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394章 郎有情,妾有意

第394章 郎有情,妾有意

 热门推荐:
    冷清鹤脸上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退呢,被朝中同僚笑话了好几天,今儿又被结结实实地揍了一拳,若非躲闪得快,鼻梁估计都骨折了。
    未来的老丈人,必须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啊。冷清鹤疼得眼泪都飚出来了,还要说好话。
    “楚老将军,有话好好说!”
    而冷相一直在不远的地儿盯着自家儿子呢,正恨铁不成钢,嫌他木讷。见楚老将军窜出来,就知道事情不妙,当时就冲出来,气沉丹田,朝着楚老将军威风凛凛的一声怒喝。
    “老匹夫!住手!”
    楚老将军当然不会住手,第二圈抡得更高,揍下来的时候被身后的楚若兮捉住了:“爹,你有完没完1”
    “你拦着我做什么?看我不打死这个小混账。”
    冷相已经冲了过来,义正言辞地指着楚老将军的鼻子:“蛮子,你除了会打砸,还有什么本事?”
    楚老将军正在气头上,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说话口不择言:“你教唆自家儿子始乱终弃,也不是好东西,惹急了连你一块揍。”
    尹詹士与她家闺女瞅瞅冷清鹤,再瞅瞅楚若兮,轻咳一声:“楚将军,这是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楚将军气得直跳:“你还想把自家女儿嫁给这种混账,骗了我家若兮,又来勾搭你家闺女。”
    我去,劲爆消息。
    两个老头水火不容,两家孩子竟然勾搭上了?
    尹詹士一时间还没考虑自家女儿得失,反倒有点八卦。
    楚若兮一瞧,自家老爹动了真火,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攥着冷清鹤领子的手也不肯撒开,一时间无奈,咬牙如实道:“这都是没有的事情!我跟冷公子也就是几面之缘而已。是我不想进宫,所以编谎话骗你的。”
    有时候,真话未必就有人肯信,比如现在。
    楚老将军气怒道:“他都已经亲口承认了,你还替他辩解?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人家也要领情才行。”
    楚若兮跺脚:“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你先把手松开,咱们回府再说。”
    楚老将军不肯松手:“不行,今儿绝对不能就这样轻易地善罢甘休。简直太过分了,有这样欺负人的吗?”
    说着就觉得好生委屈。
    “人家跟我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人家怎样那是人家的事情,咱管得着吗?”
    原本,楚若兮三言两语,没准儿能把楚将军劝回去。
    可是冷相一听这话,感情自家儿子受了委屈了?还平白无故地挨了这糟老头子几拳,顿时就理直气壮。
    “我就说呢,我家孩子的教养不是我吹牛,洁身自好,懂得自律,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荒唐事情来?原来,是被人冤枉的。饭可以乱吃,这话能乱说吗?是要坏了我冷家的名声。”
    一通埋汰,楚老将军脸上挂不住,瞪着楚若兮:“你这话当真?”
    楚若兮觉察到了自己父亲身上的怒火,看一眼冷清鹤,一咬牙:“冷公子,对不起。若兮向您赔罪,您的好意心领了。”
    楚老将军一听,顿时气冲脑门,抡起胳膊,“啪”的甩了女儿一个耳光:“丢人现眼!”
    一下不解气,还又抬起了手。
    冷清鹤两步上前,挡在了楚若兮跟前:“楚老将军,请听晚辈一言。若兮这样做的确是不对,但是事出有因,您也应当扪心自问。为了与我父亲赌一时之气,竟然置她后半生幸福于不顾,强迫她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这才逼得她不得不撒下这谎。
    我一个外人都觉得心有不忍,心甘情愿地认下这罪名。您作为她的父亲,又如何能狠得下心?”
    这几天,楚家人轮着班地劝,楚老将军也觉得自己此行不妥,但是被一个年轻后生这样当众训斥,尤其对方还是死对头的儿子,更加不服。
    “这是我楚家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楚若兮躲在冷清鹤身后,见他坦然无畏地与自己父亲据理力争,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欢喜。原本见他的确是在议亲,还心灰意冷,所以不再执着,当众将事情解释明白。可没想到,他竟然这样护着自己,又开始心猿意马。
    自己没有看错人!他绝对是有担当,有爱心的男人。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些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上前一步,对楚老将军斩钉截铁地道:“反正,我是一定要嫁给我自己喜欢的人,你若敢逼我,我大不了再抹脖子一次!”
    然后含羞带怯地瞅一眼冷清鹤,一拧腰,跑开了。
    楚老将军恨恨地跺脚:“我这是养了个小祖宗喔!”
    也气急败坏地走了。
    冷清鹤朝着自家老爹与尹詹士拱拱手:“爹,叔父,清鹤也告辞了。”
    不等冷相点头,跟着转身走了。
    只剩下冷相与尹詹士面对面地立着,大眼瞪小眼,那个詹士府上的千金轻轻地咬着下唇,目光追随着冷清鹤离开,然后转回来,在冷相身上脉脉含情地扫了两眼。
    冷相尴尬地道:“对不住了,尹大人,让你看了笑话,犬子为人心善,做事喜欢设身处地地为他人着想,没想到竟然闹出这样的误会。”
    尹詹士好奇地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瞧着,那楚姑娘对于令公子好像的确有那么一点意思。”
    冷相也不隐瞒,就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尹詹士说了,理直气壮,还又愤愤不平。
    “你说,楚家这个丫头这样做是不是挺过分?一个姑娘家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桀骜难训,一身野性,比起令嫒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如今真相大白,还了小儿清白,正好,等我回府,好生劝说劝说犬子,让他不要管他楚家这趟浑水。改日,我再请尹大人吃茶,就此别过。”
    尹詹士对于冷清鹤是十二分的中意,一听还有戏,极其热情地一口应下:“改日,还是我请,还是这里,到时候右相大人可一定要赏光。”
    冷相再瞅一眼一旁的詹士府姑娘,文静娴雅地立在一旁,与自己目光对视,慌忙含羞带怯地低垂下头,娇娇弱弱,风情婉约,这才是理想中的儿媳人选,也更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