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23章 被飞鹰卫劫持

第423章 被飞鹰卫劫持

 热门推荐:
    慕容麒握着马鞭的手一紧:“你怎么知道?”
    “清欢回府之后没有跟你说吗?”
    “说什么?”
    仇司少用剑尖指着慕容麒的鼻子,急得语无伦次:“飞鹰卫这是要杀人灭口啊!清欢今日与我前往南山尼庵调查飞鹰卫的行踪,回来半路之上遇到了你的好兄弟。
    清欢怀疑,飞鹰卫真正的金鹰教主不是别人,就是齐景云。当时清欢就是害怕齐景云会暗中对她下手,这才让我亲自将她送回麒王府,她说要立即回府与你商议。”
    慕容麒顿时就傻眼了。
    清欢曾经两次三番说有正事与自己商议,可是都被自己打断了。自己一直在纠结今日她与仇司少见面一事,压根就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难怪她要跑出王府,去找沈临风。此事事关重大,肯定不能拖延。
    慕容麒懊悔得简直能把牙根咬碎了。自己真他妈的混!
    仇司少一看慕容麒的反应,心里也有了数,握剑的手一抖。
    “若非寻找清欢要紧,慕容麒,今儿本少我非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翻身从房顶之上一跃而下,吩咐酒楼掌柜:“赶紧通知上京城所有人,立即动用所有渠道,搜集消息。”
    掌柜这个时候眼儿也不眯了,腰也不弯了,一脸的肃然,恭声应是。
    慕容麒也稳稳当当地落在马上,吩咐于副将:“传本王命令,封锁所有路口,严查过路车辆与行人,剿灭飞鹰卫余孽。”
    于副将立即领命而去。
    围观的百姓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单纯就这气氛,就已经令人心底生畏,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慕容麒一抖马缰,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出,直奔伯爵府。
    伯爵府上的人对于齐景云的行踪,全都是一问三不知。
    犹如人间蒸发。
    这令慕容麒心中一沉,他这是孤注一掷,要鱼死网破了。
    冷清欢费尽心思,方才终于出了王府。
    慕容麒不在府上,侍卫们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这令她感到有点惊慌。飞鹰卫的做事风格她已经领教过,狠辣,干脆,丝毫也不拖泥带水。
    若是不能做到先下手为强,贻误了先机,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情来。
    她溜出王府的时候还换了装束,可是自己这近九个月的肚子,再怎么装也装不回去啊。出了麒王府之后,她先行去了沈临风所在的衙门,结果扑了空。
    略一犹豫,她决定回相府。如今唯一能帮上自己,还又值得信赖的,也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要到相府,一辆马车停在她的跟前,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从马车上下来,拦住她的去路。
    “王妃娘娘,我家主子有请。”
    冷清欢立即心生警惕,毫不犹豫地从纳米戒子里取出药来,紧攥在手心里。只要情况不对,立即毫不犹豫地扬手撒过去。
    “你家主子是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
    “假如我说不去呢?”
    那人对着她冷冷一笑,冷清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后颈一痛,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妈的,全神戒备对付眼前人了,忘了提防身后埋伏。这些人下手太快,就连喘气的功夫都不给自己。
    两人对视一眼,将她搀扶起来,费力地抬到车上,累得龇牙咧嘴。
    然后跳上马车,一扬马鞭,辘辘地跑远了。
    冷清欢再次醒来之后,后颈仍旧在痛,一转感觉都能听到骨节在咔咔作响。还好,凭借自己的医学经验,没有伤到骨头。
    她躺在一个湖水蓝色的锦缎床帐里,望着帐顶,感觉很是忧伤。
    她明白,自己一定是被囚禁了,这是没跑的。终究还是疏忽大意,低估了飞鹰卫的本事。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有可能,麒王府,还有沈临风身边,都有他们的人呢。应当,自己从沈临风那里出来,就立即被盯上了。
    现在还留了自己一口气,没有立即当场杀人灭口,估计是还给自己一个交代遗言的机会。
    至于这飞鹰卫正儿八经的金鹰教主是谁,肯定是没跑了。
    想到这里,她又在心里暗自骂了慕容麒一句。
    就知道他那双眼睛就是个摆设,看女人看不准也就罢了,交友都不慎重,被人家玩潜伏,还不知道潜了几年了都。
    心底里叹口气,缓缓地转动过脖子。
    咦?不对!
    怎么觉得这里环境有点眼熟?
    雕花窗,花梨木长案,案上摆着一只乳白色敞肚净瓶,窗外有叽叽喳喳雀鸟的欢鸣。
    这里不是别处,竟然是城外的山庄,她与慕容麒当初度蜜月的地儿。只不过,她现在所住的这个房间,却并非是当初两人居住的正屋。
    她眨眨眼睛,一时间有点懵。
    难道打劫自己的,是慕容麒?
    她从床上坐起来,鞋子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脚榻上。仔细得就像是有人专门用心整理过。
    她趿拉上鞋子下地,一把拉开房门。
    院子里有人背身而坐,正在用布仔细地擦拭手里的一柄长剑,看起来一丝不苟。身上披着华贵的狐裘大氅,墨发披展在肩上。
    天色阴沉,有雪花飞飞扬扬地飘落,山间的风真的好凉。
    冷清欢将衣领竖了竖,遮挡肆虐的凉风。
    “齐景云,真的是你?”
    齐景云转过身,冲着冷清欢缓缓绽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意:“表嫂还挺能睡,睡了一天一夜了。”
    冷清欢揉揉脖子:“我那是叫睡觉吗?是昏迷好不?”
    “呵呵,给表嫂赔罪,那两个家伙下手没轻没重的,我已经杀了他们两个给你出气了。”
    说话的口气轻描淡写,就像是在玩笑,而一张口,有白色的雾气从他嘴里出来,还给人一种他说话很暖的错觉。
    冷清欢情不自禁地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杀人灭口?”
    “当然不是,我怎么会那么狠心呢?我只是帮他们制造了一个连人带车全都被焚毁的假象,当然,还找了一个孕妇做你的替死鬼。那样,表哥估计就会认为你也死了。”
    冷清欢撇嘴:“可惜,事情肯定没有能够如你所愿,慕容麒压根不信。否则,我现在就不应当待在山庄里了。”
    齐景云冲着她竖起大拇指:“表嫂你还真是聪明,一时半会的我们大概还不能走,沿路全都是重重关卡,就连藏剑阁的人也全都出动了,这让我很有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