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73章 狗皮膏药一般的憨货

第373章 狗皮膏药一般的憨货

 热门推荐:
    谙达王子挺享受,很显然,他很是习惯这样的奢靡生活。而且目不斜视,坐怀不乱,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贪馋德行。
    等被剥得光溜溜的,跟一只白条猪一般,一瞧慕容麒站在一边没动,还催促了一句:“麒王爷,怎么还不脱衣服?”
    慕容麒摆手,极是客气:“本王就不打扰谙达王子的雅兴了,您尽管随意。”
    “怎么?麒王难道不愿意与谙达坦呈相对?”
    这种事情打群架不太好吧?谙达王子怎么还好这一口?
    慕容麒瞅一眼一旁那些身披薄纱,媚态毕显的美人们,十分坚决地反对:“家有悍妻,必须要守身如玉。”
    谙达王子心中了然,竟然大手一挥,将美人们全都赶跑了。
    “如此只剩你我,两个大男人,王妃娘娘应当就不会介意了吧?麒王爷请宽衣吧?”
    慕容麒瞅着对方那火辣辣的目光,就觉得,自家夫人真有先见之明,这谙达王子莫非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喜好?一群玲珑妖娆的美人衣服他不扒,盯着自己这个大老爷们做什么?买椟还珠大概便是说的他没跑。
    如此一来,他更加要小心谨慎,否则,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麒王爷尴尬地搜肠刮肚,寻找借口:“不了不了,本王为谙达王子特意挑选了美女伺候沐浴,就不打扰了。”
    谙达王子对他好像更加有兴趣:“麒王爷怎么还怕羞不成?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来吧,一起。”
    纯洁的麒王爷有点慌,他是真的怕羞了,咋看都觉得谙达王子看自己的目光色眯眯的,十分不怀好意。
    “我长安雨水资源丰富,不稀罕这一盆洗澡水,咱们还是分开洗比较好。谙达王子你随意,随意。”
    麒王爷几乎是落荒而逃。
    他要回去质问冷清欢,这都是什么馊主意?什么时候流行起洗浴来了?就连蒸汽里都是尴尬的味道。
    冷清欢听完慕容麒一脸黑线的讲述,也是惊得目瞪口呆。
    谙达王子面对一群美人的湿身诱惑,竟然坐怀不乱如柳下惠,只是索然无味地泡了个很正经的澡。
    难道,自己再次歪打正着?这位谙达王子真的口味与众不同,他在馋麒王爷的身子?
    防火防盗防闺蜜都不够了,如今还要防男人吗?看他那撇小胡子,攻气十足,也不像是个娘里娘气的受啊。可是他怎么就能抵挡得住自己安排的千娇百媚,反而对慕容麒一个老爷们发出邀请呢?
    她这还在咋舌,难以置信呢,漠北小王子就带着他的行李与随从,浩浩荡荡地搬来了麒王府。说与慕容麒一见如故,所以希望二人能抵足而眠,彻夜长谈。
    谈你mmp啊,两个老爷们儿睡一张床?你漠北不仅缺水,难道床也缺?
    冷清欢实在是忍不住,人家都送上门来了,自己难不成还继续当缩头乌龟么?府上养着个冷清琅与锦虞就已经够糟心了,刚好不容易送走一尊佛,你一个大老爷们过来凑什么热闹?
    若是搁在前几天,漠北小王子住进麒王府,冷清欢是求之不得,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也能想方设法安排锦虞与他的浪漫偶遇什么的。可是现如今,他眼里只有慕容麒,那就不妙了。
    剪除慕容麒身边的花花草草,那是她的职责所在,实在不行就送你一瓶百草枯伺候!
    谙达王子就守在朝天阙门口,像狗皮膏药一般,大有一副赶走冷清欢,鸠占鹊巢的派头。
    慕容麒咬牙隐忍,有点无可奈何:“谙达王子是不是对我们长安的驿站不太满意?”
    “十分满意,但是没有你啊。”
    慕容麒一脸黑线:“布防我已经安排妥当,也派了高手暗卫保护王子你的安危,敬请放心。”
    “可本王子觉得,麒王府更为安全。只有在麒王爷身边,才是最安心的,莫非你不欢迎?”
    慕容麒一身恶寒,觉得今日的饭菜有点油腻。
    冷清欢再也忍不住,直接迎出去:“谙达王子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岂有不欢迎的道理?还请移步客房。”
    谙达王子并不识得冷清欢,那日皓王挡在跟前,也不过是看了一个身影。因此傲慢地瞥了她一眼:“你是谁?”
    冷清欢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麻烦了,人家压根不识得自己,果真就是冲着慕容麒来的。
    她还没有来得及做自我介绍呢,谙达王子已经扭过脸去,冲着慕容麒抗议:“麒王爷不必太客气,我就住在你旁边的屋子里就好。”
    “这是我的院子。”冷清欢直白地道:“外男进入不太合适。”
    谙达王子这才扭脸打量她,恍然大悟:“你,你就是那个给我解毒的麒王妃?”
    还不算太傻,否则,冷清欢都要怀疑漠北王怎么就派个憨货出使长安了。
    她点点头:“正是,谙达王子看起来已然康复。”
    谙达王子欢喜地起身:“原来这是你的院子,那太好了,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来人,将行礼搬进去。”
    冷清欢与慕容麒对视一眼,对他这蜜汁操作有点不解。
    慕容麒沉声道:“在我长安,夫妻二人的主院是谢绝客人入内的。谙达王子若是想住在麒王府,可以住在前院。”
    漠北小王子理直气壮:“在我漠北,关系亲近的人都可以睡在一个帐篷里。麒王爷为什么要拒人千里?”
    带着下人径直入内,安营扎寨去了。
    冷清欢一把薅住谙达王子那位忠心耿耿的管家大人:“鲁大人,冒昧请教您一声,你家王子可曾纳过妾室?”
    鲁大人摇头:“我家王子喜欢长安文化,所以只想娶长安女子为妃,目前还未有妾室。”
    “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子?温婉可人的,还是豪放英姿的?”
    鲁大人又摇头:“目前还没有可以参考的标准。”
    如此说来,喜欢男人还是女人都捉摸不透了?
    冷清欢尽量让自己委婉一些:“您漠北的风俗习惯我不是很了解,所以还想问一声,贵国对于这男风如何看待?”
    鲁大人瞅着她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跟长安一样。漠北民风开放,贵族府上也有男侍,已经是司空见惯。麒王妃打听这个做什么?”
    冷清欢干笑两声:“自然是给你家王子安排伺候的人,以免怠慢了。”
    “王妃娘娘如此有心,多谢盛情。”
    冷清欢使劲儿咧咧嘴,转身吩咐于副将:“给我找几个人来好好伺候谙达王子。”
    这不应当是府上管家的差事吗?
    冷清欢又补充了一句:“要十分孔武有力,彪悍有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