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22章 我还就不走了

第322章 我还就不走了

 热门推荐:
    冷清欢缓缓摩挲着肚子,唇角的笑意浮上一抹讥讽。
    “为了留在麒王府,冷清琅,你还真的是不择手段,什么龌龊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可怜麒王爷,这是要忍受多大的恶心?被猪拱了都比被你睡了强,真心地心疼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不过,来日方长,你以为,有了慕容麒的孩子,就是抓住了他的心吗?就能将我赶出麒王府吗?你的招,我接了,那我们就走着瞧吧,看最终鹿死谁手好了。”
    被冷清琅的嚣张重新刺激起斗志的冷清欢重新恢复了原来的状态,嘴巴就像机关枪,打击得冷清琅简直体无完肤。
    她转过身,招呼一旁的冷清瑶:“还愣着做什么,走吧!”
    冷清瑶冲着冷清琅扮了一个鬼脸,颠儿颠儿地追上了她。
    “还是大姐威风,几句话就将那冷清琅噎得跟吃了大粪似的。”
    冷清欢暗中叹了一口气,自己心里比吃了大粪还要恶心呢,谁又能看得见?
    “以后少招惹冷清琅,她现在已经疯了。”
    一个能不择手段杀人的女人,已经丧失了理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我瞧她骂人麻溜的很,哪里像是疯了?再说了,我也只是瞧着刚才进府找她的那个丫鬟莫名的眼熟,所以想跟过来瞧一眼。谁知道那丫鬟倒是溜得快。
    你是不知道,冷清琅当时那副天大地大,数她最大的德行,瞧着就来气。我就纳闷了,对付冷清琅你不是一直游刃有余的吗?怎么这一次就怂了,竟然自觉地跑去山沟沟里,给另外两个女人腾地方。”
    冷清欢淡然道:“我不走了,就留下来。”
    “真的不走了?”冷清瑶欢喜地问。
    冷清欢点头:“我想通了。”
    佛受一炷香,人争一口气,自己为什么要如她们的意?
    冷清瑶欢喜地一拍掌。喜上眉梢:“那我回府告诉父亲讨赏去。”
    冷清欢眨眨眼睛:“是谁让你过来找冷清琅寻衅,故意激我的?”
    冷清瑶一愣,挤出一点笑意:“故意寻冷清琅寻衅是真,但我激你做什么?”
    冷清欢也不辩解,只是又笑了笑:“说吧,是慕容麒还是大哥?”
    冷清瑶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这都被你猜到了。这个主意是大哥出的,若是算账,你便只管找他去。再说了,我们也都是为了你好。我就见不得她冷清琅小人得志。”
    难怪冷清瑶极少出门,两人却能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偶遇。
    大哥用心良苦,冷清欢自然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也不知道慕容麒究竟有什么魅力,分明是他有错,这些人不去责备他滥情,反而怪罪自己任性。
    送走冷清瑶,就立即命人前往山庄,将冷清画一并接回来。不过清画离开相府许多日,也有点想,就先送回了相府。
    下午慕容麒回府,听闻冷清欢不再执意要回山庄,自然满心欢喜。将手里马鞭一丢,就直接脚步轻快地去了朝天阙。
    远远的,就听到朝天阙里一片欢声笑语,热闹得简直掀了屋顶。
    他一脚迈进去,见几个人正围拢了冷清欢,叽叽喳喳地闹。
    刁嬷嬷跟王妈合力抬着一杆大秤,秤钩上吊着一个浅口箩筐,冷清欢坐在里面,两只腿露在外面,双手紧抓着箩筐上面吊着的绳子。箩筐慢慢悠悠地离了地。
    “不行啊,小姐,这秤打不开,您太重了。”
    兜兜拽着秤砣抹到了横杆最末端的秤星上:“而且看起来差得远着呢,估计您最少也要一百二十斤。”
    “就说我没有瘦吧,你们还不信。”冷清欢有点懊恼:“这小兔崽子能有几斤重啊?肉都长我身上了。”
    刁嬷嬷和王妈小心翼翼地放下肩头的抬杠,憋得脸通红,直喘气。
    “可老奴瞧着王妃娘娘这几日分明就是瘦了。下巴都尖了。”
    冷清欢笨拙地起身,双脚着地,一抬屁股,离了地面。可惜,那个浅口箩筐竟然卡在了她的屁股上,活像一只努力抻着脖子的乌龟。
    刁嬷嬷三人顿时哄堂大笑,前俯后仰。
    “我怎么就笨成这样了?”冷清欢自己也憋不住笑,这一笑,身上没有劲儿,大着肚子又起身困难,索性又坐了回去,佯装恼怒地吩咐兜兜:“还笑,还不快点将我拽出来!”
    兜兜慌忙忍住笑,去搀扶坐在箩筐里的冷清欢。她年纪还小,气力不济,王妈慌忙丢了手里的秤也去帮忙:“就说这个法子不成,王妃娘娘您还偏生不信。这幅样子若是教下面下人见了,您这王妃的威严可就扫地了。”
    慕容麒瞧着她这笨拙的样子,心又好笑,上前就弯身将她整个打横抱了起来。
    兜兜和王妈见是慕容麒,立即有眼力地松开手,然后取出了卡住冷清欢的箩筐,低头闷笑。
    冷清欢非但没有挣扎,反而还主动搂住了他的脖子!这令慕容麒瞬间欣喜若狂。
    “还用秤秤么?本王一抱就知道你有多重。”
    “还不是她们都说我这几日瘦了,肯定吃不好喝不好,一个劲儿地往我嘴里填东西,想撑死我。”
    慕容麒抿抿唇:“这个我可以帮她作证,她这两天吃得好,睡得好,没心没肺,真的没瘦。瘦了的是本王还有我的千里马。”
    兜兜三人低头相互对视一眼,对于二人能和好如初觉得高兴。
    刁嬷嬷:“我去给王爷王妃准备晚间的饭菜。”
    王妈:“我去端茶打水。”
    剩下兜兜,左右张望一眼:“我给王爷开门。”
    慕容麒抱着冷清欢直接进了屋,也不放下,而是转身自己坐在床榻上,仍旧将冷清欢搂在怀里,犹如失而复得,满心激动。
    “还不放我下来?”
    “不放,补回来。”
    “不沉么?”
    “沉。”慕容麒低头瞧瞧她的领口:“好不容易两手养大的,越沉越好。”
    冷清欢使劲儿锤了他一拳:“给点阳光你就灿烂”
    慕容麒将满是胡茬的下巴在她身前噌啊噌,真的像一只小奶狗:“真的原谅我了么?”
    “自然没有,留观处分。”
    “什么叫留观处分?”
    “留待观察,看你日后表现如何。”
    “日后表现?就是说,看本王某些表现能不能让我的王妃满意,是不?什么时候能给我表现的机会?”
    男人都是天生段子手啊,冷清欢轻哼:“休想!还要与你约法三章,你若是做不到,日后休想我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