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63章 半夜偷香超刺激

第363章 半夜偷香超刺激

 热门推荐:
    皇帝点头:“你说的很对,若是不能铲除这所谓的金鹰教主,飞鹰卫就有卷土重来的可能。关于此人,可有什么线索?”
    慕容麒顿了顿,摇头:“暂时没有。”
    皇帝叹气:“如此说来,可如何入手?只怕这兵部与吏部侍郎只是冰山一角,朕的百官之中,是否还有被他们暗中操控之人,谁也说不准。”
    冷相略一沉吟:“微臣以为,既然如此,倒是还不如将飞鹰卫的罪行公诸与众。”
    “什么意思?”
    “既然这些官员都是被飞鹰卫胁迫,深受其害,并非自己所愿,想来他们也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飞鹰卫的控制。我们就将飞鹰卫狗急跳墙,杀人灭口的罪行公诸与众。
    那么,这些人肯定人人自危,一是害怕被飞鹰卫灭口,二是害怕飞鹰卫被灭,他们与飞鹰卫相互勾结的事情暴露。这时候,皇上只要能表示可以从轻发落,对于坦白认罪者不予追究。相信,一定会有官员主动投案认罪。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关于飞鹰卫的线索。”
    “此计可行。”皇帝立即就对冷相提出的建议给予了肯定。
    冷清欢才知道,自家这个糊涂老爹,在朝堂上还真不是吃闲饭的。可能,他将所有的脑子全都搁在这国事上了。
    皇帝沉声下令:“此事就交给麒王与临风你们两人联手调查,务必尽快铲除这一毒瘤。”
    二人恭声领命。
    皇帝扭脸看一眼一直封着嘴,一言不发的冷清欢:“为了能让麒儿专心剿灭飞鹰卫,不会分心,清欢还是继续呆在宫里吧,安全。”
    棒打鸳鸯,简直丧心病狂!
    冷清欢很不服气,就知道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怎么可能轻易原谅自己呢?他在人前装得很有君王风范,一本正经的,其实一肚子坏水,将自己留在宫里,过后还不知道怎么阴自己呢。
    慕容麒快马加鞭地赶回上京,想冷清欢想得心急火燎,听自家老爹这么不讲情面,心里也恼。
    “父皇,儿臣的麒王府虽说不及皇宫大内戒备森严,但是寻常宵小之辈想要混进去,那也不容易。”
    皇帝怎么可能轻易妥协让步:“你王府是安全,可是你的王妃未必安分啊。”
    这真是大实话,冷清欢瞪着皇帝老爷子,嘴巴动了动,又不服气地咽了回去。
    慕容麒只能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出了宫。
    冷清欢更不放心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他跑去巴蜀,跟那一群老妖婆们玩呢。要知道,王府里还养着两只狐狸精,自己不在,可别把慕容麒生吞活剥了。
    因此这叫一个愁啊。
    快到用晚膳的时候,绿芜差了跟前的宫人过来,请她过去自己的宫殿,说是皇上赏赐下来一些膏肥流油的螃蟹,可她又在减肥,不敢多吃,因此请冷清欢过去。夜里就宿在她那,不回蒹葭殿了。
    冷清欢立即颠儿颠儿地去了,不是为了那些馋人的螃蟹,毕竟,她现在是个孕妇,吃多了也不好。她是馋绿芜那一身的肉。
    早就听说,搂着胖子睡觉很舒服,冷清欢跟绿芜一起的时候,咸猪手就忍不住往她腰间的肉肉上捅。今儿能好好过一把手瘾,想想那种绵软而又滑腻,q弹而又丰富的手感,她还是摩拳擦掌,有那么一点兴奋与期待的。
    就是不知道,她那张床能否禁得住。
    两人的分量加到一块,怕是将近400斤重了。
    日落月升,今儿的皇宫格外安寂。
    一道矫健的身影巧妙地避过巡逻的守卫,几个纵越,犹如狸猫一般,静悄地潜入了惠妃的蒹葭殿。
    宫人们已经熟睡,只有廊檐下的灯笼散发着暗淡的光,随着秋风轻轻地摇曳,光晕也忽明忽暗。
    那道黑影一个倒挂金钩,用脚尖勾着廊檐,然后手扶窗子轻巧落地,犹如棉絮。
    一阵轻巧拨弄,他打开了冷清欢房间的窗子,然后一跃而入。
    整套动作犹如行云流水,静悄无声。
    黑影侧耳听了听床帐里起伏的鼾声,蹑手蹑脚地向着冷清欢的床铺走过去,压低声音叫了一声“清欢?”
    里面的人没反应,鼾声也没有停。
    黑影拉开床帐:“怎么睡得这样香甜?看来本王不在,你很安逸。”
    夜半偷香的麒王爷觉得满心刺激,激动地搓搓手,打算给冷清欢一个惊喜。他俯下she
    子,朝着床上的人就亲下去。
    半截顿住了。清欢的脸咋这么大呢?就跟一张大饼似的。
    床上的人也终于醒了,撩开眼皮,顿时睡意全无,与他大眼瞪小眼,瞪了片刻,然后一声惊悚尖叫:“你谁啊?”
    慕容麒也吓了一跳,眼皮子直哆嗦,不是冷清欢!这半夜偷香真的超刺激,心脏不好的都顶不住。
    他顿时就跳开了,也惊悚地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床帐里的人“噌”的坐起身,这才缓过神来,瞅了一眼跟前的黑影,试探着问了一句:“麒王爷?”
    慕容麒大半夜的偷溜进宫偷吃被捉个正着,有点恼怒:“你是谁?怎么睡在清欢的房间里?”
    床帐里的人立即就从床上溜了下来,衣衫不整地跪在地上:“奴婢是浣衣局的宫婢胖丫啊,今儿总管找上奴婢,说让奴婢过来这里睡,等着,等着王爷您。说您今日进宫一眼就瞧上了奴婢。没想到,这深更半夜的,您果然就来了。这,真不好意思,奴婢有点受宠若惊。”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娇羞。
    慕容麒心里却“咯噔”响了一声,一口老血差点喷涌而出,这典型就是圈套啊。至于这圈套是谁布下的,用脚指头都能猜得出来,难怪,冷清欢会说自家老爹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自己当了他二十多年的儿子,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呢?
    就这么一合计的功夫,外间就热闹起来,脚步杂沓,许多人吆喝:“捉采花贼啊,有贼啊。”
    蒹葭殿的大门敞开,许多人举着火把闯了进来。
    觉察到上当的慕容麒,二话不说,赶紧脚底抹油开溜吧。他刚一抬脚,地上跪着的胖丫不干了,一把就拽住了慕容麒的裤腿儿,使了个千斤坠。
    “王爷,您不能走。您走了,让奴婢怎么解释?怎么见人?”
    这胖丫真的是人如其名,一身的肥肉,就跟一个秤砣似的,抱着慕容麒的腿不撒手。他若是玩硬的,胖丫能一把拽下他的裤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