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93章 干掉她,我就是王妃

第193章 干掉她,我就是王妃

 热门推荐:
    屋子里镇着冰块,一进门便消了暑气。
    冷清琅正坐在桌边吃酒,旁边搁着凝香丸的盒子。热烫的酒液滑进喉咙,凝香丸的效力逐渐发挥出来。
    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看到,慕容麒正微微含笑地向着自己这里走过来,冷峻的眉眼间浮现起温柔的笑意。
    她的心立即开始轻轻地荡漾,一张口,酒香混合着凝香丸独特的香气:“我吃了这么多的凝香丸,您看我变美了吗?”
    “慕容麒”痴痴地望着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冷清琅嫣然一笑,站起身来,冲着他伸出手去:“那你为什么还不快点过来?”
    “慕容麒”乖乖地走向她,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得寸进尺,顺着她的手,揽住腰肢,紧贴在他的身上。
    冷清琅“咯咯”娇笑,像蛇一般不安分地扭了扭:“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慕容麒”的声音魅惑而又深情:“当然。”
    “不许再对别的女人......”
    话还没有说完,唇便被堵住了。然后整个人被打横抱起。
    冷清琅就像是冰缸里的冰块一般,迅速融化了,就连骨头,都融成了一汪水。
    床帐低垂下去,罗衫散落一地。
    榴花着雨,蜂狂蝶舞,春色无边。
    冷清琅无力地靠在床榻上,酒醒了,所有的幻像消失了。
    方品之懊恼地看着床上的落红,有点后怕。
    “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还是完璧之身。”
    冷清琅微微喘息:“怎么?怕了?”
    “这可不是玩笑,被麒王爷知道了,你我全都完了。”
    “我一个女人都不担心,你怕什么?”冷清琅讥笑:“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你负责的,这王府的王妃我还没有当够呢。”
    “可是,有朝一日,王爷与你同房,若是发现了,岂不......”
    冷清琅瞅一眼心口处已然逐渐消失的守宫砂,满意地拢上领口,用手指梳理着凌乱的头发。
    “得了便宜还卖乖。”
    方品之现在可不觉得自己占了便宜,抖着手将衣服穿好,就想落荒而逃:“我原本无心冒犯侧妃娘娘的,只是一时间没有把持住。品之日后再也不敢了。”
    “站住!”冷清琅缓缓坐起身来:“原来,男人都是一样的,提起裤子来就不认人。原先没有从了你的时候,你是如何挑逗我的,自己忘了吗?如今吃干抹净了,反倒赖我生的太美,勾-引了你,是不是?”
    方品之“噗通”一声就给冷清琅跪下了:“侧妃娘娘饶命,若是品之知道如此,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啊,品之知罪,求娘娘饶命。”
    冷清琅从床榻上坐起来,沉着脸色:“看你这怂样,适才在床上的威风去了哪里了?趁我醉酒占我便宜就想逃脱责任,没门!”
    方品之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觉得屋子里又闷又热,简直喘不过气来。
    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直都是靠这皮相,引-诱那些富贵人家的妇人吃软饭,没想到,好不容易钓上一条大鱼,却是个吃人的。
    “品之不敢。”
    “这就对了。”冷清琅得意一笑:“以后咱们两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千万不要妄想着撇清关系,我会很不高兴的。”
    方品之懊悔得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侧妃娘娘若是有什么差遣,品之定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冷清琅慢慢走到他的跟前,俯下shen,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你真是善解人意呢,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交代你做?”
    方品之已经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做,做什么?”
    “帮我去杀一个人。”
    方品之猛然抬头,满脸惊骇:“杀,杀人......”
    “对,干掉冷清欢。”
    “她可是王妃娘娘!”方品之惊呼。
    “她若不是王妃娘娘,我还不想要她这条小命呢。”
    “我不敢啊,再说我也没有这个本事。”
    “这还不简单,给你银子,寻那艺高人胆大的下手。成了,给钱,不成,他也未必知道你的身份。”
    方品之整个人都战战兢兢:“非,非杀不可么?”
    “不杀她冷清欢,我就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就算她还有一口气,都难消我心头之恨。现在正是好时机,杀了她,栽赃给如意公主,我们就可以全身而退。只要她一死,王爷能回心转意,整个王府都是我的,日后也少不得你的荣华富贵。”
    方品之是心知肚明,冷清琅如此心狠手辣,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还能否保住小命都是一说。但是现在,自己的把柄就在冷清琅的手里,即便逃去天涯海角,也逃不掉麒王爷的追捕啊。
    他恨不能立即阉割了自己那惹祸的根苗。
    他紧咬着牙关,怨愤地点头:“好!”
    冷清琅这才得意一笑。只要杀了冷清欢,南山尼庵一事就永远不会泄露,自己才能永远是慕容麒心里的那个回忆。
    否则,事情败露,自己必将一无所有。值得她冒险,孤注一掷。
    “过两日,就是中元节,冷清欢一定会到三里坡祭奠她短命的老娘。而慕容麒,则会去忠烈祠给战亡的将士们上香,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慕容麒因为受伤,理直气壮地留在了朝天阙。
    冷清欢对于他的哼哼唧唧给予了最大的耐心,对于他偶尔有意无意蹭豆腐吃的行为也没有翻脸。
    慕容麒觉得,生病真好。就像是小时候,自己每次生病,惠妃就会对自己格外温柔,不再像平日里那样霸道强势,说一不二。
    现在,自己躺在床上,清欢不让别的女人伺候自己,事事亲力亲为,她会喂自己吃东西,会帮自己擦脸,会给自己换衣服,打完针之后,还会帮自己揉屁股。
    妈呀,她上次给自己检查身体,自己偷偷地亲了她脸一口,她竟然也没有河东狮吼,只是羞红了脸,让自己老实点,说心跳太快了,影响她检查。
    想想,第一次亲她,自己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慕容麒很懂得得寸进尺,而且分寸掌握得刚刚好。连夜里同床共枕,他的手也逐渐变得不老实起来。就像是馋嘴的小孩子,怀里抱了一块糖,忍不住就舔一口,心满意足地眯上眼睛,回味无穷。
    逐渐,嘴巴里甜味淡了一点,就小心翼翼地再咬一口,舍不得又抵挡不了诱惑。
    哪一天,才能真正过把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