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16章 这波操作真骚

第216章 这波操作真骚

 热门推荐:
    这是又出了什么事情?
    冷清欢表示,自己脆弱的小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都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自己人缘不好,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人太多了。
    慕容麒皱眉:“发生了什么事儿?”
    下人因为激动,说话有点语无伦次:“谢礼!好多的谢礼!好多的人,把王府门口都堵死了!”
    慕容麒与冷清欢对视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出去看看。”
    架吵了一半,暂时存档。三人跟着下人,一块去了大门口。
    大门口,已经是水泄不通,围拢了许多看热闹的百姓,叽叽喳喳的好不沸腾。
    数不清有多少抬的清一色的大红礼盒,从王府门口,一字排开,迤逦到街道拐角处,绵延得看不到尽头。
    送礼之人全都身穿青衣,头戴包巾,精神抖擞,看得出训练有素。
    为首之人是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管家模样的汉子,白净面皮,方脸微须,一团和气。
    冷清欢与慕容麒看着都有点懵,这架势,怎么像是十里红妆下聘的排场?而且,这么多的礼盒,是要多大的手笔啊?难怪门房激动成这个样子,就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谁家送礼也不能跟搬家似的。
    两人加上惠妃往门口一站,就这气势,也能令人立即猜度出身份来。
    那个管事模样的人立即上前两步,冲着冷清欢一拱手,朗声问道:“请问这位可是麒王妃?”
    冷清欢点头:“正是,请问您......”
    “我家家主承蒙王妃娘娘前几日出手相救,已经转危为安,特意命小人备下薄礼,登门致谢。”
    “你家家主?”冷清欢狐疑地问:“请问是哪位?”
    自己什么时候傍上了这么一个金大腿,怎么都不知道?
    “我家家主姓仇。”
    仇司少?
    冷清欢瞅一眼绵延不尽的谢礼,这家伙不就是个土匪头子吗,竟然这么有钱?该不会是打劫了谁家迎亲的聘礼吧?这波操作真骚,怕是张扬得大半个上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了。
    她心里腹诽,下面围观的百姓们却是倒吸一口凉气,顿时就像是开了锅,沸腾起来。
    “仇家?难不成是长安第一世家的仇家?”
    “仇家可是长安首富,当年圣祖天下大定之时,曾立下过汗马功劳,世代皇商,日积月累,富可敌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些人一议论,冷清欢也冷不丁地想起这个第一世家来,前些时日齐景云前来吃酒,还在感慨,仇家几乎垄断了大半个江南的生意,自己想要往南扩张都无从下手。
    原来这仇司少非但是黑二代,还是富二代啊,就说一个小小的藏剑阁,怎么令鲁长老等人趋之若鹜,玩命地折腾,原来藏剑阁身后背靠的,竟然是首富仇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仇司少也难怪被这么多人盯着。
    管事听身后百姓议论,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等到议论声逐渐低了下去,这才又微微一笑,带着些许自得与傲气。
    “我家家主交代,他仍旧有伤在身,不能亲自前来道谢,还请王妃娘娘莫要见怪,等他痊愈之后,必然备下酒席,宴请王妃娘娘与麒王爷,再好生道谢。”
    当着许多百姓的面,冷清欢装得也挺客气。
    “贵家主太多礼。”
    “我家家主今日还给王妃娘娘备下一份谢礼,恭请王妃娘娘笑纳。”
    还有?今日岂不发大财了?
    矜持,一定要矜持,不能表现得太财迷。
    管事一挥手,身后的下人带上来几个被五花大绑的妇人。往跟前一推,立即双膝一软,“噗通”连声,就给冷清欢跪下了,磕头如捣蒜,连呼“饶命”。
    冷清欢有些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不用管事解释,妇人们就不打自招,主动向着冷清欢请罪,嗓门一个比一个高。
    “王妃娘娘饶命啊,妇人们无知,得了别人二两银子,教我们将关于您的谣言散播出去,我们财迷心窍,向您认罪。”
    “那些关于您的坏话都是别人教我们的,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饶了我们这条小命吧。”
    管事这才微笑着道:“最近关于娘娘您的流言蜚语,都是这几个妇人得了别人好处散播出去的。我家家主为此深感内疚,没想到请娘娘过府诊个病,竟然给您招惹了这么多的麻烦。所以派小人将这些长舌妇人全都捆了来,交给王妃娘娘处置,希望能还娘娘您一个公道。”
    此话一出,人群里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不是说王妃娘娘是被贼人劫了去吗?原来是去给仇家家主看病去了。仇家这么有钱,想要什么大夫找不到,竟然还医治不好的病症,王妃娘娘能手到病除,可见这医术非同凡响。”
    “这是谁处心积虑地败坏麒王妃的名声,简直太可恶了,这样恶毒的办法都想得出来。我们几乎全都被骗了。”
    一时间,形势突然逆转,冷清欢都有点措手不及。
    她这里眉飞色舞,喜形于色,身后慕容麒不悦地沉了脸,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这样处心积虑地讨你欢心,一看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冷清欢瞥了他一眼,知道他的醋坛子又打翻了,抿抿唇:“人家只是知恩图报,怎么,你还不乐意了?”
    “知恩图报?”慕容麒轻嗤:“直接真金白银的送过来,低调一点不行么?至于这样张扬,当别人不知道他仇家有银子么?”
    真是不知好歹!
    冷清欢深深地鄙夷了慕容麒的小心眼一番。人家为了啥,还不是为了替我正名,否则,我在你麒王府都要过不下去了。捉着我小辫子不放的婆婆还在一旁瞅着,等着给你再纳妃呢。
    想到这里,偷眼瞧了惠妃一眼,惠妃脸上表情多少还是有一点尴尬。端着架子,沉着脸不语。
    白面管事交代清楚之后,指挥着下人将礼盒抬进王府,然后鱼贯撤出,向着冷清欢作别。
    “王妃娘娘,能否借一步说话?”
    冷清欢瞅一眼慕容麒,往一边靠了靠。
    管事压低了声音:“承蒙王妃娘娘相助,洗剑大典之上,我家家主威风大展,众望所归,大局已定。两日后,将正式接掌藏剑阁与仇家。
    他说,王爷定然是不会愿意让您去参加他的接任大典的。所以,他寄存在王妃娘娘您这里的物件,能否现在完璧归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