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11章 男人出轨三大借口

第311章 男人出轨三大借口

 热门推荐:
    慕容麒先是“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胳膊上的肉紧了紧,狠咬着牙根,并没有挣扎,也不松开。
    秋天的衣裳不厚,很快就有血腥味道在口腔里弥漫,有点咸。
    空气就像也凝固了一般,四周静悄的,只有兔子被篝火烤得“吱吱”冒油的声音。
    冷清欢胸膛起伏,狠喘了两口气,然后慢慢地松开嘴,解气多了。
    先将掉进篝火里的兔子捡起来,毕竟,气少了,肚子自然空了,不吃饱,哪有力气干仗?
    就她冷清欢这二踢脚的性子,当时没有发作,窜上天爆炸,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滚,离我远点。”
    “最起码,你应当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湖边,马车,荒郊野外,多惊险刺激啊?犯得着躲着我吗?压根就没有必要啊,将她直接带回朝天阙,只要你麒王爷一句话,我给你们乖乖腾地方。
    你又追我来做什么?你是堂堂麒王爷,三妻四妾那是你们男人的荣耀,多子多孙那是本事,我都已经说了恭喜了,还要让我怎样?帮你们重新再操持一回?还是呐喊助威擂鼓数数?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再来一次?这样数有感觉没?”
    慕容麒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里,声音很艰涩:“那夜我吃酒太多了,将她错认成了你,而且,她身上熏了合欢散的味道,我一时间可能失去了理智......”
    “你不用解释得这样详细,我对你们之间的欢情不感兴趣。”冷清欢冷冷地打断他的话:“男人出轨三大借口:醉酒,勾-引,还有妻子不够温柔。你全都中招了,还有新鲜一点的借口吗?”
    “我这不是借口!真的,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当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醒来之后,好像就木已成舟了。我很是懊悔,知道对不起你,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就将她送去了庄子里。
    的确是本王不好,答应你的没有做到。你打我骂我,怎样都可以,但是千万不要自己生闷气好不好?”
    “好啊!”冷清欢答应得极是痛快:“想要我不生气,那就立即从我的眼前消失,只要看不到你,我的世界就清净。”
    “我不走,除非你跟我一起。”
    “那好,我走。”
    慕容麒的手臂更加紧:“究竟我怎样做,你才能原谅我?”
    冷清欢放弃了挣扎,涩声道:“慕容麒,你犯不着这样,你有你的骄傲,我有我自己的坚持,你不用这样费力迁就我,这样你迟早会感觉到累,我们的婚姻也不长久。”
    “不,”慕容麒斩钉截铁地坚持:“清欢,我不是在刻意讨好你,迁就你。而是,除了你,这世上我不会再对任何一个人心动。我最大的骄傲就是你,你的坚持也是我的坚持。余生很长,我的话是誓言还是谎言,再给我时间,我会向你证明。”
    慕容麒不是油嘴滑舌的人,即便两人浓情蜜意之时,他也极少会说这些山盟海誓的情话。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很大的吸引力,说得冷清欢的心都控制不住地软了。
    “证明?怎么证明?休了清琅吗?她的孩子怎么办?你能做到吗?你能狠得下心吗?她冷清琅原本就是你的心上娇宠,旧情复燃很正常。说什么不是你自愿,若非是你旧情难忘,优柔寡断,多情滥情,何至于此?”
    慕容麒一阵默然:“冷清琅已经回了王府,她有孕一事,父皇母妃他们也都知道了。一时间,我也不知......”
    果真,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冷清欢一声冷笑,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来让我回府的,还是往我伤口撒盐的?既然,你已经接回了冷清琅,那就已经表明了你的态度和决定,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初,我就曾经与你说过,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冷清欢,没有与别人共侍一夫的爱好,更何况是水火不容的冷清琅。你口口声声说,会给我一个交代,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交代,生米煮成熟饭,孩子都有了,让我不得不妥协是吗?
    慕容麒,你算计错了。我还是那句话,迟早有一天,我跟冷清琅是你死我活。你若是想要看到这一天,那就带我回去吧。”
    都说,谎言是听的人当真了,誓言,是说的人当真了。
    我们之间曾经的海誓山盟算什么?
    成语吗?
    慕容麒懊恼地紧咬着牙关:“跟我母妃妥协,接回冷清琅,不过是我的权宜之计。刚才,听闻你被飞鹰卫的人带走,我很担心你的安危,害怕对方会对你不利。”
    害怕对方拿我来要挟你吗?飞鹰卫的人眼睛又不瞎,升官发财死老婆,你麒王爷怕是巴不得。
    冷清欢只笑笑不说话。
    “跟我回去吧,清欢,我答应你,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慕容麒几乎是央求道:“冷清琅与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会想办法处置掉。”
    冷清欢冷硬下心肠,一字一顿:“我不信!”
    慕容麒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有一种被误会而又无法辩解的无力感,只恨不能将自己的心剖出来,给冷清欢看。
    “你自己回去吧,慕容麒,我无法面对冷清琅的耀武扬威,害怕自己控制不住会烧了你的王府,我需要冷静一下,我们都给彼此一点时间和空间。事情如何处置,遵从你的本心,不必为了谁勉强自己。”
    慕容麒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那好,我留在这里陪你。你不走,我也不走。”
    “何必呢?累不?”
    “如今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那我只能证明给你看。明日,我便去求父皇,卸了兵权,摘掉这王爷的名号,陪你在这青山绿水里,实践我的承诺,过你想要的生活。”
    “那我担保,我绝对见不到后天晨起的太阳。父皇怎么能允许我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祸害留在世上,毁了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慕容麒一怔,冷清欢的顾虑很真实。
    他瞬间就没有了底气。
    “你说,我怎么办?只要能原谅我,我慕容麒发誓......”
    冷清欢晃晃手里烤得半糊的兔子,打断了他的话:“小心,这只兔子就是乱发誓的下场。你看,像不像被雷劈焦了?”
    她笑吟吟地扭脸望着慕容麒,眸子里跳跃着泪光,还有火苗,亮晶晶的,只要眨眨眼睛,就会有火星随着眼泪,一块迸射出来,跌得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