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84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第284章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热门推荐:
    一行人刚浩浩荡荡地走到门口,慕容麒就回来了。马车随后。
    惠妃一溜小跑,抻着脖子往车里瞧:“锦虞呢?锦虞怎么样?”
    锦虞摸索着下车,扑进惠妃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娘娘,锦虞没事,没事。”
    慕容麒翻身下马,冷清欢眼尖地看到,他后肩的衣服绽开,隐隐有血丝渗出。慌忙上前:“你受伤了?”
    慕容麒抻抻衣服,不以为意:“没事儿,只是那灵婆太狡猾,为了救锦虞,不小心中了她一鞭,只破了一点皮肉。”
    冷清欢扭脸瞧一眼正柔声安慰锦虞,将自家儿子忘到脑后的惠妃,一咬牙,捅了捅慕容麒腰眼,然后大惊失色地扒着他的肩:“呀,不好,这鞭子上有毒啊,这老妖婆果真狠毒。”
    慕容麒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
    这只呆头鹅,争宠都不会。冷清欢又悄悄地拧了他一把:“这毒气厉害得很,王爷,你没事吧?”
    惠妃听到她这里大呼小叫,立即也顾不得她的心尖宠了,跑到慕容麒跟前:“你受伤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有点焦急,也带着一点埋怨。
    慕容麒心里也觉得一阵寒凉,身子一个趔趄,紧紧地攥住了冷清欢的手腕,有气无力地勉强支撑着身子:“我没事儿,就是,觉得,这头有点晕。”
    上道,果真心有灵犀一点通。
    冷清欢一副急得六神无主的样子:“于副将,于副将,快点来人呐,将你家王爷抬进去。不能再让他走动,否则会毒气攻心!”
    于副将不明就里,知道自家王爷为救锦虞受了伤,但是谁知道,这伤口竟然还能有毒啊?
    慌忙命人抬来担架。
    惠妃有点慌:“不就是破了一点肉皮儿吗?至于这样严重吗?那老妖婆怎么可能是麒儿的对手?”
    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令于副将都有点心疼自家王爷。王爷是勇猛,但是不是打铁的啊。
    “适才灵婆利用锦虞郡主要挟王爷,王爷担心锦虞郡主受伤,着了那灵婆的道儿,挨了一鞭子。”
    锦虞一听这动静,立即泣声道:“都是锦虞累赘,表哥是为了护着我,替我挡下这一鞭,是锦虞该死。可是,鞭子上怎么可能有毒呢?”
    麻蛋,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添堵,说得郎情妾意。
    冷清欢借着衣袖的遮掩,就狠劲儿拧了慕容麒一把。
    慕容麒装得半死不活的,猛然吃痛,不由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冷清欢的手在他心肝脾肾肺的位置摸了一圈:“是哪里疼啊?别是毒气进了五脏六腑吧?”
    惠妃心被狠狠地撞了一下,横眉立目地斥责冷清欢:“你就不盼着麒儿好是不是?”
    冷清欢这次说话一点也没有客气:“我是大夫,我知道这毒性的厉害,可并非是危言耸听。若非是王爷体质好,这会儿怕是都没救了。
    王爷是您的儿子,但是您还有个最疼的锦虞郡主。可他对于我而言,却是我唯一的相公,孩儿的父亲,我的天。谁亲谁疏,我比您清楚!”
    惠妃被噎得愣住了。
    冷清欢也不搭理她,指挥于副将,将慕容麒抬去朝天阙,连声吩咐:“快去打一盆热水进来,准备剪刀,棉布!兜兜,拿我的药箱!快,利索点。”
    惠妃这个时候,也慌了,更怕了,被身边宫人几乎是一路架着跟了进来:“麒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果真,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个时候觉得心疼了。
    冷清欢极客气地将她挡在了外面:“我要给王爷脱光了衣服银针祛毒,母妃不方便进来。临风,你进来帮我搭把手。”
    沈临风一直跟在一旁没吭声,他是左端祥右端详,也没有看出来,慕容麒中了什么毒。但是,表嫂说严重那就是严重,侧着身子就从门缝里挤进去。然后,冷清欢就将屋门拴上了。
    “表哥他究竟中了什么毒,怎么这样厉害?”
    冷清欢撇撇嘴:“小时缺钙,大了缺爱,爹不疼,娘不爱,这毒厉害不?”
    慕容麒躺在床榻之上,扭过脸来,听惠妃在院子里哭得哀哀切切的,心有不忍:“这样吓唬母妃,会不会不太好?”
    完了,又是自己枉做小人了。
    冷清欢虎着脸:“怕你母妃心疼你,你替锦虞挨那一鞭子做什么?”
    慕容麒灰溜溜地辩解:“不是替,灵婆用鞭子卷着将她丢飞了,我自然要去接,谁知道就被背后偷袭了。”
    冷清欢冷笑:“你分明知道锦虞跟灵婆乃是一丘之貉,灵婆怎么可能伤害她,还这样不要命做什么?若是亲妹妹我也不说什么了,你当哥哥那是应当应分,我跟着母妃一起心疼她。可我还真的没见过,谁家做娘的这样偏心。”
    沈临风也立即明白过来,冷清欢的用意。
    他赞同道:“让姑母着点急也好,免得心里分不清亲疏。这些年,你不在她身边,她是将锦虞当亲生女儿看待的,这也无所谓,但是这锦虞又是个惯会挑拨是非的,如今又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是应当让姑母反省反省了,否则会有危险。”
    慕容麒一时间也没有再吭声。
    冷清欢心软了一点,从怀里摸出一瓶黑色的药水,倒进水盆里:“临风,再麻烦你一下。”
    沈临风端着水盆,开门出去,将一盆黑乎乎的水泼洒在院子里。
    惠妃一见,更加担心了:“麒儿他究竟怎么样?”
    沈临风劝慰道:“姑母放心,有表嫂在呢。”
    说完就重新闭上了门。
    冷清欢已经帮慕容麒处理了肩上的伤,换了衣服。
    沈临风搁下水盆:“那灵婆被她逃了,会不会继续对你们不利?”
    冷清欢的手一顿:“我是不怕的,就是不知道,锦虞有没有将王爷的生辰八字告诉灵婆知道。”
    “那怎么办?是否需要派人搜捕?”
    “就算是捉到了又能怎么办呢?母妃护着锦虞,锦虞护着她,我们在中间枉做小人。”冷清欢赌气道:“现在也只能盼着那圣女教得到消息,赶来清理门户。”
    慕容麒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灵婆的底细的?”
    “早就怀疑了,今儿在天一道长跟前打听了几句,也就知道这一点线索。”
    冷清欢随口敷衍,又害怕慕容麒再刨根问底,慌忙转移了话题,问沈临风:“你适才所说的那个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