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44章 吃剩下的脚指头

第344章 吃剩下的脚指头

 热门推荐:
    冷清欢悄悄撩开一点眼皮,瞅着自家婆婆那张吃了大便一般的脸,实在是哭笑不得。
    她往一边挪了挪,拍拍身边:“你睡不睡?”
    惠妃赶紧摇头,摇曳的煤油灯光使得牢房里影影重重,增添了一丝诡异。身边少了那群唯唯诺诺的奴才,她突然就没有了底气,觉得此时的冷清欢就像是青面獠牙的妖怪一般,令人害怕。
    她担心,自己要是跟冷清欢睡在一张床上,万一半夜里,她突然冷不丁地饿了,再将自己剥皮吃了呢?
    所以,她坚定地拒绝了。
    “那我就自己睡了啊,怀了身孕的人难免容易困。”
    冷清欢将自己卷成一个筒,心安理得地睡了。
    惠妃身子还没有好利索,先是站着,后来靠着,再后来蹲下,最后实在受不了,就找了一个略微干净一点的地方,在地上铺了一块帕子,然后坐下来。
    越想越气,越想越恼,这叫一个委屈,忍不住哭一会儿,愣一会儿。
    稍微安静下来,牢房里的老鼠就开始热闹起来。先是窃窃私语,后来又吵嘴,或者撕打成一团。对于这个牢房里住着的人,它们压根就毫无忌惮,打着打着,没准儿就滚到了惠妃的脚上。
    惠妃虽说不怕,但是膈应啊,如此三番,实在受不了,只能跑回床沿上坐着。
    冷清欢也没有睡好,睡梦里老是有女鬼呜呜咽咽地哭,自己跟女鬼干了一架,折腾出一身汗,然后就醒了。
    瞅着自家婆婆坐在床沿上,就跟小鸡啄米似的,困得直点头,头发蓬乱,全然没有了白日里的威严。
    她心里没好气,暗自骂了一句活该,却是翻个身,将旁边的位子空了一点。
    惠妃就跟那只抢主人帐篷的骆驼一般,先是伸开腿,然后出溜下去,慢慢的,舒展开,也睡了。只不过,她没有被子,睡到后半夜,就冻得蜷缩成一团,然后第二日,冷清欢起来的时候,她就起不来了。
    病上加病。
    不都说自作自受吗?可是冷清欢觉得,自家婆婆每次作孽,为什么都是自己跟着遭殃呢?
    两人住在牢房里,是甭指望皇帝会派御医来的,给她服药她一定也嫌好道歹地不肯配合。冷清欢只能认命地取药,配药,然后将烧得迷迷糊糊的惠妃翻了一个个,从她后腰扒开一点裤子,露出屁股上的肉肉来。
    惠妃是真的烧迷糊了,迷迷瞪瞪的,任她为所欲为。
    “噗呲”一针下去,惠妃“嗷”的一声惊叫,就要跳起来。多亏冷清欢早有防备,膝盖一使劲儿,就将惠妃压住了。否则,针头都能被她这一激灵夹断了。
    “你要做什么?”惠妃虽说看起来病得半死不活的,这一发威,还挺凶悍。
    冷清欢抬手,朝着她丰满的屁股上就来了一巴掌,“啪”的一声:“老实点!难道想把狱卒都招过来吗?”
    惠妃想想自己衣不蔽体的样儿,吓得立即就不敢动了。事关自己凤仪尊贵,这样丢人的一面,可不能让别人瞧了去。
    “你要是吃了我,你也休想出这个牢房。”她战战兢兢地恐吓冷清欢。
    冷清欢正在打针的手忍不住就是一颤,自家婆婆的脑子里啊,全是面粉,被锦虞一洗脑,就全都变成浆糊了。她这是深信不疑,将自己当成吃人的妖精呢。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强忍着扁她的冲动将针好歹打完,松开了钳制着惠妃的手脚。
    “又臭又硬,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谁稀罕吃你?”
    冷清欢处置了医疗垃圾,左右瞧一眼,这牢房里除了这张床,也实在没有地儿可去,尤其是墙脚的恭桶,臭不可闻,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床上吧。
    惠妃被吓出一身的汗,感觉自己烧热顿时就退了。往床脚缩了缩,充满警戒地瞪着冷清欢。
    冷清欢没有搭理她,闭上眼睛想事情,想冷清琅,想锦虞,想飞鹰卫,这时候又多出一个那扎一诺。这么多值得自己惦记的,也惦记着自己的人,至于惠妃,没空搭理她。
    惠妃因为药力作用,很快瞌睡就战胜了恐惧,上下眼皮打架,睡着了。
    等一觉醒来,身上盖着香喷喷的被子,冷清欢缩在一边咯嘣咯嘣地吃东西,嚼得特别带劲儿。
    她饿了。
    于是问冷清欢:“是送饭来了么?本宫饿了。”
    饿了我也不伺候。
    冷清欢朝着牢门口努努嘴:“送过来了,两个窝窝头,两碗高粱米粥,两根咸菜条。老鼠已经先尝过了,反正我不吃,你吃吧。”
    惠妃顿时就恼了:“什么?竟然让本宫吃这个?”
    “这个也是一天就一顿,听说晚饭只有菜粥,还要省着点。”
    惠妃狐疑地瞅了她一眼:“那你刚才在吃什么?是不是将好吃的藏起来了?”
    “我啊?”冷清欢语气一顿:“袖子里还剩了两根以前吃剩下的脚指头,要不要分给你一点?”
    惠妃“呕”了一声。
    冷清欢很是心满意足,接着吃,“咯嘣咯嘣”嚼得欢快,就跟三瓣嘴的兔子似的。
    惠妃又忍不住:“我分明闻到葱花酥的香味了,你是不是偷着带了点心?”
    冷清欢呲牙一乐:“那又怎么样?你想分一口?我要是肚子饿了,一样会吃人的。”
    惠妃又没声了,只剩下肚子“咕噜噜”地叫唤。
    冷清欢继续吃得津津有味,听到惠妃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都怪你,你个害人精,让我落得这种下场。等到麒儿回来,我一定让他休了你。”
    冷清欢掸掸身上的点心渣,觉得肯定是自己的点心把婆婆馋哭了,可我还是不给。
    她咽下嘴里的点心,盘着腿在惠妃跟前坐好:“来来来,咱们趁着这个时候好好掰扯掰扯,究竟赖谁。”
    惠妃撇嘴:“我没劲儿跟你吵,口干。”
    冷清欢抿嘴笑笑,摸出一瓶口服葡萄糖。打开盖子递给她:“喝完咱们再吵。”
    惠妃将信将疑地接在手里,先是小心地尝了一小口,觉得好喝,“咕噔咕噔”一口气闷了半瓶子。
    喝完之后,虽说肚子还是饿,但是感觉气力顿时恢复了,精神也有了,可以开始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