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33章 同归于尽了?

第433章 同归于尽了?

 热门推荐:
    冷清欢一派气定神闲,继续扬声胡说八道:“是你说绝对不会伤害我肚子里的宝宝,会带着我远走高飞,离开长安。你还说......”
    齐景云发愁了:“小祖宗,咱能口下留情不?”
    话还没有说完,麒王爷的醋劲儿,不对,是剑尖受醋劲儿的支配,就突然穿透了齐景云那一侧的马车车厢,直挺挺地刺向齐景云。
    齐景云靠近车厢的这一只手正握剑抵在清欢咽喉上。自然不能坐以待毙,只能将清欢往一边猛地一推,自己侧身闪避。
    几乎是与此同时,车帘被一剑削落,仇司少的长剑如鬼魅一般,悄无声息地刺入了车厢。他与慕容麒一个力若千钧,一个招式刁钻狠辣,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
    两人再看着对方不顺眼,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趁着冷清欢满口胡说八道,令齐景云分神之际,前后夹击。
    齐景云今日是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哪怕是身上中剑,也绝对不能放弃冷清欢,否则必然是死路一条。因此,他冒着风险仍旧去钳制毫无抵抗力的冷清欢。
    冷清欢适才危急时刻被他一把推开,身子往前一栽,辫稍恰好就滑到了前面。
    她被点了穴道,全身僵麻,无法动弹,但是手指却是勉强可以动,立即抓住辫稍,将手指探入纳米戒子之中,迅速取出了迷幻药粉。而且是足以药翻一头大象的量。
    她以前吃过两次亏,觉得这种药粉药效不够强大,关键时刻用起来还麻烦,于是后期进行了改进与提纯,在这样狭小的空间使用见效最快,也不知道会令人沉睡几日,反正是什么也顾不得了,小命要紧,手指一弹,就出去了。
    时间仓促,甚至于,她都没有来得及提前服用解药,自己又距离药粉最近,所以,第一个倒下的,反而是她自己。
    而齐景云的手改为爪,卡住她软绵绵的脖颈时,也“咕噔”一声,往前面栽了过去。
    第三个,是仇司少,他虽说是站在车厢外面,但是禁不住这么大的药量啊,见两人先后倒下,就知道不妙,但是为时已晚,扶着车厢也软绵绵地趴下了。
    最后剩下慕容麒,一剑下去,未中目标,心里一紧,慌忙拔剑再刺,车厢这里冷不丁就没有了动静。当时他心里觉得不妙,还以为清欢遭遇了什么不测,也不敢冒失震碎车厢,怕误伤清欢,跃到前面一瞅,傻眼了。
    怎么三人全都躺下了?同归于尽?
    仇司少倒下的地方有点碍事,慕容麒拽着他衣服领子就丢到了一旁,急吼吼地钻进车厢里去瞧冷清欢。见她身上并没有伤痕,呼吸匀称,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多少放下心来。
    一声唿哨,一旁埋伏着的侍卫没有他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一拥而上,就将同样昏迷不醒的齐景云给捆绑住了。
    更多的人涌向山庄,营救陈嫂,歼灭飞鹰教余党。
    结果,去晚了一步。当侍卫们赶往山庄,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陈嫂与她男人都被捆绑在地窖里,封住了嘴,不能发声,更不知道地面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处被翻腾得一团糟乱,就像被洗劫过一般。这明显不应当是飞鹰卫所做的事情。即便是放一把火,也比翻腾得乱七八糟的更像他们的作风。
    有点像是......趁火打劫?黑吃黑?侍卫们赶去回禀慕容麒,慕容麒多少也吸入了一点迷药,脑子逐渐迷迷瞪瞪,早就抱着冷清欢,心急火燎地赶回京城找大夫看病去了。
    齐景云被押解回城,投入天牢。而可怜巴巴的仇司少,则被过河拆桥丢在路边,他的手下气哼哼地瞪着慕容麒绝尘远去的马车,敢怒不敢言。
    侍卫们也觉得,自家王爷这事儿做的不地道,营救王妃娘娘,人家这位风流公子即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怎么就能过河拆桥,不管人家了呢?
    慕容麒现在心急火燎的,别说仇司少了,就连审讯齐景云这么重要的事情都顾不上,只是差人去通知了沈临风,让他暂时接手此事。他要一心一意地守着冷清欢,寸步不离。谁劝也不成,就这点出息了,你们看着办吧。
    府里的郎中被于副将急匆匆地给扛过来,头朝下,竖过来的时候头还是懵的,看东西重影。盯着冷清欢的手瞅了半天,方才将她手腕的两个影儿完美重叠在一起,找准了脉搏位置。
    吓得慕容麒那叫一个紧张,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以为清欢这是中了什么绝世奇毒,怎么郎中诊脉都不敢下手了?
    郎中诊了半天,又换个手,静默了片刻,还是没有看出冷清欢究竟有什么不对劲儿。咋看都像是睡着了。试着银针刺穴,一番折腾,她都纹丝不动,又不像。
    眉头越蹙越紧,害怕如实说,会挨骂。这副表情看在慕容麒的眼里,他就是欲言又止,似乎要出口的是什么难以启齿的噩耗。
    “请御医!”慕容麒心急火燎地吩咐于副将。郎中就把自己的诊断咽了回去,学医不精的罪名应当不大吧?
    慕容麒的面子相当大,于副将进宫,请来的,不仅有御医,还有皇帝老爷子,与太后,惠妃。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御辇,侍卫,出宫一路到了麒王府,惊得百姓们搁远处围观,纷纷猜测着,莫非是麒王妃提前生了?
    皇帝老爷子到了,一开始心平气和,没说话,即便抓心挠肝地担心自己的金孙,还故作淡定,先让御医们给麒王妃诊断。
    御医们逐个请脉,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齐刷刷地扭脸瞅瞅缩在一边犄角旮旯里的江郎中,心里全都犯嘀咕。
    麒王妃这脉象没有什么异样啊,而且这屋子里炭盆生得热,麒王妃睡得小脸红扑扑的,甭提多香了。
    皇帝沉声开口:“如何?”
    御医们谁也不敢冒冒失失地当出头鸟,院判不幸被点名,不得不硬着头皮站出来。
    “麒王妃这是因为担惊受怕,导致心血失养,再加上可能中了一点毒,所以才会昏迷不醒。我等对于这药方还有些微争议,等商议过后,就可以抓药试试。”
    “试试?”麒王爷十分不高兴:“她如今身怀有孕,服药对于胎儿有很大影响,能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