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23章 昨夜风疏雨骤

第223章 昨夜风疏雨骤

 热门推荐:
    慕容麒小心翼翼,就像是在呵护这世上最珍贵的宝物,面前如珍珠一般白皙亮泽,还又弥足珍贵的宝贝,他舍不得狼吞虎咽,努力隐忍着,仔细地品尝,用舌尖描摹与感受她的奇妙香甜的滋味。
    粗粝的带着薄茧的指腹滑过吹弹可破的玉肤冰肌,就像是在拨动琴弦,轻悄悄的,却又能弹奏出惊涛骇浪一般的汹涌。
    脊背却因为隐忍而绷紧,坚硬如石,逐渐渗透出大颗的汗珠来,顺着他麦色的肌肤汇聚,然后甩落。
    冷清欢自贝齿之间溢出一声轻呼,似乎是从胸腔里吐出的一口气,经过喉咙,吐出樱唇时,就变得嘤嘤潺潺,而且断断续续地,带出更多的气息。
    慕容麒伏下shen,那温热的气息就顺着他的耳朵,钻进心里,钻进脑子里。就像在脑海里瞬间绽开了最绚丽的烟火,擂响了冲锋的战鼓。
    兵临城下,满城烟沙。
    征服与掠夺的喜悦充斥着胸腔,热血沸腾,男儿的豪情被引燃,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冲锋陷阵,攻城略地。
    偏生,怀里的人却如雨中紫藤,雅致、圣洁、轻盈、还有说不出的柔嫩。即便是淅沥春雨都能落英遍地,哪里禁得住疾风骤雨?
    小心翼翼,如蜻蜓点水,彩蝶穿花。
    有些话,冷清欢羞于出口,指甲深深地嵌入他的后背,宣示着自己最诚实的焦灼与渴望,回应生涩而又笨拙。
    就像是海面上起了一阵风,然后越来越猛烈。
    天与地,变得混沌,看不清颜色。
    两人如同海面上颠簸的小舟,一会儿被抛上高高的浪尖,心也跟着飞出了嗓子眼。一会儿又随着海水忽忽悠悠地沉下来。只盼着,风更猛烈一些,海浪再高一点,永远也达不到巅峰。
    头顶的锦帐荡漾着,流苏摇摆得欢快。
    就连屋子里的月色也不再是静谧的,如水一般波动起来。
    窗下的蛐蛐停止了弹唱,羞涩地钻回自己的巢穴,开启今夜的美梦。
    露水悄悄地凝聚,直到映射出黎明的晨曦。
    倦极的两人相拥而眠,唇畔处仍旧还挂着一抹吃了蜜糖之后的甜意。
    冷清欢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困难地睁开眸子,慕容麒已经醒了,将大手搁在她圆润的孕肚上,侧着耳朵听,聚精会神。
    冷清欢不自然地动了动,扯过一旁的锦被。
    慕容麒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嘘”了一声,满是认真:“他已经醒了,适才还在跟我打招呼。”
    四个多月,婴儿就会出现早期的胎动。可是冷清欢极少感觉得到。
    她慵懒地打了一个呵欠:“他可能只是在向你表示抗议,你累到了他娘亲。”
    “我昨夜里分明很小心,不敢招惹他,都不能放心地施展手脚。”
    冷清欢更加羞涩,轻轻地拧了慕容麒一把,如玉的肌肤下浮起胭脂的色泽,就像是雨后的海棠花。
    “我饿了。”慕容麒的声音有点粗哑。
    “早饭应当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闻到了米粥的香气。”
    慕容麒轻轻地咬她的肩:“我只想吃你。”
    “不行!”冷清欢身子一动,立即蹙眉轻呼一声:“好疼。”
    浑身骨节就像是被拆了一般,说不出的酸疼。
    慕容麒顿时有点紧张:“那怎么办?我帮你揉一下?”
    说干就干,他一向都是行动派。
    冷清欢一把拍开他不老实的手:“才不用。”
    身上落梅遍布,无言地控诉着慕容麒昨夜的荒唐罪行。他想,可能真的是自己太过于贪得无厌,一夜的风疏雨骤,她怎能承受?
    他恋恋不舍地起身,外面已经准备好了洗漱用水,院中的火炉上翻滚着米粥,夫妻二人有眼力地出去菜园里忙碌去了,宅院里只有两人。
    少了许多的约束,慕容麒端水进去,给冷清欢擦洗,仔细地擦过每一个指尖。
    冷清欢慵懒地靠在床上,微笑着看着慕容麒,忙碌过后盛来米粥,笨拙地一口一口喂她。
    这个冷硬的男子,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温暖的阳光融化了周身的寒气,小心翼翼而又笨拙地呵护自己的样子,有点呆笨,有点憨气,但是很可爱。
    充其量,他其实也就是个大孩子。第一次照顾女人,心疼女人,笨手笨脚。
    慕容麒见她定定地望着自己,甚至于还有些羞涩:“还疼么?”
    冷清欢想看他羞窘的样子,脱口而出:“疼,你太笨了,也太......”
    余下的话,自己反倒说不出口了。
    “太什么?”慕容麒狡黠地望着她。
    太特么精力旺盛!
    她一扭脸,脸火烧火燎,不敢看他:“累死你,活该!”
    慕容麒低哑地轻笑:“这叫勤能补拙,经验不足,技巧不好,只能勤快一点了。希望夫人不会嫌弃。”
    冷清欢将脸勾在胸前,声如蚊蚋:“什么经验不足,你分明懂得很多。”
    慕容麒耳朵尖,呵呵轻笑:“都是纸上谈兵,听jun营里那些荤素不忌的汉子们调侃积累来的经验。”
    冷清欢鼓足了勇气:“我听于副将说......你该不会以前没有过别的女人吧?”
    慕容麒手一顿,手里的调羹在碗沿上发出轻微的磕碰,闷声吐出两个字:“不是。”
    冷清欢分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去要求什么,仍旧忍不住心里一酸,轻轻地咬了咬下唇,装作大度。
    “看我这话问的,我听说皇子们成年都有教习宫女的。”
    “不是,”慕容麒犹豫了一下:“只是一次意外,你不用放在心上。”
    冷清欢眸子里黯了黯,低垂了眼帘,没有说话。难怪慕容麒会对自己的过往斤斤计较,原来,这种自家白菜被别人家猪拱了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特么的,她也想刨根究底,将那人扒拉出来怎么办啊?抑制不住有这种想法与冲动。
    低头瞅一眼自家隆起的小肚子,底气不足,默默地打落了牙齿和血吞,能怎么办啊?认了吧,忍了吧。
    假如老娘是第一次,一定理直气壮地将你捆起来,严刑拷打,追问你一二三次都是奉献给了谁。
    只有这一次,冷清欢小心翼翼地,装作漠不关心地探究到了慕容麒深埋在心底里的过往,过后,再也不敢死缠烂打地追问。
    好像,两人关于此事的曾经都是不可触摸的隐私,悄悄地,向着对方关闭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