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50章 我要随军剿匪

第350章 我要随军剿匪

 热门推荐:
    狱卒不敢隐瞒,招认道:“小人原本是个走街串巷的训鼠人,就靠着训练老鼠玩些杂耍养家糊口。因缘际会识得一位贵人,与皇后娘娘有些拐弯抹角的亲戚,才谋得这份狱卒的差事。
    所以,一听是皇后娘娘跟前的人,丝毫都没有怀疑。听他吩咐夜间便趁巡逻之时,驱赶老鼠将手骨运到麒王妃床下藏妥,晨起方才将半只剥皮狸猫携带进去,偷偷地丢进牢房之中。”
    这幕后之人竟然还如此清楚天牢狱卒的底细,并且加以利用,这令大家也感到意外。果真,只要有心,定能无孔不入。
    皇帝没有空暇继续纠结这件微末小事,直接将这个差事交代给了大理寺,让他们根据线索继续追查下去。
    好歹,冷清欢身上的嫌疑是洗清了,勉强算是真相大白,也是因祸得福。
    皇帝瞅着她与惠妃蓬头垢面的样子,没个好气。
    “你们两人现在可知错了?”
    不知道,可是必须要认。
    冷清欢一提裙摆就在皇帝面前跪下了:“清欢知罪,所以恳请皇上能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你想怎么将功赎罪?”
    “清欢自请能跟随我夫君一起,远赴巴蜀,剿灭圣女教。”
    “荒唐!”皇帝不假思索地训斥:“你现在有孕在身,即将临盆,怎么能长途颠簸?”
    冷清欢抬起脸来,勇敢地望着皇帝:“此事因我而起,我曾经暗中调查过这圣女教,知道她们的底细。她们善于使用各种阴邪的害人巫术,压根就防不胜防。
    就好比前些时日我在山庄遭遇灵婆的攻击,毒蛇,飞禽,不择手段,实在难以招架。这应当也只是其中一样微末的雕虫小技,更何况是整个圣女教?
    再加上蜀地地形复杂,难于上青天,又多毒虫出没,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慕容麒全都处于下风。再说他急于返京,肯定心浮气躁,贪功好进,更容易中人埋伏。所以,我实在不放心他一人孤身赴险,恳请父皇能同意,让我陪他一起。”
    冷清欢这样一说,皇帝也觉得,让慕容麒前去剿灭圣女教,好像有点冒失。虽说慕容麒英勇善战,但是让他对付一群女人,可就未必能招架得住啊。就好比他麒王府,三个女人都能令他丢盔弃甲。
    可是,他是皇帝,怎么可能有错?
    “即便你去了又有什么用?”
    “我带着银子去啊,江湖事江湖了,对付非常人行非常事。我琢磨着,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多找几位能人异士保驾护航,就算是剿灭不了圣女教,逼着她们为了自保交出这个那扎一诺总成吧?”
    “哼,自作聪明!”皇帝轻哼:“你能想到的,麒儿难道就想不到吗?”
    “麒王爷一身浩然正气,又是堂堂战神。若是被人知道,为了对付一个女娃子,竟然还要求助别人,他这王爷的威名也就扫地了。所以呢,这骂名还是我来承担,自请前往助他一臂之力。”
    一通胡搅蛮缠,反正目的就是一个,这宫里她是待不下去了。
    “绝对不行,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住朕的金孙子!”皇帝斩钉截铁,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
    冷清欢一见,这一招不成,立即眼圈一红,差点就哭出声来了。
    “巴蜀山水迢迢,行军又慢。他这一来一回,快则两月,慢的话,没准儿半年都过去了,回来我孩子都会叫爹爹了。我这提心吊胆的,怎么能安心养胎?”
    一边说,一边眼梢就往惠嫔跟前瞟。
    惠嫔这里也哭上了:“你不说还好,一说,我这心里也十五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说来说去,此事还是本宫不好,都是我惹的祸,还是让我去吧!”
    “不行,母妃你身体不好,都好几天吃不下饭了,怎么能让你去呢?还是儿媳去。”
    “你担心麒儿也已经好几天食不下咽,晕倒两次了,母妃又怎么能放心?我这条老命,死不足惜!”
    沈临风守在一边,瞅着这一对死对头,竟然一唱一和地上演婆媳情深,眼睛都直了。摸摸自己袖子里剩下的银子,两人刚才一顿饭吃了四个壮汉的量,的确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但是这病么,有待商榷。
    皇帝的脸越来越沉,眼见就要发作。
    御书房外,有内侍急匆匆地一路疾走:“回禀皇上,吏部侍郎魏大人出事了!”
    二人的争论立即识相地停下来。
    皇帝的眼皮子不自觉地跳了跳:“怎么回事?”
    “魏大人被人发现死在书房里,好像是中毒而亡。”
    “中毒?”
    “是的,与上次兵部侍郎的死状一模一样。金尚书入宫来报,请皇上示下,是否需要刑部介入调查?”
    皇帝扭脸质问沈临风:“上次兵部侍郎一案如今可有定论?”
    沈临风心虚地后退一步:“请皇上恕罪,暂时还没有进展。”
    皇帝深吸一口气:“那还愣着做什么?不赶紧去!一群饭桶!”
    沈临风瞅了冷清欢一眼,没敢开口,灰溜溜地出宫去了。
    皇帝一时间心里烦乱:“宣金尚书!”
    然后冲着冷清欢与惠嫔挥挥手:“先回你们的蒹葭殿,别给朕在这里添乱!瞅着你们两人就堵心。”
    二人不敢再多言,也识相地退出去。回到蒹葭殿,赶紧热汤沐浴,再加美人按摩,先好好舒展一下筋骨。然后才凑到一起,琢磨着,怎么想个办法,将慕容麒给召回来。
    否则,真的像是冷清欢所说的,等他回来,自家娃娃都会喊爹了。
    惠妃这两日受了刺激,瞅着镜子里自己头上的白头发有点碍眼,对着镜子一根根往下拽,疼得龇牙咧嘴。
    冷清欢撇撇嘴:“你就别薅你那两根头发了,薅秃了也比不上那些小嫩葱一样的宫女。想靠脸打动父皇是不可能的。”
    “你这嘴真臭!”惠妃揉揉鬓角:“实在不行,我就装死得了,皇上总要让麒儿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冷清欢撇嘴:“锦虞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那一套感情就是跟你学的。这节骨眼上,你装病,谁都能看得出来你居心不良。”
    惠妃冷哼:“那你说怎么办?你在皇上跟前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也没见管用啊。”
    “皇上这不是好面子吗?出尔反尔总是不太好,所以,我得给他找一个寻慕容麒回来的台阶。”
    “反正我帮不上啥忙,你慢慢想,我慢慢薅。”
    压根就没想着指望你,你不给添乱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