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30章 癞蛤蟆趴在脚背上

第230章 癞蛤蟆趴在脚背上

 热门推荐:
    今儿睿王妃是真的给冷清欢上了一堂课。
    女人本弱,为母则刚。为了腹中的孩子,自己对于那朵碧莲和白莲,绝对不能太心慈手软,给她们加害自己腹中胎儿的机会。
    睿王妃这里尚且幸运,遇到了自己,等自己躺倒床上,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时候又能靠谁?
    到了晚间的时候,睿王妃情况已经稳定,不需要冷清欢在这里寸步不离地守着。绿芜也已经回了宫。
    慕容麒差人进来询问,是否回麒王府。
    睿王妃已经知道了锦虞之事,同仇敌忾地骂了锦虞一通之后,又埋怨惠妃未免太糊涂。最后摩拳擦掌。
    “你暂且先忍耐她几日,等到我这坐完月子,我帮你收拾她!自小就喜欢缠着三哥,恨不能张扬得全世界都知道她们两人青梅竹马,天作之合,生生将自己扶上老虎背,如今骑虎难下,是铁了心要嫁进麒王府的。
    估计她巴不得眼睛一直瞎着,赖在王府不走,最后寻个机会生米煮成熟饭。你也不傻,咋咋呼呼的挺厉害,难不成还斗不过一个瞎子?”
    冷清欢是长吁短叹,这就叫癞蛤蟆趴在脚背上,不吓人膈应人啊。尤其是她背后还有惠妃撑腰,麒王府还欠着她的,就必须要当祖宗一样捧着,你说不膈应吗?
    冷清欢已经从于副将口中得知,锦虞与冷清琅昨日便出宫,回到了麒王府。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锦虞哪里也不去,竟然堂而皇之地搬进了朝天阙的偏房里,就是冷清欢用来做药剂室的房间,将自己制药所用的东西全都一股脑地扬了一院子。刁嬷嬷与兜兜她们也拦不住。
    大家都评评理,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吗?这近水楼台的意图未免也太明显,而且何等猖狂。
    就算是再堵心,府上还是要回的,总不能赖在人家睿王府不走。
    冷清欢跟慕容麒回王府的路上,心里不约而同都有点腻歪。
    冷清欢琢磨着手里的训夫鞭,翻来覆去,好像有点不太满意。
    “父皇也真是小气,就不能用金子银子哪怕是铜打制一根送我也好,随手拔了一根细竹竿。这打起来还要小心翼翼的,万一折了就作废了,还不如赏赐一根棒槌。这就是面子功夫,其实还是心疼儿子。”
    慕容麒抿抿薄唇:“若是果真赏赐你一根棒槌,不是怕你发火抡起来闪了腰么?母妃做的决定,他不好插手,这分明是背地里给你撑腰。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别说一根竹竿了,哪怕是父皇赏赐下来的一根草别人都要感恩戴德的。”
    冷清欢笑眯眯地望着他:“你说,我寻个匠人,往竹竿心里赛一根铁棍怎么样?还经久耐用一些。”
    慕容麒无奈地将她拽过来,搂进怀里:“我又乖巧听话,还又会护着你,这竹竿你拿来有什么用?”
    “色令智昏,你有前科,信任不得。”
    “夫人这是对自己的美色没有自信啊?试问这世间还有谁的美色如你这般,令我神魂颠倒的?”
    冷清欢撇嘴:“嘴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
    慕容麒低下头,满脸认真:“自然是你给我吃了甜头。吃得越多,嘴巴越甜,不信,你试试?”
    冷清欢无语,麒王爷说好的冷血无情禁欲系呢?怎么现在每天就跟精力旺盛的泰迪犬一般,满脑子都是色儿,浑身使不完的劲儿?
    她伸手戳他的胸膛:“这是在大街上呢,你还不规矩!”
    慕容麒“呵呵”轻笑:“吃自家的豆腐,不偷不抢不犯法,可以光明正大。”
    马车正路过喧闹的集市,商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五花八门。
    冷清欢像一只癞皮狗一般趴在慕容麒怀里,让他顺毛,猛然坐了起来,“嘿嘿”一笑。
    “还想吃臭豆腐呗?”
    慕容麒摇头:“有你的豆腐吃就足够了。”
    冷清欢从他怀里翻出几锭银子,就往车外溜:“等我一会儿。我买点臭豆腐招待锦虞郡主。她一定没吃过。”
    慕容麒觉得,自家夫人越来越贤惠了,也越来越有持家之道。
    撩开帘子,不放心地盯着她瞧,见她径直跑去臭豆腐的摊位跟前嘀咕了几句,然后又在人缝里挤来挤去,回来的时候满载而归。
    两个竹编提篓,还有一罐的臭豆腐。
    “这是什么?”慕容麒听竹篓里沙沙作响,好像是什么东西爬行的声音,听着有点浑身起鸡皮疙瘩。
    “突然记起几样好药材,想必对锦虞的眼睛有帮助,便顺手带了一点。”
    慕容麒有洁癖,看到爬虫心里腻歪,立即往车里缩了缩脚。
    冷清欢提着就上了马车,眉飞色舞,与适才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大相径庭。
    慕容麒直觉,府上肯定有人是要遭殃了。
    两人回到王府,下车的时候,冷清欢就将其中两个竹篓塞进了慕容麒的手里。
    慕容麒微微蹙眉:“这种事情吩咐下人来做不就行了?”
    冷清欢知道他的毛病,狡黠地挤挤眼睛:“你若是想要回书房睡,我就让别人帮我送进去。”
    那当然不能啊!当年没有尝过猪肉是什么滋味的时候,慕容麒没有多么馋,如今,让他再吃斋,宁肯绝食。
    “一点小事,顺路而已,何须麻烦别人?”他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扎撒开两只胳膊,将两个竹篓高高地翘起,离自己远远的,然后与冷清欢一同回朝天阙。
    冷清欢提着一罐臭豆腐,拒绝了沿路热情至极的下人,用脚踢开了朝天阙的大门。
    锦虞正坐在院子里乘凉,眼巴巴地盼着慕容麒回府。身边跟出来伺候的宫人黛末欢喜地喊了一声:“王爷回来了!”
    锦虞“噌”地起身,往大门口方向扭过脸来:“表哥回来了?”
    黛末有眼力地上前搀扶住她,向着冷清欢二人这里就急切地冲了过来。
    冷清欢都替她捏了一把汗,眼睛看不到东西,竟然还跑这么快,难道就不怕摔了吗?
    好像是要验证她的担心,锦虞跌跌撞撞地走到慕容麒跟前的时候。脚下一绊,黛末也搀扶不住,整个人就向着慕容麒怀里扎了过来。
    方向角度喵的不是很准,有偏差,但是慕容麒总不能眼看着她摔倒在地上不管,因此将手里的竹篓往地上一丢,就扶了过去。
    好一招不着痕迹的投怀送抱。慕容麒将锦虞抱了一个结结实实,然后想抽回胳膊,锦虞却像得了软骨病一般,软绵绵的站不起来。抱着慕容麒的手臂,当成了宝贝。
    “表哥你终于回来了,这几天去了哪里,让锦虞好生担心。”
    她往慕容麒跟前一凑,慕容麒就心惊胆战,第一反应就是扭脸去看冷清欢的脸色。好不容易,千辛万苦,才哄到手的媳妇儿,万一一生气,又将自己赶出朝天阙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