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89章 漠北人的狼子野心

第389章 漠北人的狼子野心

 热门推荐:
    震天雷和霹雳雷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发明,其实在北宋时期就已经应用到战-争之中,不过受当时的生产力与锻造技术的影响,以及朝廷的决策因素,遏制了它的发展。
    冷清欢也亲眼见过古代震天雷的威力,于副将都能近身时死里逃生,说明威力绝对没有这么大。
    漠北竟然已经有能工巧匠可以制作出如此杀伤力的武器,对于需要战-争与掠夺扩大版图与资源的国家而言,一定会扩大生产规模,将它应用在将来的战-争之中。
    当大家围拢了惊魂未定的谙达王子二人嘘寒问暖的时候,冷清欢借着火把的光,在地上搜寻爆炸之后存留的痕迹。
    除了血肉狼藉,还可见铁的碎片。
    冷清欢想要蹲下she
    捡起来仔细查看,谙达王子身边的鲁大人已经上前一步,挡在她的面前:“这里一片血腥污秽,可别惊到王妃娘娘。”
    谙达王子死里逃生,作为他的管家,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关心是否惊吓到别人?
    冷清欢微微一笑,心里已经是了然,这鲁大人分明就是在有意阻拦自己仔细查看现场。
    他心虚了。
    假如谙达王子真的只是使用了普通的震天雷,他不至于这样紧张吧?以至于分散自己注意力的借口都没有想好,慌乱之中,说出这种破绽百出的话。
    “多谢鲁大人关心,本王妃还不至于这样娇气。”
    鲁大人目光游离了一下:“我家谙达王子适才略微受了一点伤,还要劳烦麒王妃帮忙给瞧瞧,有无大碍。”
    智商恢复在线,这个借口还不赖。
    冷清欢瞅一眼英雄救美的谙达王子,难怪他为了逞英雄,竟然甘愿冒险,原来是有恃无恐。随身带着几枚手雷,就算再来两只猛虎一块上,吓也能把老虎吓尿了。
    而他身边的锦虞,两次死里逃生,竟然没有一点惊魂未定的慌乱,只是跟在谙达王子身边,一言不发。搁在平时,早就哭得梨花带雨,求慕容麒安慰了。
    难道改变战略战术,不走柔弱白莲风了?反正死心是不可能的。
    冷清欢摊摊手,对鲁大人无奈地道:“这里没有医药,只能出了这里再说。”
    此地的确不宜久留,一群人张罗着撤离。
    冷清欢趁着那鲁大人没有留心,裙底脚尖一勾,将一块碎片就踢到了慕容麒跟前。瞅着慕容麒立即心领神会将碎片捡在手里,这才不再较真,跟随众人出了狮虎营。
    有惊无险,但也是不欢而散。
    出了狮虎营,冷清欢查看过谙达王子,不过是肩头被擦伤了一层皮,并无大碍,从食盒里取出一瓶甲紫溶液,交给鲁大人。
    鲁大人什么也没问,拿着便转身回去给谙达王子上药去了。
    冷清欢望着他的背影眸光闪了闪,然后上了自己的马车。
    慕容麒从怀里摸出那碎片,递给她:“你留这个做什么?”
    冷清欢接在手里,仔细端详:“跟于副将似的,研究研究。”
    这话把慕容麒吓了一跳:“本王严重警告,绝对不允许你碰这些东西,太危险。”
    “假如,漠北已经先咱们一步,制造出震天雷这种杀伤力极大的武器呢?甚至于,可以远距离投射。”
    慕容麒面色一凝:“这种东西制作起来要求工艺特别精良,怎么可以大批量制作?”
    冷清欢抿抿唇:“谙达王子身边的那位鲁大人可不是简单人物。制作工艺应当难不倒他,唯一能难倒漠北的,应当是......”
    她心里一动,猛然抬起头来:“这次漠北前来长安,要求和亲,可有什么条件?为了什么?”
    慕容麒略一思忖:“上次与谙达王子吃酒之时,他与我说起过。漠北求娶我长安公主,就是想要两国互通有无,打开铁山关,开展经商往来。”
    冷清欢微蹙了眉头,她对于长安的地形等并不熟悉:“为什么唯独是要打开铁山关?交通便利还是物产丰盛?”
    “穷乡僻壤,除了铁矿,并无其他。不过为了运送方便,那里道路确实是四通八达,可以成为商人往来的便利要道。”
    “这就是了!”冷清欢兴奋地抬起脸:“难怪漠北人会莫名其妙地派遣使臣前来长安要求和亲。他们喜欢的不是长安的女人和文化,而是这处铁矿资源。假如打开铁山关,就可以将铁资源偷偷地运送到漠北,给他们铸造兵器,甚至是震天雷!”
    慕容麒也瞬间恍然大悟:“上次我曾亲眼见过那震天雷,就是一个铁疙瘩,也就是说,铁是制作这种武器的必须材料?”
    “不算必须,用陶瓷等也可以制作,但是安全性能等各方面自然不如铁皮好。”
    “漠北铁矿缺乏,很大一个获取渠道就是我们长安。祖上就曾下过限令,尽量减少铁器输出。而漠北这些年国力薄弱,倒是令我们麻痹大意了。明日我就立刻进宫,向着父皇回禀,驳回漠北人的这一要求,或者改由其他关口。”
    冷清欢轻哼一声:“锦虞这根搅屎的棍子,今日也勉强算是做了一件好事,暴露了漠北人的狼子野心。”
    “锦虞今天独自一人闯进狮虎营,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目的?”
    “还能有什么目的?跟进去救她的假如是你,她就有了与你独处的机会,好下手呗。谁知道竟然是谙达王子,她非但不往外逃,反而往深处走,假如谙达王子被老虎吃了,她也可以不用嫁了,怎么算都不赔。这女人疯狂起来真可怕,她就不怕葬身虎口吗?”
    “说来也奇怪,我和谙达王子见到她的时候,她就站在一只老虎的对面,手里举着一块黄色的琥珀,两厢对峙。当时把我俩吓了一跳,一时间我们都不敢射箭,害怕一击不中,那老虎暴怒伤人。我也只能拔剑上前,近身射杀,让谙达王子先行带她撤离。”
    冷清欢听慕容麒这么一说,都觉得诡异。自己马上就要成为老虎的口中餐了,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跟老虎一块鉴宝?拿块琥珀做什么?砸死它?
    而且,锦虞消失,是谙达王子第一个觉察,而并非是士-兵主动汇报,难不成,她特意闯进狮虎营是另有目的,并非是为了寻找与慕容麒单独相处的机会?
    冷清欢从来不敢小觑锦虞,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厉害,而是因为,她太疯狂。一个女人能对自己狠得下心,不择手段,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作恶了。
    她思虑了一路,决定去找一个人,就是上次在蒹葭殿里装神弄鬼的那个云清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