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38章 这娃,傻了

第438章 这娃,傻了

 热门推荐:
    慕容麒一阵风一般冲出了紫藤小筑。几乎是连蹦带跳,兴奋得脑门上都是汗,在府里陀螺似的转圈圈。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捡到了金矿,一夜暴富,恨不能张扬得天下皆知,可是又不能声张,怕别人知道。
    憋得脑门疼。
    府里侍卫瞧着有点懵,目瞪口呆,自家王爷是不是癔症了?手舞足蹈,就跟个憨憨似的,还是那个千军万马指挥若定的麒王爷吗?
    怕不是王妃娘娘昏迷不醒,急出个好歹来了?听说痰迷心窍就是这般,跟疯魔了似的,还六亲不认。一般呼一巴掌就会好了。
    但是这一巴掌谁也不敢下手,万一王爷还手呢,肉身凡胎的禁不住啊。
    有人找来了江郎中与于副将:“快去瞧瞧吧,咱家王爷怕是急得痰迷心窍了。”
    两人一听不好,慌里慌张地跑过来,跟慕容麒走个对面。
    慕容麒一把抓住于副将的手,十分诚恳而又急切:“打我一巴掌,快点!用劲儿!”
    果真,这娃傻了。
    于副将抬起手,使劲儿酝酿情绪,但是不敢打脸,“砰”的一声打在他心口之上。
    慕容麒身子一歪,咧着嘴傻笑:“有点疼。是真的,哈哈,太好了。”
    看来,打心口不太管用,疯的更厉害了。
    于副将纳闷地问:“有啥喜事儿?”
    “有,有。”慕容麒兴奋得两眼放光:“可本王就是不说。否则清欢醒了,本王肯定要挨狼牙棒,记着,一会儿清欢再怎么发火,你们谁也不许拦着。让她出气,知道不?”
    当然知道,王妃娘娘生气,谁敢拦啊,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
    第一次见这样盼着挨打的,麒王爷不是疯了是什么?狼牙棒打人,再加上王妃娘娘的蛮劲儿,人不扎一身的血窟窿,成了筛子?
    要不,再治治?
    于副将扭脸瞅了江郎中一眼,江郎中也坚定地点点头,并且不忍心地闭上了眼睛。
    于是,于副将抡起巴掌,果真就朝着慕容麒脸上招呼过去。
    慕容麒反应迅速,侧身就躲开了,冲着于副将吹胡子瞪眼:“你做什么?”
    “醒了?我以为你急火攻心了。”
    “你才急火攻心呢。”
    慕容麒这满心的兴奋,还不能跟别人分享,憋得心里难受。可若是说出来,自己将成为本年度最大的笑话,英明扫地。
    毕竟,这睡对了老婆认错了人,不是一般的憨憨能干出来的。
    他使劲儿攥着拳头,嘴角快咧到了腮帮子,抬手就将于副将拨到一边去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憨憨一个。”
    于副将疑惑地挠挠头,江郎中也倒吸一口气:“性情大变,莫非是鬼上身了?”
    慕容麒没空搭理这两人,风风火火地就闯进了朝天阙,兴奋得浑身毛孔似乎都张开了,
    他坚信,自己的猜测肯定不会有错,定是清欢,不会有别人!自己有眼无珠,才会错将冷清琅认作是她,让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
    清欢才是自己一直以来想要照顾一生一世的女人啊,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这世上怎么就会有这样奇妙的缘分呢?
    他要冷清欢快些醒来,他要听清欢亲口承认,他要紧紧地抱住她,请求她的原谅,他要告诉她,一辈子不放手,疼她,宠她,从今往后,即便她冷清欢想要自己的性命,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刀子递到她的手里。
    自己亏欠了清欢太多,想起来就心如刀割。
    包括,大婚当日走投无路之后的自寻短见;
    自己觉察她婚前失贞之后对她的冷言冷语;
    冷清琅挑拨怂恿之下,自己对她的伤害;
    还有她一直以来承受的风言风语,自己偶尔的猜疑;
    天呐,自己怎么就这么混账,一直以来究竟做了什么?
    若不是清欢,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将无法承受这命运之痛,灾难之重。无法活成清欢这般明媚而又骄傲的模样。
    最可恶的,是自己一直以来对她腹中孩子来历的猜疑,是对她的不信任,对出现在她身边所有男子的警戒与提防,导致她有苦难言,不敢与自己坦诚相对。
    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夜侵犯她的那个混蛋是谁。怎么解释?
    幸好,命运对于自己不算太残忍,自己能够正视自己的内心,没有彻底地失去她。否则,他慕容麒必将后悔终生。
    朝天阙,清欢仍旧还在昏迷之中,双眸紧闭,睡颜纯净而又安详。
    自己不在,兜兜与王妈就在跟前照顾,寸步不离。见到慕容麒进来,两人慌忙起身。
    慕容麒的脸因为兴奋都有点发红,眸子里亮晶晶的,满是激动。他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走到冷清欢的跟前坐下,握住冷清欢的手,指尖仍旧忍不住在轻颤。
    这种拥有的感觉真好,满足而又幸福。
    望着冷清欢紧闭的眸子,他“嘿嘿”地傻笑了两声,将冷清欢的手放在自己唇边,激动到眼泛泪花。
    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福气,给他的突然惊喜,惊到无以复加,恨不能痛哭流涕。
    现在的他,只想操起床边的狼牙棒,给自己蠢笨的脑子重重一击。
    兜兜与王妈对视一眼,王妈悄悄地拽了拽兜兜的袖子,两人就要静悄地退出去。
    慕容麒将她们叫住了:“本王有话问你们。”
    两人低垂着头,站在他的面前,恭谨而又敬畏。
    “以前听清欢说,她进京之后,好像是王妈一直在伺候着她,你可知道,她胸口是不是曾有一颗赤莲守宫?”
    王妈不明白慕容麒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问题,点点头:“是的,这个是冷家女儿独有的标记,赤红如血,状如莲花,等大婚之后就会自动消弭。”
    慕容麒握着清欢的手紧了紧:“那清欢的,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王妈心一颤,不由自主地望了兜兜一眼,兜兜也慌乱地低下头,不敢乱说。
    慕容麒明白她们是心有顾忌,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今年三月,金氏曾经带着冷清琅前往南山尼庵进香,夜宿尼庵。清欢是不是跟着一同去了?如实说,不要隐瞒。”
    一句问话吓得二人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噗通”跪在地上,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谁也不敢多嘴。
    王妈一咬牙,抬起脸来:“王爷饶命,此事都是老奴一时糊涂,受金氏与二小姐胁迫,将我家小姐敬神所用的檀香掉了包,换成了合欢香,害了我家小姐。承蒙我家小姐宽宏大量,饶恕了老奴罪过。小姐是无辜的,老奴愿意一死为我家小姐替罪。”
    果真如此,难怪清欢一直都不肯饶恕冷清琅,竟然是她们母女差点毁了她的一辈子。
    慕容麒,你真是个十足的铁憨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