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298章 你女儿早就死了

第298章 你女儿早就死了

 热门推荐:
    四姨娘顿时火冒三丈:“再胡说八道打烂你的嘴!人家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快要嫁人了的。”
    侍卫嗤笑:“二小姐别是被人骗了吧?什么清清白白的姑娘?她都快被半个上京城的男人睡遍了的,我攒了将近一个月的月银加赏钱,就只跟她睡了一觉,如今想起来都觉得极亏,肉疼得慌。”
    四姨娘顿时就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她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的女儿被冷清琅作践了!卖进了青-楼,烟花之地,成为了比戏子还不如的妓。
    她难以置信地向着侍卫再三确认:“你说的,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适才她走的时候,还跟着我打招呼呢,热情极了。四姨娘这样关心她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被骗了?”
    后面侍卫说了什么,四姨娘已经听不到了。她的脑子里就像是进了一窝马蜂,嗡嗡地吵闹不休,气得浑身直抖,牙关也咬得“咯咯”作响。
    侍卫见她面色骤然变得铁青,有点吓人:“四姨娘,你怎么了?”
    四姨娘一言不发,转身回了相府,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势汹汹地向着冷清琅的院子里冲过去。
    赵妈将从小金仙手里讨回来的银子交给冷清琅。冷清琅略施小计就到手了一笔意外之财,抱在怀里欢喜地数,就等着回头将它换成银票。一解自己的燃眉之急。她心里暗自得意,嘲弄四姨娘也太过于好骗,难怪会被自家姨娘糊弄了十几年。
    四姨娘推门而入,脸色铁青,目光狠厉,犹如要吃人一般。
    她惊愕地坐起身来,慌忙将首饰盒子往身后藏:“怎么又回来了?”
    四姨娘忍着心口剧痛,咬着牙一字一顿:“你老实告诉我,究竟将我女儿弄到哪里去了?”
    冷清琅一时间不知所云:“你适才不是已经见过她了吗?怎么又莫名其妙地跑过来问我这个问题?”
    四姨娘朝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目光越来越锐利,犹如一柄出鞘利刃。
    “你竟然将她卖去了琳琅阁?让她做妓?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丧良心?”
    冷清琅一愣:“你这是听谁胡说八道呢?这相府里的奴才们是应当管管了!简直岂有此理。”
    “你还想狡辩?”四姨娘一双眼睛赤红,紧紧地盯着她:“我念及夫人的这份恩情,这些年里兢兢业业地伺候你们,像一条狗一样,为你们做了多少亏心事,甚至杀人!可是你们竟然这样对待我的女儿,良心何安?都让狗吃了吗?”
    冷清琅一看事情败露,显然是瞒不住了,有些惊慌:“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
    四姨娘这次是真的发了狠,一把揪住冷清琅的衣襟:“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们害得我好苦。今日若不是我执意要见她一面,怕是还被蒙在鼓里。我一定要给我女儿讨回公道!”
    老实人急起来,是不管不顾的。四姨娘一手揪着衣服,一手就掐上了冷清琅的脖子。
    冷清琅一个四肢不勤的娇娇女,哪有反抗的气力?顿时就觉得一阵窒息,两只胳膊乱舞,拼命挣扎。
    一旁赵妈见势不妙,慌忙上前拦着。
    四姨娘目眦尽裂,不管不顾,一身的杀气腾腾,那手就跟铁钳一般。
    冷清琅被吓破了胆子,拼命挤出喉咙几个字:“她不是......不是你女儿!”
    四姨娘一愣,慢慢地,一点一点松开手:“不是我女儿?
    冷清琅一阵急咳,拼命喘气:“不是,不是的。是我一时间起了贪心,想要独占你的这些首饰,所以就命人随便花银子寻了一个年龄相仿的人来冒充唱这出戏,我也不知道她竟然会是什么琳琅阁的姐儿。”
    四姨娘放下紧攥着冷清琅领口的手:“那我女儿呢?”
    冷清琅支支吾吾:“我,我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不知道?”四姨娘发了狠:“既然你能拿我女儿要挟我,清楚前因后果,就一定是知道她去了哪里。今儿你就带我去,我必须要亲眼见到她,否则,我不介意身败名裂,也要到老爷跟前讨要一个公道。”
    “我,我真的不知道。”
    冷清琅还想逃避。
    四姨娘心里的恨意还没有完全消融,哪还管她是不是主子,一把拽起她的手,扯着往外走:“不说就去相爷跟前评理!这些年,我贴补了多少银子,你们一句不知道就想打发了我么?”
    冷清琅整个人都被拽下床榻,赤着脚被扯得趔趔趄趄,瞅着四姨娘是真的发了狠,就再也不敢隐瞒。
    “你女儿已经死了!”
    四姨娘的手又是一紧:“你说什么?”
    冷清琅痛得直吸凉气:“我说,你的女儿早就死了,从一生下来就是个死胎!我姨娘不想让你伤心,所以就没说实话。”
    四姨娘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成了一截木桩子,不停地喃喃自语:“死了?死了?”
    冷清琅好不容易挣脱了她的手,笃定地道:“你远远地见过的那两次,其实都是抱了别人家的孩子冒充的。”
    四姨娘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没有了一点可以支撑的力量,就连眼神都变得空洞。
    “死了?怎么可能?我分明还听到她哭来着。是不是你姨娘,金氏害死了她?你们骗了我这么多年,就是让我给你们卖命。”
    冷清琅怎么可能承认?她不再害怕,还轻巧地“嗤”了一声:“怕是你听错了吧?再说了,一个孽种,死了就死了,我姨娘这还不都是为了你好?更何况,她对你也不薄啊,你如今的安逸日子,还不都是我姨娘赏你的?让你做点事情又怎么了?难道不是应当的吗?”
    长期以来聚集在四姨娘骨子里的奴性,令她无法反驳冷清琅的话。虽说,金氏欺骗了她,甚至是利用了她,但是,自己能有今天,的确是金氏的恩情。
    她不敢再动冷清琅一根手指头,慢慢地转过身,失魂落魄地出了院子,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冰窖里一般,浑身透凉,甚至都没有了生气。
    一路之上,有人跟她打招呼,或者请安,她都是木然的,犹如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个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