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13章 我就不该管你的闲事

第213章 我就不该管你的闲事

 热门推荐:
    冷清欢头也不回地出了后院,慕容麒几人不知道后院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吃酒。
    冷清欢命人知会他一声,便带着冷清瑶上了马车,先送她回相府。
    冷清瑶小心觊觎着她的脸色,一声不吭。
    等到终于回到相府,薛姨娘立即闻讯迎了出来,冲着冷清欢磕头问安。
    冷清欢沉着脸,直接去了前厅。
    薛姨娘看她脸色不对,有些狐疑,瞅了冷清瑶一眼,这才发现冷清瑶眼皮子都是肿的,应当是刚哭过,脖子里还有醒目的抓痕。
    “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她心疼地追问冷清瑶:“谁敢不将咱们相府放在眼里,如此大胆!”
    冷清瑶瞅一眼冷清欢的背影,没吱声,只摇摇头。
    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别是招惹了冷清欢这个姑奶奶吧?薛姨娘满心忐忑,一溜疾走追上了冷清欢。
    “父亲呢?”冷清欢问。
    “他早回来一会儿,吃了几杯酒歇下了。若是有要紧事,我便命人去请他出来。”薛姨娘小心试探。
    “自家宝贝女儿将自己嫁出去了,这算不算是要紧事?”
    薛姨娘心尖一颤,立即就领会过来,冷清欢所指的宝贝女儿是谁。顿时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脑门上,难以置信地扭脸望着冷清瑶:“你做了什么?”
    冷清瑶可是她的心尖宝贝,掌上明珠,后半生的依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下半辈子可就毁了。
    而且自己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诫她以后千万不可以再去招惹慕容麒,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冷清瑶可怜兮兮地低垂着头:“女儿也是冤枉的,被别人算计了。”
    薛姨娘差点就一屁股瘫软在地上,不问情由,先迫不及待地追问:“对方是哪一家?”
    “是皓王。”冷清瑶的话里隐约带着沾沾自喜。
    “皓王?”薛姨娘更加难以置信,提高了嗓音。
    “是的。”冷清瑶眉眼间有难掩的得意之色:“如意公主与姐姐有过节,所以暗中算计我,故意让我吃醉酒,想坏我名节,结果被睿王撞破了。睿王妃宽厚,说明日就进宫向着太后娘娘请旨。”
    薛姨娘瞬间大喜过望,所有的担心全都烟消云散,比起女儿有一个好归宿,过程不重要,名节更不重要,即便是再难听,议论上一阵也就过去了。
    但是碍于冷清欢的一身怒气,她仍旧是作势叹了几声:“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傻,临走的时候,姨娘不是还刻意叮嘱过你,一定要小心。”
    冷清瑶悄声嘟哝:“我哪里知道,这如意公主竟然这么卑鄙无耻,也不知道大姐究竟是怎么得罪了她,竟然将怒气全都撒在我的身上。”
    冷清欢冷冷地望着她:“如此说来,你还是受了我的连累了?”
    “不能不能!”薛姨娘不敢得罪冷清欢,忙不迭地否认:“姐妹一心,本是同体,就应当一致对外。”
    冷清欢“啪”的一拍桌子:“冷清瑶,你还不跪下!”
    她骤然发怒,声音不高,却气势震人,冷清瑶骇了一跳,双膝一软,竟然真的“噗通”一声跪下了。
    “你是不是觉得,能嫁进睿王府,我们冷家的脸面就可以不要了,即便受人指指点点,那也无所谓?”
    冷清瑶嘴巴原本就厉害,今日在公主与众王妃跟前,不敢放肆,如今回了相府,没有顾忌:“大姐怎么这样说话?我也是被如意公主陷害,受了委屈。”
    冷清欢一声冷哼:“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吗?冷清瑶,适才是当着众人的面,顾全我冷家的脸,所以没有揭穿你罢了。你去后院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小心如意。
    所以,当如意灌你吃酒的时候,你自己留了心眼,同样是吃了一半,吐了一半。而皓王进入你的房间的时候,你完全就是清醒的。的确就是如如意所言,你是故意攀赖上他。”
    冷清瑶面上一僵:“姐姐怎么会这样想,我怎么可能知道那酒里有东西?”
    冷清欢紧盯着她的眼睛:“因为,当初薛氏曾经想将你嫁给金三公子,你和薛姨娘暗中调查过关于金公子的所有情况。你舅舅在大理寺,想要知道一点关于他的隐私应当不难。
    而金公子力不从心,这合卺酒里添加点东西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加了那么多药材的酒,药气那么重,颜色也明显不同于普通水酒,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冷清瑶不敢抬眼看冷清欢,目光四处躲闪,心虚地冒汗:“可我真的没有想到,酒也都喝了。”
    “我说过,我有办法检测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这话不是恐吓如意的。我们要不要测试一下?只需要几滴汗珠就可以。”
    薛姨娘捅了捅冷清瑶的腰眼:“你大姐一定是为了你好,实话实说,不要惹你大姐生气。”
    冷清瑶咬咬下唇:“我,当时我的确还有一点清醒,猜到如意公主肯定不怀好意,是想开门离开的。结果就见到了睿王。他一个人站在廊檐下的红色烛光下,一袭锦袍,温文儒雅,犹如芝兰玉树一般,委实令人心动。一时间糊涂,就将计就计。”
    “你怎么认识皓王?”
    “那次在尚书府老太爷寿宴之上,我远远地见过他与轩王殿下。”
    “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怕冒犯了皓王,丢了这条小命。”
    “皓王也没有生气啊,更没有推开我,果真极有风度。”
    冷清瑶不服气地嘟哝,被薛姨娘狠狠地瞪了一眼。
    “清瑶这孩子一向口快心直,王妃娘娘您是知道的,千万别往心里去。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就消消气。毕竟清瑶若是嫁进皓王府,日后跟您也是个帮衬。”
    这就叫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冷清欢一时气结:“如今金氏已经不在府上,清瑶的婚事你可以自己做主。凭借相府庶女的身份,嫁个高门望族做正儿八经的掌家夫人不好吗?就算是她有野心,想做侧妃,有父亲出面,不是不可能,何至于这样埋汰自己?传扬出去好听吗?这是一辈子的话柄!”
    “大姐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未婚先孕,与麒王私相授受,如今声名狼藉,反过来教训我。”
    “闭嘴!”薛氏听她越说越难听,慌忙斥责,然后扭过脸来向着冷清欢赔罪。
    冷清欢觉得,自己若是再多说一句话,就会动了胎气。深吸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
    “今日我就不应当管你的闲事。好话说尽,我还是那句话,薛姨娘,记得你我的约法三章,不应当有的野心千万不要有,你们二人好自为之。”
    起身便出了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