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30章 麒王爷的人来了

第430章 麒王爷的人来了

 热门推荐:
    齐景云毫不犹豫地抬手就点了冷清欢的穴道。冷清欢顿时全身酸麻,还说不出话来。
    她还真的没想到,齐景云竟然还有这一手,心里这叫一个急啊。
    齐景云已经起身,走到窗前,昨天那个倒霉蛋从屋顶上跃下来,回禀道:“好像是麒王爷的人找上来了。”
    齐景云眸子一紧:“多少人?”
    “只有三个,不像是有备而来。”
    “那就让赵妈出面,将他们打发了。假如他们有任何怀疑,立即杀人灭口,绝不留后患。”
    倒霉蛋立即应声出去。
    院子外,敲门声更大:“赵妈,是我,李四!开门。”
    赵妈应了一声:“来了,来了。”
    慌里慌张地从厨房里出来,身后的倒霉蛋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玲珑的机弩,对准了她的后心瞄准:“去吧,记着,别耍花招,免得送了你家男人的性命。”
    赵妈扭脸看一眼他,然后上前打开院门,并且堵在门口,抬手整理整理略有些乱的发髻,挡住了三人的去路。
    “原来是李四啊,怎么这么一大清早的进山啊?可是王爷有什么吩咐?”
    李四瞧她一眼:“我们是来找王妃娘娘的,这几日她可曾来过这里?”
    赵妈不假思索地摇头:“没有啊,这几天下雪都封了山路,王妃娘娘大着个肚子怎么来?前几天就有人来问过,怎么,还没有找到么?”
    李四有点着急:“可不,听说是被飞鹰卫的人捉走了,王爷都快急死了,让我们没日没夜地到处搜,下着雪都没停,我们腿儿都快跑断了。”
    赵妈抬手帮他掸掸肩上落的两粒雪渣子:“我记着了,要是见到王妃娘娘,一定赶紧回禀王爷知道。王妃是个好人,你们也要尽心尽力地找,可别敷衍了事,我就不留你们歇脚了。”
    李四点头:“那我们就回了。记着啊,有线索记得赶紧让陈大哥进城知会我们一声。”
    赵妈抬手,冲着他们摆手:“走吧,走吧。”
    李四三人立即扭脸,翻身上马,一抖马缰:“我们走了。”
    调转马头,向来路绝尘而去。
    赵妈这才关闭了院门,转身对着倒霉蛋回禀:“走远了。”
    倒霉蛋跃上屋顶,向着几人消失的方向眺望半晌,方才扭脸请示齐景云。齐景云略一沉吟:“事不宜迟,赶紧备车,上路。”
    李四三人策马拐过山路,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其中一只马背上空了。
    李四弃了马,提气奔了一段山路,在一处隐蔽处停下来,压低了声音:“王爷,王爷。”
    慕容麒与仇司少同时出现在他的跟前,迅如闪电。
    “怎么样?王妃是不是在山庄里?”
    慕容麒一张口,声音沙哑,就像是砂纸磨砺过的一般。
    李四摇头:“陈嫂堵在门口不让进,我们没敢冒冒失失地进去。”
    仇司少撇嘴:“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大费周章地跑了一圈,竟然也没有探听到有用的消息。若非这山庄是你慕容麒的地盘,我一定不会告诉你这个消息,自己直接进山就将清欢救出来了。”
    慕容麒抿抿干裂的唇:“你压根就不了解齐景云,他们若是冒失进去打草惊蛇,这个时候小命都没了。”
    “清欢是不是在里面还没有确定呢,就瞻前顾后的,一出空城计都能吓退你。”
    “王妃娘娘应当就在山庄里。”李四笃定地道。
    “何以见得?”
    “小人见到陈嫂手腕上戴着一枚赤金缠丝白玉手镯!陈嫂经常在田地里劳作,怎么舍得戴这样名贵的手镯?”
    慕容麒眼前一亮:“清欢的,那手镯是清欢的!齐景云好生奸诈,本王如何就没有想到,他会藏匿在这里?”
    仇司少讥讽一笑:“所以说你的人都是饭桶。从上次清欢利用流水将你引到我的地宫,我就知道,她擅长这些邪门歪道。这山里远远一瞧,有丝丝缕缕的红烟弥漫,我就觉得不对劲儿!”
    慕容麒并没有反驳他的话。毕竟,今日能找到清欢的下落,他的确功不可没。
    “这山庄里面的地形我倒是熟悉,对付齐景云我一人也绰绰有余,就只怕他有了警惕,在山庄里安排了暗哨,想要潜入进去营救清欢并不简单。”
    “那就我自己去。”仇司少抖抖手里的剑:“婆婆妈妈,跟个娘们儿似的。难不成你麒王爷在战场上也是这样畏首畏尾的?还多余玩这一手打草惊蛇。再耽搁下去,齐景云一定会带着清欢跑路。到时候在马车上更容易挟持她,看你还怎么营救?”
    慕容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的确是打草惊蛇,但是你要知道,凭借清欢的机智,适才这样好的求救时机,她都无法做出应对,说明什么?她现在完全失去了自保的能力!我们冒冒失失地闯进去,谁知道会有什么意外?
    而齐景云,知道我盯上了这里之后,一定会带着清欢立即逃出这里,这条路就是必经之路。齐景云以前只见过你两面,对你并不熟悉,所以,营救清欢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山庄。
    齐景云瞅着冷清欢的肚子有点发愁。
    “若非是你有身孕,我完全可以给你易容,或者把你藏在夹板中,带你躲过重重关哨,安然离开上京的。可你现在这个体型,真是个麻烦。”
    “所以说,千虑必有一失,挟持我做人质,委实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要不,你放了我,我回去直接将慕容麒打晕了交到你的手上?”
    齐景云摇摇头:“那样会显得我忘恩负义。”
    “可是挟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孕妇,你不觉得有点丧心病狂吗?”
    齐景云用他的狐皮大氅将冷清欢兜头裹起来:“这样呢?是不是就显得我善良多了?”
    冷清欢张着嘴,傻呵呵地望着他,无奈地点点头:“不仅善良,还很温柔。”
    齐景云宠溺地掐掐她的脸:“那一会儿在路上,你记得乖一点,不要反抗,更不要出什么花招,否则,我可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都被你点了穴道了,还能耍什么花样?”冷清欢苦兮兮地问:“你一会儿不会又点我的哑穴吧?”
    “当然,有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