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92章 有些娘们不能惯着

第192章 有些娘们不能惯着

 热门推荐:
    冷清琅听闻慕容麒已经醒了,便立即过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碎花小包袱。
    于副将等人如临大敌一般,站满了屋子当灯泡。
    冷清琅走到床边,一脸的关切:“王爷您总算是醒过来了,吓死妾身了。”
    慕容麒冷冷一笑,挥手命众人退下去。于副将悄悄地躲在外屋,他有点不太放心,万一这个女人对自家主子图谋不轨怎么办?王爷现在没有招架之力,很容易被得手的,自己就是前车之鉴。
    “本王昏睡了很久吗?”
    “您一直昏迷了两天两夜!姐姐还不让进宫找御医,也不让清琅在近前照顾你。”冷清琅用帕子抹了两把眼泪:“也多亏王爷您及时回来了,否则,只怕就见不到清琅了。”
    “何出此言?”慕容麒淡淡地问。
    冷清琅将手里拎着的小包袱捧到慕容麒的面前解开,里面有银子,有金银首饰珠宝,琳琅满目。
    “这已经是妾身全部的家当了,包括银两与金银首饰。离王妃娘娘限定的金额还差一些,我会想方设法补齐,还请王爷多宽限几日。”
    慕容麒有些惊诧:“限定什么金额?”
    冷清琅的声音里含着无限委屈。
    “王妃娘娘说我的吃穿用度已经远远地超过了我作为妾室的份例,清算下来,让妾身必须还清所有的欠银。可我嫁妆也就这么一点黄白之物,即便真的将我卖了,也凑不齐这银两啊。”
    可怜兮兮地抬起脸,面上还有一点红肿未消。
    慕容麒微蹙了眉头:“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儿?”
    冷清琅惊慌地躲闪,捂着脸摇头:“没事。”
    “说!”
    “的确是我因为委屈一时失言,说了错话,姐姐掌我的嘴也是应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慕容麒不悦地沉声问:“就因为说错了一句话,她就将你打成这样?”
    冷清琅使劲咬着下唇,将脸勾起:“姐姐是王妃娘娘,教训我也是应当应分,王爷千万不要因此生气,以免伤了您和姐姐的感情。”
    慕容麒清冷地点点头:“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知道清欢掌你的嘴是应当,那么就不用本王多说了。”
    冷清琅惊愕地抬起脸,适才听着他说话还满是怒气,如何话锋一转,竟然偏向着冷清欢说话?
    她磕磕巴巴地道:“妾身,明白。不敢抱怨。”
    慕容麒吩咐外间的于副将:“既然侧妃娘娘诚心交还府上欠银,你就先将这些收了,交给王妃,告诉她都是一家人,多宽限几日也是应当的,别动不动就要卖人,本王不要面子的么?”
    于副将从外屋里蹦进来,使劲忍住笑意,毫不客气地从冷清琅手里接过银子:“王爷放心,属下一定将话带到。王妃娘娘若是知道您如此体恤她管家辛苦,支持她的工作,一定会很高兴。”
    冷清琅则目瞪口呆,彻底地愣住了:“王爷,您......”
    我就这么一点体己银两,您竟然也看在眼里,竟然真收了?
    慕容麒心情大好,望着冷清琅:“清欢作为一家之主,柴米油盐,人情往来,样样都要打理到,的确不容易。你日后当恪守这府里规矩,不要让她为难。”
    “可是王爷分明知道,姐姐她与您不可能是一条心。”
    慕容麒面上骤然一寒,紧抿的薄唇上挂着怒气:“本王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冷清琅顿时一噎,讪讪地闭嘴,低垂下头:“清琅错了,王爷恕罪。”
    “本王已经对你一再忍让,数次宽恕你的罪过,并未追究。可惜,你却一错再错,别有用心地诋毁清欢。冷清琅,本王觉得,你或许真的适合去佛门清净之地修身养性。你若想去,本王成全你。”
    冷清琅吓了一跳,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妾身不明白,自己罪责在何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慕容麒冷冷地望着她:“那你就回自己的紫藤小筑好生反省反省,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了,再来找本王认罪。否则,不得踏出紫藤小筑一步。”
    软禁!怎么可能?自己费尽唇舌,有理有据,他竟然还这样偏向冷清欢?
    “我......”
    “滚。”
    冷清琅站在慕容麒床边愣怔了片刻,瞬间热泪盈眶,“扑簌簌”地落下来,然后一咬牙,扭身走了。
    慕容麒很纳闷,以前自己是喝了迷魂汤么,如何就看不清这冷清琅惺惺作态,挑拨离间的品性?还听她挑唆,一次次误会清欢。
    于副将冲着慕容麒一竖大拇指:“王爷适才的样子最有男人味儿,有些娘们儿就是不能惯着。”
    慕容麒脸一黑:“后半句话更适合王妃吧?”
    口是心非,王妃就算是再张狂,还不是你自己愿意惯着?于副将对自家主子越来越鄙夷。
    冷清琅在慕容麒那里吃了瘪,回到紫藤小筑,瞬间心灰意冷,就像是被迎头泼了一身的冰水,通体生凉。
    她使尽了手段,将冷清欢贬低得一文不值,水性杨花,心狠手辣,所有的作为一个女人最为不堪的缺点,全都堆积在她的身上。慕容麒竟然丝毫不介意,而且还将王府掌家的权利都给了她!
    那么自己还有什么盼头?还指望着他回心转意,休了冷清欢,投入自己的怀抱吗?
    冷清欢如今有太后,国公府撑腰,与沈临风齐景云交好,相府更不必多说,自己还有什么?尚书府借着如意公主攀上了大皇子,谁还会考虑一个外甥女的裙带关系?自己现在就连依仗都没有了,无依无靠,寸步难行。
    不过是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啊,怎么这天地就颠覆了呢?
    她扑在床上大哭了一场,一日未进食,直到第二日方才起身,用冰块敷了红肿的眼睛,施了脂粉,吩咐赵妈:“上次我二表哥命人送来凝香丸,恰好手头不方便,没有给银子。你差人去二表哥那里带话,让他派人过来取银子吧。”
    赵妈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领命转身去了。
    下半晌的时候,方品之得了消息,方才姗姗来迟。他如今已经是常客,冷清琅特意交代过门房,他过来便直接放行。
    赵妈冲着主屋努努嘴:“我家夫人在等着呢。”
    方品之提着篮子,一扭一扭地进了屋,屋门在他身后关闭了。
    赵妈忧心忡忡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搬个板凳坐在了院子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