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69章 冷清骄的玉佩

第269章 冷清骄的玉佩

 热门推荐:
    冷清鹤立即下令,将府里下人全部聚集起来,逐一盘问,事发之时,每一个人的行踪。
    一直折腾到交更,仍旧一无所获,没有找到有疑点的人,貌似每一个下人都有自己不在场的证据。
    知秋如今已经不在相府,与这府上之人即便是曾经有什么口角与过节,也是过去的事情,总不至于为此而谋害一条性命吧?
    此人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知秋来的时候说过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难道她已经有预感,会有人想要她的性命?那她又为什么主动要来呢?
    她找冷清骄要他的玉佩做什么?
    冷清欢决定从冷清骄这里入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人还没有去,冷清骄跟前的婆子过来回禀,说冷清骄病了,发起高烧了。
    薛姨娘胆子小,一直都没敢往跟欠凑,一听说清骄病了,立即嘟哝道:“不会是冲撞了什么吧?”
    然后扯着冷相的袖子,问他是否需要请几个和尚进府,超度一番。
    冷相心烦,斥了一句:“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
    冷清欢径直去了冷清骄的院子。
    四姨娘正在训斥冷清骄跟前的小童:“夫人是不在府上,你们这些奴才就胆子大了,伺候少爷也不精心,竟然将他一个人留在院子里,自己跑去瞧热闹。定是让他着了凉。”
    书童低着头乖乖听训,不敢抬头:“是小少爷不敢去看,可是又有点好奇,打发奴才过去瞧瞧,回来告诉他听。可是我一回来小少爷就一惊一乍的,开始发烧了,就像是被吓着了似的,还胡言乱语的。”
    “胡说八道,自己偷懒,倒是还赖在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上吗?”
    四姨娘出身低,在府里是出了名的脾气好,逆来顺受,鲜少这样发火。看来,虽说金氏不在府上了,她对于冷清骄还是不错的。
    书童就不敢再犟嘴。
    四姨娘抬脸见了冷清欢,慌忙住了声,向着她请安,然后撩开门帘。
    冷清骄躺在床上,忽冷忽热,一会儿牙齿打颤,一会儿又嚷着热,难受得直哼哼。
    冷清欢原本极是讨厌冷清骄,就因为他的嚣张跋扈,恃强凌弱。今日再见,他蜷缩着身子,成为一团,烧得迷迷瞪瞪的,胖脸通红,还有些可怜。
    一个孩子而已,大人的罪过不应当加注在他的身上。
    冷清欢轻叹一口气,上前查看了他的情况,已经高烧到了三十九度六,耽搁不得,就立即给他挂上了吊瓶。并且命人端来冰水给他额头物理降温。
    冷清骄烧热得有点糊涂,半睁开眼睛,瞅一眼冷清欢,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二姐,我想娘。娘怎么还不回来?”
    冷清欢鼻子一酸,心里有点不舒坦,抬手摸摸他的额头,又不知道安慰什么,只能涩声道:“乖,睡觉吧,醒了就好了。”
    冷清骄捉住她的手,贴在脸边:“二姐也不要我了是不是?我会乖乖听话,你不要凶我。我好害怕。”
    即将为人母亲的冷清欢更加难受。
    因为了金氏,自己与冷清琅姐弟二人,注定是处在了敌对的位置。否则,她很想抱抱这个孩子,给他一点安慰。
    她轻轻地拍拍他,软声地哄:“乖,等你好起来,带你去找你二姐。”
    冷清骄含着眼泪睡着了。
    冷清鹤在一旁看得也有点不是滋味:“以后我会多抽出一点时间陪他。”
    兄妹二人当初都曾经历过这种突然失去至亲的痛苦,也更加能感同身受。
    冷清欢轻声地问书童:“今日知秋来找小少爷要那个玉佩有什么用途?”
    书童摇摇头:“她只说是二小姐吩咐她过来的,并未说是什么用途。因为她是二小姐跟前的丫头,跟了许多年的,所以我们谁也不曾怀疑什么。再说了,不过是一枚玉佩而已,小少爷立即解下来交给了她。”
    “那玉佩难道就没有什么特殊用处?”
    书童又摇摇头:“玉佩材质极好,样子也新颖,雕刻着小少爷的乳名,听说是小少爷满月之时金家送的满月礼,金氏极喜欢,就让小少爷从小佩戴着。”
    “那知秋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比如说情绪,还有行为?”
    书童略微思索了片刻:“就是明显很高兴,如获至宝一般,一拿到手里,话都没有多说,立即就转身走了。”
    如获至宝?冷清欢微微蹙眉,可是知秋尸首打捞上来之后,并未见到那枚玉佩,是被凶手夺走了?还是落水时掉落在了湖水里?
    难道是有人见财起意?毕竟能让金氏看在眼里的玉佩,肯定也价值不菲。
    还有,她曾问起府上管事,今日知秋并未找他,他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帮她寻做事的地方,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面了。
    那么,知秋今日提起回相府看看,很明显就是为了这块玉佩。她为什么要找冷清骄讨要一块寻常的玉佩呢?还打着冷清琅的旗号,难道这件事情跟冷清琅还有什么关联不成?
    可冷清琅现在被禁足在庄子里,这么远,她是怎么跟知秋通气的?她又怎么知道,知秋今日会来相府?
    问了一番之后,再也没有别的什么线索。这种事情肯定是不会报官的,只能私下里了却。
    慕容麒下了命令,就交给相府管事与王府的人协商,连夜买了棺木装殓之后直接从相府里抬出去葬了。
    冷清欢又稍微等了一会儿,冷清骄病情略有好转,烧热逐渐退下去,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见是冷清欢守在跟前,重新闭上眼,没有说话,依旧装睡。
    冷清欢抬手摸摸他的额头:“还难受吗?”
    冷清骄撅起嘴,将脸扭到了一旁。
    冷清欢笑笑,从身后丫鬟手里接过杯子,用汤匙舀着,小心递到他的唇边:“出了一身汗,口渴了吧?喝点东西?”
    冷清骄没有张嘴。
    冷清欢收回了汤匙:“这么好喝的珍珠奶茶,你若是不喜欢,我就自己喝了。”
    冷清骄悄悄地抿了抿唇,感觉甜丝丝的,有股香浓的奶香味道,悄悄地撩起眼皮。
    冷清欢笑笑,果真,对于这个孩子而言,食物的诱惑永远是最大的。
    她将奶茶递给冷清骄:“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跟大姐说的?”
    冷清骄半靠着身后的锦垫,小口地喝奶,一声不吭。
    “你可知道,你二姐要你的玉佩有什么用途?”
    冷清骄抬起脸,望向她的目光带着敌意,就像一只小狼崽:“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冷清欢不再多问,站起身来:“那你一会儿记得乖乖吃药,生病好起来,我带你去找你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