩媚的桃花眼:“不是听说,麒王爷不待见这位正妃娘娘,弃如敝履,巴不得休弃吗?怎么还这样大的醋劲儿?
    你若是不稀罕银子,本少送你美人也行。就像是你喜欢的那个冷清琅,比这货色好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我送你几车。一个月天天做新郎都不待重样的。冷清欢,本少是要定了。”
    “好大的口气!”慕容麒饮一口酒,冲着红衣男子冷冷勾唇:“现在,她冷清欢已经是本王的王妃,凡是敢觊觎她的人,本王先要了他的性命!”
    红衣男子轻轻叹气:“你这人也真有意思,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当初你哭着喊着不娶,大婚之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并扬言休弃清欢。成亲那么久,也不闻不问,逼得她跑去琳琅阁里找小倌儿解闷儿。如今有人跟你抢,倒成了香饽饽。”
    “你打听得倒是详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要想带她远走高飞肯定要下一番功夫。本少也不介意她坏了你的孩子,会视如己出的。”
    慕容麒手里的酒壶猛然间朝着红衣男子面门之处飞了过去。
    红衣男子不敢硬接,只能闪身躲避。酒壶在他身后开了花。
    “你们上京人还真是粗鲁,一言不合就动手。若非是我家清欢在这里,本少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