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01章 金鹰教主出现了

第301章 金鹰教主出现了

 热门推荐:
    慕容麒搁下手里的碗,体贴地帮冷清欢掖好被角:“我去去就来,你自己好好休息。”
    冷清欢有点不放心:“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慕容麒不想让她操心,轻描淡写地道:“应当是军营里的事儿,你不用操心。”
    转身大踏步地出去,不知道于副将压低声音禀报了什么。冷清欢起身从窗子里往外瞧,慕容麒带着于副将径直出了朝天阙,十分急促。
    慕容麒一夜没回,一直到第二日将近中午,也不见人影。这令冷清欢有点担忧,唯恐是军营里出了什么大事。
    他每天日理万机,有那么多的军务需要处理,自己还拿这些宅子里鸡毛蒜皮的事情烦他,委实不应当。
    去询问于副将,于副将正在跟一堆大姑娘小媳妇吹牛,唾沫横飞,一改当初慕容麒让他留在王府的颓丧与百般不情愿,简直如鱼得水。
    他捉着一个小丫鬟的手,一本正经地胡吹海侃:“你这掌根绵软厚实,柔若无骨,串钱线又深又长,可是旺夫相啊。只可惜,嘶,生命线怎么劈叉了?这可不妙,要有生死大劫。不如这样,晚点,你去我的院子里,我给你专门破破......”
    破破?一听这词就居心不良。
    冷清欢觉得,他离变坏应当不远了,果真,环境与诱惑能改变一个人。
    她轻咳一声,阴恻恻地问:“你领着王府的俸禄,每天这么清闲?”
    于副将一缩脖子,扭脸见是她,顿时嬉皮笑脸:“帮她们趋吉避凶,不也是属于保护王府安全的职责范畴吗?”
    “没想到你竟然还懂这些玄门方术,看来,搜查灵婆的重任交给你比较合适,你跟这个任务八字很般配。”
    “可我们面相不般配,我五行缺爱,她五行缺德,相克。”
    一堆丫鬟婆子低头憋笑,请安之后立即识相地躲了。
    冷清欢没有好气地瞪他一眼:“功夫不见长进,嘴皮子越来越溜。你家王爷呢?你怎么没有跟着?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于副将满不在乎:“要是有什么事儿,我能有心情在这里泡妞?”
    “他昨天一夜未回。”
    “军营离王府这么远,兴许就是懒得来回跑而已,王爷在成亲之前,经常夜宿军营,这府邸反倒是个摆设。他如今军务家庭两不耽搁,殚精竭虑,作为一个男人也累。”
    冷清欢见他口气很轻松,还不忘一语双关地揶揄打趣,觉得自己的确是多虑了。
    正想继续追问,昨天究竟出了什么事儿,让他那样大惊小怪的。有人过来回禀,说是鸿宾楼的伙计送菜上门了。
    藏剑阁一定是有重要消息!
    冷清欢片刻也不耽搁,立即回朝天阙,闭了门询问那伙计:“是不是有灵婆的消息了?”
    伙计摇头:“飞鹰卫那个最神秘的教主终于现身了。”
    冷清欢顿时有点激动:“可看清长相?知道是谁?”
    伙计摇摇头:“自始至终一身黑衣,脸上带着赤金打造的飞鹰面具,看不清样貌。单看身材高挑匀称,气度也不错,是个青年男子。”
    “那可有什么新的线索?他来尼庵做什么?难道是有什么要紧的机密?”
    “记得以前跟王妃娘娘您回禀过,那尼庵里有一个春天刚刚剃度的女尼,她的身份不简单,一直在暗中调查尼庵里的动静。”
    冷清欢点头,还记得此事。
    “她身份暴露了。昨日被尼庵里的人觉察之后活捉,然后就惊动了那个金面教主,亲自赶来审讯。”
    冷清欢的心里一惊:“她是什么来头?咱们的人身份败露没有?”
    伙计摇头:“咱的人是香客,不能一直住在尼庵里不走,怕会引起对方怀疑。所以,这中间换过两次人手,每次都以不同的香客身份。所以,那个女尼并不知道咱们的存在。”
    冷清欢这才放下心来。
    “飞鹰卫可审查出什么结果?”
    “那金面教主看起来武功不错,身手不凡,所以咱们的人没敢往近距离去看。远远的,听到他曾经提起麒王爷的名讳,只是隐隐约约,更不知道,跟麒王爷有什么关联。”
    慕容麒?
    冷清欢想起,昨天得到禀报,匆匆离开的慕容麒,他堂堂战神王爷,跟一个荒山尼庵还有什么牵扯?
    “难不成,那女尼经不住拷问,和盘托出,全都招认了?”
    “不像,”伙计再次摇摇头:“因为,那个女尼最后趁着金面教主不备,自己扑到一旁随从手里拎着的长剑上,一剑贯胸,当场气绝了。”
    还挺有气节。
    冷清欢蹙了蹙眉:“然后呢?”
    “然后那教主便立即离开了,他临走的时候下达命令,我们的人倒是听得清楚。他说,这个尼庵怕是已经被官府的人盯上了,所以,以后这里就作废,让那庵主善后,有些不可靠的人,该灭口就灭口。所以,掌柜让我赶紧过来请示娘娘,咱们的人是否应当撤退?”
    难道那个女尼是官府的人?朝廷已经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飞鹰卫的存在?而飞鹰卫曾经在军营里出没,慕容麒又心知肚明,他跟飞鹰卫又有什么关联?
    慕容麒又为什么不愿意让自己知道?
    冷清欢不过是略一思忖:“你告诉掌柜,假如说咱们的人留下来有危险,那就撤了。但是,这里既然是那飞鹰卫的据点,相信早就已经是根深蒂固。他仓促间转移地方,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最好,还是有人继续留心,万一还有不知情的人撞进来呢?”
    伙计点头,收捡了食盒要走。
    冷清欢又叫住他:“问问你们掌柜,能否画一幅那金鹰教主的画像?”
    伙计一口应下:“这对于我家掌柜来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只是,那人的面具遮掩了大半张脸,即便是相熟之人,怕是也看不清样貌。”
    冷清欢点点头:“无妨。”
    伙计便转身走了,承诺晚些时候,会专程将画像送过来。
    用过午膳,正是午休的时候,慕容麒方才回府,一身疲倦。
    冷清欢立即叫来刁嬷嬷,赶紧准备膳食,自己湿了帕子给他擦脸,帮他更衣。
    慕容麒虽说是个王爷,但自小独立习惯了,像更衣这种事情,从不摆谱,如别人那般衣来伸手,让下人伺候。
    而冷清欢也很少做这种伺候人的事情,所以也笨手笨脚,挺着个肚子去给慕容麒系腰带,胳膊竟然圈不过他的腰。
    慕容麒低头看着她在自己脸前忙乎,哑然失笑。
    “你的肚子再大一些,是不是本王想要搂着你的腰都圈不过来了?”
    冷清欢抬脸瞪了他一眼,将腰带往一旁一丢:“不系了,反正一会儿吃完饭你也要歇着。究竟出了什么事儿,让你这废寝忘食的,夜不归宿?”
    “没什么,不过是军营边的那条河里,发现了一具女尼的尸体。已经通知了京兆尹过去查案。因为太晚,我就索性留在了军营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