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22章 王爷,大事不妙!

第422章 王爷,大事不妙!

 热门推荐:
    慕容麒急匆匆地回到麒王府,直奔朝天阙,推开冷清欢的房门,里面空空如也。
    “清欢,清欢!”他喊了两声,没有人应声,兜兜和刁嬷嬷等人躲在他身后,不敢抬头,一看就是做了亏心事。
    “你们主子呢?”慕容麒问。
    三人齐刷刷地跪下了。
    “说!”
    刁嬷嬷抬起脸来:“王妃娘娘很着急,说有特别要紧的事情,必须要出府一趟,找沈世子问个清楚。”
    王妈接下句:“可是门口侍卫说什么也不让。”
    兜兜壮了壮胆:“她就让我们掩护着,放她偷溜出去了。”
    “胡说八道!”慕容麒沉声呵斥:“本王刚与沈临风吃酒回来,压根就没有见到她。”
    “是真的!”刁嬷嬷笃定地道:“她说事情十万火急,耽搁不得,可您不肯听她说话,她只有去找沈世子,以免迟则生变。”
    慕容麒蹙眉:“什么事情?”
    “奴婢们问着,她说是关于飞鹰卫的事情,说了我们也不懂。”
    慕容麒心瞬间一沉,什么也顾不得,转身就走。
    回到适才吃酒的酒楼,沈临风已经离开,他立即打马前去衙门,衙役们说:“适才王妃娘娘的确是来找过沈世子,听说他不在,就很失望地回去了。”
    她能去哪?慕容麒想,或许是自己与她走了岔路,于是忙不迭地调转马头,回到麒王府一问,冷清欢压根就没有回来。
    眼见天色已经黑透,慕容麒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他立即派出侍卫,前往相府,睿王府这些她常去之处打听,全都毫无音讯。
    他翻身上马,去了鸿宾楼,
    鸿宾楼里,华灯初上,高朋满座,正是热闹喧哗的时候。
    他一进酒楼,小二立即热情地迎上来:“客官您里面请,请问您几位?”
    他环顾四周一眼,径直走到柜台跟前,将手里的马鞭往桌上一拍:“你是掌柜?”
    掌柜正在忙碌着算账,听他这说话口气就不对,抬起脸来:“客官有什么吩咐?”
    “冷清欢适才可曾来过?”
    掌柜一愣,打量他一眼,从他身上逼人的威慑与杀气里,隐约明白了他的身份,摇摇头:“不曾。”
    慕容麒冷冷地吩咐:“将仇司少叫过来,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否则,本王平了你的酒楼。”
    掌柜的知道这位爷惹不起,不是说着玩的。自己这酒楼人家砸了就是砸了,自己想喊冤都没地儿。于是忙不迭地搁下手边所有的事情,赶紧去通知仇司少。
    慕容麒往一旁桌子边上一坐,就跟一尊黑脸大神似的,杀气腾腾,原本高谈阔论,推杯换盏的邻桌客人们都逐渐声音低了下去,然后结了账,悄眯地走了。
    他这里顿时就变得空旷,十分醒目。
    仇司少踏进鸿宾楼,在济济一堂的宾客中,一眼就瞧见了他。吊儿郎当地走过去,往慕容麒跟前一坐,翘起二郎腿。
    “我以为你今天会没空搭理我,没想到你醋劲儿竟然这么大,这么迫不及待地找上门来。”
    “冷清欢呢?你将她藏到哪里去了?”
    仇司少一愣:“不是吧?还有这样讹人的?清欢可是我亲自送进你麒王府的大门,看着她进去我才走的。你想砸店,麻烦找一个好点的借口行不?”
    慕容麒撩起眼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本王再问一遍,清欢呢?”
    “清欢要是在我这里,我吃饱了撑的过来看你的臭脸,我们两人花前月下的不美吗?一个酒楼,你愿意砸就砸,我赔得起,你麒王爷的人,丢不起!”
    他起身就走,瞅着慕容麒这张棺材脸,就觉得牙碜。冷清欢这是什么眼神,审美太差。
    慕容麒“噌”地站起身来,挡在他的面前:“本王四处找过了,都不见清欢的踪影,除了你这里,她无处可去。”
    “你自己看不好媳妇儿,不对,对不起媳妇儿,将她气跑了,跑我这里撒什么疯?你要是手痒,我可以陪你外面敞亮处过几招。别婆婆妈妈的找借口,你不就是看我比你长得好看,比你有钱,比你功夫好,比你会讨清欢欢心,所以眼红吗?”
    慕容麒转身就走:“这笔账先记下,若是让本王知道,清欢与你一起,本王洗了你的藏剑阁。”
    身后一声讥讽的轻嗤:“拽什么拽?都好奇,清欢怎么会喜欢你这种狂妄自大的棺材板?还是匹种马!”
    慕容麒已经走出了鸿宾楼,猛然拔高,将手里的马鞭一抖,从鸿宾楼的烫金招牌上滑过。招牌立即应声而裂,碎成两截,然后掉落在地上,“咚”的一声巨响,飞起一蓬灰尘。
    他人还没有落地,一道寒光便朝着他急飞而至。
    仇司少整个人与剑融合,拔地而起,朝着他当胸刺了过来:“欺人太甚!当我仇家是软柿子么?”
    两道人影纠缠在一起,跃上二楼房顶,刀光剑影,化作两个光团,将二人笼罩起来,闪跃腾挪处,一时间瓦砾纷飞。
    两人谁也不服谁,肚子里全都憋着气儿,所以没有留情,都很不能让对方见识见识自己的厉害。
    一时间街上行人纷纷驻足,仰脸瞅着二人,惊得瞠目结舌。
    一阵马蹄声疾,于副将率领府上侍卫赶至,仰脸一瞧,不是自家王爷是谁?这都火烧眉毛了,这位爷还有工夫在这里跟别人争风吃醋呢。
    他扯着嗓门,冲着慕容麒大喊:“王爷,大事不妙,怕是出事了!”
    这话相当管用,正在拼命的两个人齐刷刷地住手,朝着于副将扭过脸来:“怎么了?”
    “有人见到,主子被挟持到一辆马车上,带出城了!”
    众目睽睽之下,于副将担心再起流言,巧妙地换了称呼。
    仇司少:“清欢真的没在王府?这么危险的时候,你怎么可以让她一人出来走动?”
    慕容麒:“什么危险?难道不是你派人将她劫持走的?”
    仇司少瞬间变了脸色,收起长剑:“坏了,飞鹰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