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77章 逃婚

第377章 逃婚

 热门推荐:
    “如此说来,我的猜测是错的了?”
    “不,”沈临风摇头:“那姐儿当时一听我问起,立即不假思索。我当时有点起疑,问她事情隔了这么多天,如何竟能记得这样清楚?这有点不合常理。
    她说那日金二临走的时候,一摸袖子才发现银袋子忘了带,还曾问她那天具体日期,说府上就要发份例银子了,过几天来的时候双倍补上。她不识得字,就在绳子上打结,对那日子也记得清。”
    这种事情还有赊欠一说?这姐儿记账方法挺独特啊。
    冷清欢略一思忖:“你是不是觉得,金二有点刻意提及日期?就是为了到时候好有人替他做伪证?”
    沈临风点头:“为此我专门仔细审问过那姐儿。她说那日她睡得挺早,一觉就到了天亮。由此可见,金二完全可以有外出作案的机会。所以,临风想请问表嫂,您是根据什么断定这金二有嫌疑的?有什么线索吗?”
    冷清欢略一犹豫,决定如实相告。
    “因为金二一直与冷清琅走动得挺近,经常会派一个叫做小芝的姑娘出入王府。此人我亲眼见过,怀疑就是死者方品之假扮女装。而方品之遇害前两天,金二又亲自出入过王府两次,所以我才会有这样大胆的猜测。具体,他的死因是否真的与他们有关系,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那方品之作恶多端,仇家也多。”
    两人就这个案子,议论几句,皇帝老爷子一来,也就打断了。
    两天前的刺客一事,处理得当,并未引起两国关系的僵化,谙达王子也为冷清欢对自己的施救表示谢意。
    气氛很是融洽。
    冷清欢压根就没有心思听他们歌功颂德,相互吹捧,心思全都放在了锦虞身上,暗中祈祷事情顺利,一切如愿。
    锦虞此时正坐在蒹葭殿的院子里,一个人搂着猫发呆,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门外。
    作为一个“盲人”,她不能看书,不能刺绣,不能画画,以往作为消遣的事情全都不能做,只能一个人呆坐着,默默地想心事。
    今日皇帝设宴招待漠北王子,只要赐婚的圣旨一下,自己就安全了。
    为了不节外生枝,她足不出户待在蒹葭殿,就连御花园都不去。
    门口有人影鬼鬼祟祟地一闪而过,她原本看起来呆滞的眸光闪了闪。假如,适才看得不错,刚才闪过的那个圆圆的身形,应当是绿芜。
    听说,今日一早起她就被几个嬷嬷扯起来,一通梳妆打扮,就跟摇钱树似的。皇上一会就会宣召她前往衍庆宫。
    可是适才闪过的人影,却是一身朴素的青衣,头上连个像样的簪环也没有。最为重要的是,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个花布包袱。
    应当就是她没错的,放眼整个后宫,有谁能有如此丰满的身材?
    那她鬼鬼祟祟的,是要做什么去?
    她的心里猛然一动,左右瞧瞧,院子里也没有个宫人。
    大家都在各自忙碌,谁也没有留心到她。
    她立即将怀里的猫搁下,站起身来,假装摸索着凑近门口,然后探出个头往外瞧。
    果真,就是绿芜,手里拎着个花布包袱,左躲右闪,走得小心翼翼。
    事出反常必有妖,难道绿芜想逃走?早就听说绿芜不想和亲,哭哭啼啼地闹腾了两天,还嚷着要离家出走。原本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竟然动了真格的?
    皇宫里戒备这么森严,她怎么可能跑得出去?就冲着她这水桶一样的身材,就算是再乔装改扮,只怕这宫里的侍卫都能一眼就认出来。肯定是有人接应吧?
    听说,冷清欢与她走动得很亲密,刚才派了宫人到前面打探消息,回来的时候还说,绿芜正在跟冷清欢在一处愁眉苦脸地说话呢。
    锦虞明白,绝对不能让绿芜逃了,逃了今日赐婚一事节外生枝,谁知道皇帝会将这好事落在谁的头上呢?其他几位公主年纪还小,她岂不很危险?首当其冲要被抓包顶替!
    她决定,悄悄地跟在绿芜身后,一探究竟。假如,真的就像自己所猜测的那样,一定要想个办法给她搅黄了。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最好是一并捉住冷清欢的把柄。到时候一箭双雕,看她还如何得意?撺掇并协助公主外逃,这个罪过够她喝一壶的。
    怀揣着这样心思的锦虞,蹑手蹑脚地跟在绿芜身后,暂时没吱声。
    拐过御花园,果真有人接应,是个小太监。
    “您怎么才来啊,这宴席都开始了,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绿芜焦急地问:“你家王妃娘娘呢?”
    “还在宴席上,尽量拖延时间,让小人负责,将您送出宫,外面自然有人接应。”
    果真就像自己猜测的一般,锦虞心里暗喜,隐藏在花架后面,难掩兴奋与激动。
    绿芜有点犯难:“可是,就我这幅样子,怎么逃出去啊?”
    “公主不必担心,娘娘全都安排好了,快点跟我来。”
    带着绿芜鬼鬼祟祟地拐过假山,转过回廊,专门挑选背人的地方走。
    锦虞不敢靠得太近,一是害怕被发现,二是担心被宫人遇见,自己双目失明一事就会被揭穿。
    远远的,见甬道口停了一辆朱漆木桶马车,锦虞识得,是宫里用来拉水所用。每日晨起会有马车出城,前往玉泉山盛满满的一桶山泉水回来,给宫里的主子们泡茶用。
    她们是要做什么?
    锦虞远远地瞧,见绿芜手脚并用爬上了马车,适才那个侍卫打开水桶上面的盖子,然后搀扶着绿芜费劲儿地钻进了水桶里,将盖子依旧盖好。
    绿芜这是打算藏匿在水车里出宫!冷清欢好手段啊,神不知鬼不觉的,守门的侍卫只怕也不会打开上面的盖子仔细检查,更何况,这宫里的侍卫多的是慕容麒的人。
    现在叫人?
    锦虞略微犹豫了一下,当然不能!
    她是个又当又立的人,喜欢偷偷摸摸地在背后算计人,人前偏偏还要装作一副温柔善良的白莲模样。当场揭穿绿芜潜逃,她会得罪半个后宫的人。追查下去,若是牵扯到慕容麒,他会厌恶自己多事的。
    所以,她眼睁睁地看着水车走了。
    然后,转回去,遇到两个小太监的时候,将对方拦住了。
    太监识得她,有点诧异:“锦虞郡主?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伺候的宫人呢?”
    锦虞有点着急:“我在找我的那只狸花猫,听有人说,亲眼见到它钻进宫里的水车里了,你能不能帮我去问问?丢了猫事小,可别脏了宫里主子们喝水的水桶。”
    郡主发话,小太监能不答应么?立即,一人去找水车,另一人将她送回蒹葭殿,分头行事。
    锦虞冷冷一笑,看来,好戏就要上演了。看你冷清欢那张伶牙俐齿,到时候怎么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