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195章 睡觉?你行吗?

第195章 睡觉?你行吗?

 热门推荐:
    被点了穴道,口不能言的冷清欢无奈地在心里叹口气。有一个这么笨的丫鬟,人家不劫我劫谁啊?
    她扬起脸,看一眼将自己搂在怀里,从树梢之上,蜻蜓点水一般疾掠而过的红衣妖孽美男,再看一眼脚下一闪而逝的郁郁葱葱,欲哭无泪。就凭借此人的身手,那两个笨蛋侍卫要想追上人家脚后跟,那是不可能的。
    看来今日,慕容麒的媳妇儿是要给人拐走了。早知道,应当让那厮跟着自己一块来的,唉,追悔莫及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妖孽男子生得这样祸国殃民,只要招招手,连一两银子都不用,肯定一大堆的美人追赶着往怀里扑,还倾家荡产地倒贴,他怎么就偏偏跟自己过不去?闯进危机重重的王府胡闹也就罢了,今日也不可能如此凑巧,正好路过吧?
    这里距离自家母亲的墓地也就一箭之遥了,怕不是守株待兔?
    虽说自己生得的确俊俏,但是也不至于让一个男人冒着性命危险来勾-引。莫非是干不过慕容麒,送他一顶绿帽子报仇?
    妖孽美男低下头,瞅一眼一脸懵逼的冷清欢,邪魅一笑:“怎么,这样直勾勾地望着我,难道迫不及待了?这里光天化日。荒郊野外的,不合适。”
    冷清欢不能说话,更无法抗议。顺着他洁白无须的下巴,转到喉结的位置,然后再向下,探头顺着他的领口往下瞄了一眼。最后,抬起手指,朝着他的胸膛戳了戳。
    手感不错,绵绵软软的,货真价实。
    妖孽美男顿时就像是充满气的气球被牙签扎爆了,竟然“嗷”地叫了一嗓子,身形不稳,带着冷清欢一块跌了下去。
    出于条件反射,冷清欢先护住了自己的小腹,蜷缩起身子。
    还好,这个被扎破的气球只剩下最后一点气的时候,回光返照,往上弹了弹,两人安安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你还是个女人不?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随便乱摸!”妖孽美男像慕容麒那般气急败坏。
    冷清欢眨眨眼睛,没犟嘴。
    妖孽美男这才想起来,自己点了她的哑穴。大手一拂,便立即解开了。
    冷清欢终于能开口说话,立即就将堵在心里的一口气儿先撒了出来。
    “我好歹也是一个孕妇啊,你这样惊险刺激,就不怕动了我的胎气吗?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咋就盯准了我好欺负呢?”
    妖孽美男放开她,整理整理自己的衣领,一声冷哼:“慕容麒这几天抽风,穷追不舍,没完没了的。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怕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慕容麒要是刨了你的坟,或者占了你便宜,冤有头债有主,你尽管去找他,管我什么事情?”
    妖孽美男冲着她邪肆一笑:“有比夺妻之仇更令一个男人愤恨的吗?更何况,还带了一个搭头,父债子偿。等我睡了你,我就拿着你的贴身衣服气死他去。”
    冷清欢讥讽的目光掠过他的胸口:“睡了我?哪个睡?静态还是动态?你行吗?”
    “行不行,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慕容麒的女人果真不一样,勾-引起男人来,竟然也这样彪悍。本少有点迫不及待了。你是乖乖地自己走,还是我点了你全身穴道,扛着你洞房?”
    还用选吗?
    “有些事情反抗不了的话,我通常都会让自己努力学会享受。我自己走。”
    妖孽美男意味深长地瞥过她的手:“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也知道你毒术厉害。那么,你身上的毒药,你是自觉地交出来呢?还是我亲自搜身?”
    冷清欢叹气:“我要是身上有毒药,适才你挟持着我树梢上飞的时候就直接送你了,哪里还用得着现在?”
    “我不信,女人说的话,我从来都不会轻易相信。”
    妖孽美男直接向着她伸出手,仔细地摸她的袖子,腰间,然后将手向着她领口探进去。
    冷清欢退后两步:“你自己也有,做什么趁机占我便宜?我解开给你看就是。”
    妖孽美男的手顿住了:“其实,适才搂着你腰的时候我摸都摸过了,你这个时候再装正经都晚了。走吧,乖乖的。”
    “去哪?”
    “洞房。”
    冷清欢指尖的银针已经蓄势待发。
    妖孽美男抬起手,作势要打晕了她。
    她忙不迭地丢了,连连摆手:“开玩笑的,我总是要意思意思,反抗一下,回头王爷若是问起来,也好知道,并非我自愿跟你走,是你逼我的。”
    识相地往前走,妖孽美男紧随其后,警惕地留心着她的一举一动。
    行了也就是半盏茶时间,两人拐进一条小路,有四辆相同的马车停在岔路口,车夫一样的普普通通的装扮。
    两人上了马车,妖孽美男用一块黑布蒙住了冷清欢的眼睛,然后四辆马车同时启程,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
    “你叫什么?”
    冷清欢问,没有人回答。
    “你绑架了我,难道不趁机敲诈慕容麒一笔银子吗?”
    妖孽男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讥讽地自鼻端轻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虽说王爷看我不顺眼,但是几千两银子的价值应当还有吧?”
    “你长得挺俊,身边不当不缺女人啊,不至于饥不择食吧?”
    “你刚才从树梢上突然掉下来,是不是伤得比慕容麒还厉害,掌控不好体内真气?”
    后来,妖孽美男应当是嫌弃她聒噪,直接点了她的睡穴。
    等到她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锦帐罗衾,古玩陈列,豪华气派,琳琅满目,犹如身处雕梁玉栋的宫殿之中。
    只是空气里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潮湿而沁凉的泥土气息,令她怀疑,是在地下。
    冷清欢瞅了帐顶垂着的七颗夜明珠一会儿,这才缓缓起身。
    妖孽男好像刚刚沐浴完毕,正坐在梳妆台跟前,对着铜镜梳头发。听到她这里的动静,回过头来。
    “醒了?睡得跟只猪一样,死沉死沉的,令本少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我这不叫睡,叫昏迷好不?难道你不应当反思一下,自己下手太狠了吗?”冷清欢摇摇脑袋,觉得还有一点困。
    妖孽男站起身来,抱肩好整以暇地望着她,微挑的眼角闪烁着狐狸的狡黠。
    “正常的女人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第一件事情不是应当先查看自己的衣衫是否完整,自己有没有被欺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