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05章 你不能休了我

第305章 你不能休了我

 热门推荐:
    冷相也没敢莽撞开口,替冷清琅辩解,只能静待事情发展。
    “从一开始,知秋身亡,我们全都忽略了一处细节,就是知秋前来相府的真正目的。她说是来寻府上管事,其实也不过是个幌子,真正为的,却是冷清骄脖子里的那块玉佩。
    玉佩在知秋落水之后便不知去向,因为它并非是特别名贵之物,我们全都不以为意。可是,前日里,清骄身边的书童曾经提到,说那块玉佩对于清骄而言,十分重要,金氏曾经叮嘱过,让他轻易不要给别人。
    一块普通的玉佩,并非价值连城,金氏却特意叮嘱,说明这玉佩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用途。而知秋被害之后,这枚玉佩,四姨娘一定是将它收走了。
    那么,问题也就出在这里,知秋为什么会知道那枚玉佩很重要?除了从你这里得知之外,本王一时间想不出别的途径。所以,本王就命人从你这些时日里的花销之中寻找答案,并且顺藤摸瓜,找到了你提取银子的银庄。”
    冷清琅仰着脸,瞬间震惊得呆若木鸡。
    慕容麒望着她的反应,微微勾起唇角:“然后,那银庄掌柜不但告诉了本王,这枚玉佩的用途,本王还知道,你在知秋死后,前两日刚从庄子回到相府,就用这枚玉佩,从银庄里支取过银子。本王这样说,你应当没有什么可争辩的了吧?
    那枚玉佩如今就在你的手中,说明,就是你派人杀害了知秋,并且趁机将冷清骄的这一份银子,也据为了己有,一箭双雕。”
    一石激起千层浪,慕容麒的话更是在众人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一方面,惊叹慕容麒的缜密与睿智,如此毫无头绪,而又棘手的谜团,他不过是两日时间便顺利破解。
    另一方面,就是惊讶,冷清琅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非但杀了知秋,逼死四姨娘,就连金氏留给自己亲弟弟的一份财物也要霸占。
    没有人质疑慕容麒的话,因为,这个推理很完美。
    冷清琅已经是哑口无言,面对着慕容麒的指控与罪证,无法辩解。
    瞬间,她被抽离了所有的气力,瘫软在地上。
    冷相颤抖着手,指点着她:“逆子,你还不认罪吗?”
    冷清琅已经无法再狡辩,瞬间泪盈于眶,哭得梨花带雨。
    “是女儿一时糊涂,那知秋实在是太可恶,所以就一时动了杀机。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王爷,父亲,饶了我吧!”
    冷相高高地扬起手来,想要教训她,一时间又无法下手,重重地叹气:“逆子,为父真是错看了你,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心狠,而又不顾及姐弟情分。”
    “那银钱女儿并未想着独吞,只是弟弟还小,暂时替他保管罢了。”
    冷相颜面尽失,无奈地对慕容麒道:“是下官教女无方,但凭王爷处置,绝无二话。”
    “不,父亲,知秋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奴才,命都是我的,她不合女儿心意,杀了她那是天经地义。”冷清琅仍旧理直气壮。
    慕容麒抿抿凌厉的薄唇:“如何处置,还是右相大人自己拿主意就好。冷清琅早就不再是我麒王府的人,稍候本王便命人重新送一份休书过来。”
    这一切都是在冷相预料之内,他嘴唇蠕动,无话可说。
    冷清琅大惊失色:“王爷要休了清琅?你果真不顾及我们往日的情分了吗?”
    慕容麒一声冷笑:“你我之间有多少情分可以供你挥霍?”
    冷清琅悄悄地瞥了一眼冷清欢,余下的话,不敢说。
    慕容麒站起身来,冲着冷相拱手一礼:“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本王便与清欢先行回府了。毕竟清欢如今有孕在身,不适合劳累。”
    这一礼,代表着慕容麒对他的敬意,令冷相有点受宠若惊。
    虽说冷清琅犯错被休弃回府,但是冷清欢还在,还是麒王府的正妃,不影响两府之间的关系。
    冷清欢也从座位上起身,就要向着冷相告辞。
    冷清琅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身子忍不住发颤。
    她抬着下巴,望着慕容麒:“你不能将我丢在这里。”
    慕容麒就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转身捉住了冷清欢的手。
    冷清琅鼻翼翕动,有些激动,一字一字地从唇间挤出一句话:“我已经怀孕了,你不能休了我。”
    声音不大,却挺震撼。众人齐刷刷地望着她。慕容麒微蹙了眉头,握着冷清欢的手也是一紧。
    冷清琅继续道:“我已经怀了你的骨肉。”
    慕容麒全部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冷清欢的身上。他感觉到,手心里,冷清欢的手僵了僵,带着微微的颤抖。
    “不可能!”他怒声反驳,也是在安慰自己。
    “怎么不可能?”冷清琅唇角微微带着笑意,反问慕容麒,却是紧盯着一旁冷清欢脸上的表情变化。
    她眼尖地看到,冷清欢的呼吸瞬间急促了起来,就像是有人掐住了她的喉咙,令她感觉到了呼吸困难。她扭脸难以置信地望着身边的慕容麒,嘴唇都是微微张开的。
    冷清琅很是满意,于是接着又在冷清欢的心口捅了一刀。
    “中秋夜王爷你与清琅在湖边的马车上一场恩爱,难道忘记了吗?”
    冷清欢的脸瞬间变得惨白,一丝血色也没有。她记得清楚,中秋夜宫宴之后,慕容麒丢下她,驾车与冷清琅先行离开了皇宫,夜半方才回来,身上,还带着两点吻痕。
    自己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最终选择了相信。
    她慢慢地挣脱开,慕容麒紧握着她的手。慕容麒力重千钧的手竟然也有些微微发颤,似乎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
    “闭嘴!”他几乎有点气急败坏了。
    “姐姐就是大夫,我敢当着姐姐的面作假么?姐姐若是不信,便给清琅诊一诊脉吧?”
    她冲着冷清欢伸出皓白的手腕,似乎是在示威。
    冷清欢没有动。
    慕容麒的反应,似乎已经印证了冷清琅的话。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冷清琅是否怀孕,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勉强扯了扯唇角:“恭喜王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