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68章 知秋被害

第268章 知秋被害

 热门推荐:
    知秋站起身来,冲着冷清欢谢恩。然后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道:“王妃娘娘如此仁善,难怪王爷会对您一往情深。奴婢相信,王爷他心里断然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假如有,一定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王妃娘娘您千万不要相信。”
    冷清欢只觉得她说这些话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地望着她:“你是想要提醒我什么?”
    “没有,只是觉得我家小姐和那位锦虞郡主做事有点不择手段,所以王妃娘娘您一定要小心。”
    冷清欢这才释然:“多谢你提醒,会的。”
    知秋轻轻地“嗯”了一声:“知秋想去相府里找管事,问问他给我介绍的差事可有了准信儿,王妃娘娘能恩准吗?”
    “这算什么事情。正好,薛姨娘昨儿命人送来一个戏曲折子,让我选两出戏,说是过几日府上要请戏班进府,我也不懂这些,你去替我回了,就让薛姨娘自己拿主意就好。”
    知秋面色明显有些欢喜:“那知秋现在就去了。”
    冷清欢点点头,知秋转身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冷清欢提醒道:“送王妃娘娘的这本话本,您有空了一定瞧瞧,虽说荒唐,但是也未必就都是胡扯。”
    冷清欢就觉得,今儿的知秋有些奇怪,说的话好像都别有深意似的。
    难不成是冷清琅又想了什么诡计对付自己?她都被送去了庄子里,还要折腾吗?等知秋从相府回来,好生与她谈谈,探问一下口风。
    将近吃晚饭的时候,慕容麒才回来,带着一身的汗气,沐浴过后,来朝天阙陪她一起用晚膳。
    冷清欢就将知秋一事与他说了。
    慕容麒点头:“这些事情你来拿主意就好,不用问我。”
    “知秋能看开看透,我觉得倒是不如就做个顺水人情。不过......”
    她略一犹豫:“今天知秋来找我,说的话很奇怪。”
    “说什么了?”
    冷清欢促狭地眨眨眼睛:“她说,你若是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情,让我......”
    慕容麒手一抖,筷子掉在了地上,忙弯身去捡。
    原本只是漫不经心的冷清欢正在夹菜的手也僵了僵。慕容麒的手握剑搭弓,最是沉稳有力,怎么好端端的,竟然会握不住一双筷子?
    她慢慢地扒饭,轻笑一声:“你的反应令我想起了一个词。”
    兜兜已经重新递上了干净的筷子,慕容麒接在手里:“什么词?”
    冷清欢缓缓吐唇:“做贼心虚。”
    慕容麒薄唇抿了抿:“假如......”
    外面有人急慌慌地闯进朝天阙,打断了他的话:“王爷可在这里?”
    慕容麒轻咳一声:“什么事情?”
    来人站在门外,回禀道:“王爷,王妃娘娘,不好了,相府来人,说知秋姑娘出事了。”
    “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震惊。
    “出了什么事儿?”
    “来人说是知秋姑娘不小心掉进了水里,结果正是用晚膳的时间,所以大家谁也没有发现,等到救出来,人已经没了。”
    这个消息很令人意外。冷清欢心里升腾起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绝对没有这样简单。
    知秋自小在相府里长大,地形熟悉,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掉进水里呢?而且,她今天跟自己说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更令人感到此事其中有猫腻。
    再加上此事是发生在相府,冷清欢不能置之不理。
    她站起身来:“王爷你辛苦了一天,便留在府里歇着吧。妾身过去看看。”
    慕容麒推开饭碗,也相跟着起身:“你有身孕在身,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本王处理吧。”
    原本,知秋只是一个通房丫头,慕容麒犯不着亲力亲为,问清事情缘由,找人安葬了就是。两人都是因为了知秋今日的表现,觉得有些奇怪,所以想要亲自跑一趟。
    冷清欢自然不能安心留在王府。立即命人备下马车,一同前往相府。
    相府后院里,灯火通明。
    冷清鹤见到冷清欢,便将自己调查出来的结果说了。
    今日知秋过来相府,见了薛姨娘,将冷清欢的吩咐转达之后,便去寻府上几个要好的丫头婆子说了两句话。
    到天色渐晚的时候,才跟丫鬟婆子们道别,说要回王府。
    最后一个见到知秋的,是冷清骄和他跟前的书童,刚从先生的书房里出来,回自己的院子。在半路上恰好遇到知秋。
    书童说,当时知秋看起来与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冲着冷清骄行礼请安,还说了几句关于冷清琅的近况。
    后来,知秋向着冷清骄讨要他从小一直佩戴的一块玉佩,说是冷清琅要,特意打发她前来取。冷清骄也没有多想,摘下来就给了她,然后二人就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后来,再没有人看到她。
    第一个发现知秋尸体的,是两个结伴而行的小丫鬟,因为有伴,所以壮着胆子到水边看了一眼,结果被吓得,到现在还胡言乱语。
    “那水池又不是多么偏僻的所在,假如知秋失足落水,一定会挣扎呼救,怎么会没有人知道呢?”
    “或许是她落水的时候,恰好正是府里晚膳时间,所以没有人听到。”
    “尸体呢?”冷清欢问。
    “还在水池边上。”
    冷清欢转身就往那走。慕容麒拽住她的手:“要去看么?怕不怕?”
    冷清欢摇头:“知秋不可能是自杀,失足落水的话有点牵强。我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你不必亲力亲为,本王可以让别人来调查。”
    “我就先看一眼,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慕容麒不再反对,只是握着她的手没有松,觉得,自己这位夫人忒大胆。
    三人径直来到跟前,知秋的尸体就停放在一块门板上,已经盖了单子。
    四周挂着几盏惨白的灯笼,照得附近都影影绰绰。
    冷清欢从纳米戒子里摸出一个强光手电筒,上前仔细地检查过口鼻以及瞳孔,起身一脸笃定。
    “知秋并非是因为溺水而亡,而是窒息死亡之后,被丢进了水里。观察她的口腔,内部粘膜破损出血,颈部并无勒痕,预测是有人从背后突然袭击,用帕子紧紧地捂住她的口鼻。导致她窒息之后,又丢入水中。
    只可惜,因为落水,从她身上探查不到其他有用的痕迹。哥哥,府上的人应当好生盘问盘问了,凶手应当就藏在相府里。”
    那还了得?
    人命关天,这可不是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