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楼 > 修真小说 > 天才医妃是戏精免费阅读 > 第456章 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第456章 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热门推荐:
    令人几乎魂飞魄散的一幕发生了,前面的马车许是慌不择路,直接撞上了前面的山体,然后马车侧翻,直直地向着山崖下面坠落下去。
    慕容麒撕心裂肺一般,发出一声惊呼:“清欢!”
    眼睁睁地,看着马车滚落,包括车上棺木受到撞击之后,瞬间四分五裂,然后,消失不见。
    马车后面的两个人毫不停顿,趁机沿着山路逃了。
    慕容麒一点悬崖勒马的意思都没有,也直愣愣地打马向着跟前直冲。
    他身后的沈临风见势不妙,大惊失色,直接飞身而起,抱着慕容麒滚落一旁,才算救下他一命,没有跟着马车一块跌落悬崖。
    慕容麒心里刚刚升腾起来的一点希望,瞬间破碎了。
    悬崖这么高,即便清欢没有死,还有生还的可能吗?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爬过去,守在悬崖的边上,将十指抠进石缝之中,鲜血淋漓,目眦尽裂。
    冷清鹤带着侍卫追过来,绕道下了悬崖。崖下是湍急的流水,莫说尸首,就连棺木碎片都被冲得无影无踪。
    最终,也只找到了冷清欢的一角裙带,被挂在水边枯枝之上。
    慕容麒再次像傻了一般,紧握着裙带,犹如木雕。
    难道,真的失去她了吗?
    最后的一丁点念想,也粉碎了。
    “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本王就不信,清欢会死。”
    她那么顽强,就像沙漠里的仙人掌,当初失贞那么大的灾难都能活得骄傲,如今,即将为人母亲,究竟要多么绝望,才会那样决绝地服毒自尽?
    她一定还活着!
    庭院水榭。
    冷清欢悠悠地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有悠扬的笛声在耳边萦绕,缠绵悱恻,如泣如诉,似乎是在讲述着一个哀怨动人的故事。
    跟自己现在的心境真的很搭配啊。
    冷清欢望着繁琐复杂的刺绣帐顶,抬起手触摸手边的流苏。柔软顺滑的触觉滑过指尖,确定,不是在梦里,更不是在棺材里。
    自己没有拜托错人。
    仇司少果真懂自己。一颗解药就能心领神会。
    她挣扎着起身,浑身饿得酸软无力,就连起身都变得困难。
    她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我靠,仇司少,你也太没有良心了。我昏迷的时候都没有喂我好歹吃点东西吗?想要饿死我啊?”
    笛声戛然而止。
    仇司少斜倚栏杆,手持白玉笛,摆了一个十分妩媚妖娆的造型,惊喜地扭过脸,忘了,寒冬腊月天的,门窗紧闭,冷清欢是看不到自己这亦狂亦邪,郎艳独绝的风流。
    他只能一跃而下,推开房门,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斜睨了冷清欢一眼。
    “我以为,你一睁眼,第一句话应当是埋怨我为什么救你,没有让你去死。”
    “废话,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那是我冷清欢吗?没有良心的男人只管丢了去喂狗,老娘我换下一个。”
    “下一个是我呗?”
    “前提,前提很重要,必须是男人。”
    仇司少“吭哧”半天,红着脸扭扭捏捏:“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抢救什么?”冷清欢有点莫名其妙:“你病危了?”
    仇司少“咳咳”了两声:“我一直都在想,凭借你的医术,我迟早都能振作雄风,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可是你压根就不上心,主要原因就是,我不是你冷清欢的男人。否则,你夜以继日也要研究出灵丹妙药来,是不是?”
    我靠,难怪一直老是调戏自己,感情是打的这个主意。
    冷清欢打一个冷战:“我秉承着负责的态度,一定会尽力,将你当成我的男人来治,但是以身相许就算了。俗话说的好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都被蛇咬得千疮百孔了,还是歇歇吧。”
    仇司少用手指缠绕着胸前的一缕墨发,试探着问:“真的不回麒王府了?”
    “我特么都死了,还怎么回去?诈尸么?”
    “你这一招的确有点狠,我瞧着,慕容麒就跟被雷劈了一样,当时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哇哇地掉。你就不心疼么?”
    眼泪本来就廉价。
    冷清欢低头,慢慢摩挲着自己的肚子,声音里难免带一点苦涩:“我心疼别人,谁心疼我?孩子是我最后的底线。一直,我觉得,他突然间性情大变,其中是有什么情由,所以,我坚持着不肯放弃。一直在执拗地给他寻一个理由。
    可惜,我的执着竟然差点伤害了我的孩子。你不知道,在他制住我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有多么绝望。那时候,我就已经坚定了离开他的想法,绝对不会再给他伤害我的第二次机会。
    只有我死了,冷清琅借着胎儿害我的罪行才能够公诸与众,受到应有的惩罚。慕容家才不会追查我的下落,夺走我相依为命的孩子。这是我最好的退路。”
    仇司少一挑拇指:“果真,你们女人狠起来,真的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你可知道,冷清琅现在的下场有多惨?听说,皇帝亲自下令,将她割舌,挑断脚筋,锁在你的灵前,承受风吹雨淋,虫咬蚁噬之苦。”
    冷清欢一阵沉默。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手足姐妹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这不是我狠,是她罪有应得。是这扭曲的等级制度逼得姐妹二人注定水火不容。
    仇司少往她跟前凑了凑,八卦道:“我能问一个问题不?”
    “什么问题?”
    “慕容麒既然能对冷清琅这样狠得下心,又为什么要牺牲你肚子里的孩子去救冷清琅的胎儿?”
    冷清欢再次苦涩地扯扯唇角:“或许,他以为,我肚子里怀的,是别人的孩子。而冷清琅肚子里的,才是他的亲生骨肉。”
    竟然如此劲爆!
    仇司少顿时来了精神:“难道除了本少,你还有别的奸夫?”
    “呸!”
    冷清欢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你一个男人家,怎么还这么八卦?”
    “虽说我不懂什么叫做八卦,但是我很好奇自己究竟有几个情敌?”
    “一个个数起来有点累,能不能先让我吃点饭?小崽子都开始踹我了。”
    仇司少一听,有点心疼,麻溜地出去,一会儿就拎了一个食盒过来。
    “大夫说了,饥民不可暴食,悠着少吃点,别撑着了。”
    打开食盒,一样样摆出来,冷清欢就想骂人。
    “想让我少吃,那就少做点好吃的不行?这一桌子琳琅满目的,合着只让我闻味儿啊?”