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55章 棺材里的小奶狗

第455章 棺材里的小奶狗

 热门推荐:
    对方高高地架起鞭炮,这边车夫就攥紧了手里的缰绳,唯恐马儿受惊。
    鞭炮“噼里啪啦”地响起来,一时间碎屑乱飞,烟尘弥漫。
    刺鼻的烟雾里,冷清鹤与随行的四个侍卫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子歪了歪,精神恍惚,耳不能听,眼不能见,脑子也变得迟钝。
    对方领头之人,一把掀开蒙头的孝帽,不是别人,正是仇司少。他一招手,四个壮汉跃上马车,抬起棺材板,仇司少飞身而起,将冷清欢从棺材里小心翼翼地抱出来,然后扭脸示意。
    身后有人将怀里抱着的东西丢进棺材里,四个壮汉依旧将棺木盖好,跃下马车。几人配合得极好,整个过程也不过是眨眼之间。
    等到送葬的队伍擦肩而过,仇司少抱着冷清欢骑马没了踪影,这面车夫方才清醒过来。鞭炮仍旧在炸响,烟尘依旧在弥漫,感觉也不过是被震耳欲聋的鞭炮震懵了头,恍惚了瞬间而已。
    几人迷迷瞪瞪地瞅一眼依旧原封未动的棺材,狐疑地挠挠头,并未觉察有什么异样。
    毕竟,谁会对着一口棺材感兴趣?
    就连冷清鹤,也觉得,或许是自己这两日悲伤过度,精神恍惚。
    马车仍旧继续行进,抵达墓地,抬下棺木,候着的和尚念诵经文,超度之后,就要钉镇钉下葬了。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墓地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冷清鹤不用抬脸,也知道,是谁来了。
    慕容麒一阵风一般席卷而至,弃了手里马鞭,整个人直接就扑到了棺木之上,怒声嘶吼:“滚!都给我滚!”
    大家都被他的气势吓到了,战战兢兢地躲到一旁。
    冷清鹤喉结也艰难地滚动了一下:“麒王爷,你就让小妹安心地走吧。你这样,会打扰到她的清净。”
    “谁都不许带她走,谁都不许!”慕容麒凶狠地瞪着冷清鹤:“她不可能死的,绝对不可能!”
    大家都觉得,慕容麒一定是疯了。他双目赤红,嘴唇干裂,头发散乱,胡子邋遢,这幅形象很吓人。所以,谁也不敢上前。
    “小妹已经死了,你醒醒!就让她入土为安吧。”
    慕容麒紧咬着牙根,腮帮子的棱角分明,一字一顿,就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本王不信!本王要带她回家,找最好的大夫。她一定不会有事的!谁敢挡我,本王杀无赦!”
    整个墓地全都静悄悄的,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犹如压了巨石一般难受。
    慕容麒一把推开棺材盖,哽咽着声音,深情地呼唤:“清欢,别怕,我带你回去!”
    “呜......汪!”
    大家的耳朵全都支棱起来,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
    慕容麒眨眨眼睛,将泪意生生逼回眼眶,泪眼朦胧中,空荡荡的棺材里,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奶狗,仰头眼巴巴地望着他,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呜汪!”
    这一下,大家全都听得清楚,分明就是狗叫声。软糯可爱,还带着奶味。
    冷清鹤更是瞪圆了眼睛,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扒着棺材板往里瞅。
    小奶狗一点也不认生,扭脸瞅一眼冷清鹤,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
    饿了,想吃奶。
    大家全都石化了。棺材里装进去的,分明是冷清欢,怎么会出来一只小狗?
    假如是飞出两只蝴蝶,或者小鸟,那也不这么诡异。可能人家麒王妃就是天仙女呢,现如今化作蝴蝶或者小鸟,飞回天上去了。
    可是变成小狗是几个意思?
    咋就觉得画风突变,这么不搭调呢?
    傻愣愣地瞪着棺材的慕容麒突然就放声大笑起来,而且是一种激动的,发自于内心的笑,笑得眼泪纷飞。
    完蛋,麒王爷这下子,是真的疯魔了,悲伤过度失心疯。
    冷清鹤还仍旧沉浸在悲伤里不能自拔,红着眼圈,劝慰慕容麒:“麒王爷节哀。”
    慕容麒一把就握住了他的肩,使劲儿地摇晃:“清欢呢?清欢究竟藏哪了?”
    “你冷静一点。”冷清鹤被摇得头晕,一时间真的没法跟慕容麒解释,这大变活人啊?
    “就知道,清欢怎么可能死呢?”
    慕容麒使劲儿咧着嘴笑,干裂的嘴唇上,血迹斑斑。
    “你们究竟将清欢藏在哪里?快点告诉我!”
    “没有藏啊,”冷清鹤也是懵的:“我亲眼见他们将清欢装殓进了棺木,全程跟着到这里,怎么可能会没有了呢?不对,变成小狗了呢?”
    “你们骗我,你们合起来骗我。”慕容麒又哭又笑:“让我见见清欢,让我见见她,求她原谅我。我错了,真的知错了。”
    冷清鹤疼得龇牙咧嘴,小身板压根受不住他的力道。
    “麒王爷,你先别激动,听我说,真的没有的事情。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他们。”
    慕容麒扭脸,激动得几乎语无伦次:“麒王妃呢?”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一脸的莫名其妙:“自始至终,我们没人碰过这棺材啊。”
    有人突然间恍然大悟:“半路之上那送葬的队伍一定有猫腻!”
    这一提醒,众人也随声附和:“对,肯定就是那伙人不对劲儿。可......”
    可人家偷王妃娘娘的尸体做什么啊?配冥婚?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慕容麒焦灼逼问。
    于是最开始那人就将半路上遇到送葬队伍一事,如实说了。
    慕容麒骤然间眯紧了眸子:“仇司少!一定是仇司少!他们去了哪个方向?”
    众人抬手一指。
    慕容麒转身飞奔上马,直接一骑绝尘而去。
    随后跟来的沈临风不放心,也骑马追了上去。
    快马加鞭,沿着官道一直追,就进了山路。
    前方远远的,果真出现一辆拉着棺材的马车,扬起一路飞尘。
    两人骑马,护送马车,行在后面。
    应当就是他们,错不了了。
    慕容麒心急如焚,狠狠一抽座下骏马,急追上前。
    马车后面二人听到马蹄声疾,扭脸见到追赶的慕容麒,立即大惊,连声催促马车快行。
    一前一后,上了山路,沿着山路颠簸逃跑,慕容麒穷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